• 生物課上,老師居然拿我當教材

    我叫阿志,現在正就讀一所在當地還不錯的高中,目前已經是三年級,是一位準備進入聯考階段的可憐考生,說起我們學校,不僅校風保守,老師盯起人來,也是非常嚴格,而且,我們學校是采用男女分班的方式編排班級。

    所以說,我們班上全是雄性動物。

    換句話說,可憐的我,從高一開始,到現在接近二年的時間,完全沒有機會接近女生,雖然我們隔壁班就是女生班,可是兩班的人很少有接觸。呃……或者說是……不敢。

    在我的記憶中,曾經有過幾對的先賢烈士在走廊上互相交流情意,可是在教官的巡邏下,都壯烈的爲國捐軀了。

    ...

  • 我和姨姐的性愛

    那一年我調到了縣城工作,而老婆沒有調上來,還住在鄉下。但恰巧的是,我又沒有房子住,只好借住在姨姐家裡。不到兩周,姨姐夫要到北方去打工,臨行前他要我照顧好姨姐,我愉快的答應了。我每周回家一次,周一到周五就住和吃在姨姐家。

    我在縣政府上班,姨姐是一名醫生,每天白天上班,晚上休息。那年我剛26歲,她也才30歲。雖然生過小孩但保養的非常好,個子不高但皮膚白皙,豐滿的胸部加上那渾圓的屁股,及飄逸的黑頭髮令男人心動。

    每個周末回家和老婆瘋狂一次,做愛的時間都很長,老婆總說我嘴讒,但一想到要等一個星期,我就再次勃起和老婆做。

    ...

  • 心路綻放

    「要不要上來坐坐?喝點什麼?」在樓下分手前的俞蓓猶豫了一下還是問道。「哦……不早了,你好好休息吧。」「那好吧!路上注意安全啊。」俞蓓到也沒受什麼影響,很快的平靜的告別的男生,進了樓道。

    點開電梯的那刻,俞蓓忽然才醒悟過來,晚上跟自己去散步小章怕是根本沒明白自己的暗示,這種單純的大男孩應該還是張白紙吧。暗自笑了笑,然後失落的情緒再次籠罩著自己。進入社會4、5年了,其實自己才是給洗得不單純了的女人吧……

    黯然的站在電梯裡,孤獨感也隨即湧現過來。俞蓓更是覺得很是難受,來這個陌生的城市也快3個月了,自從被那個負心的男人拋棄後,自己便離開了那個傷心的城市,朋友介紹她來到了這個新的城市在一家大型的企業裡混著HR的崗位,工作很簡單,對自己的能力沒什麼負擔,但卻一直被失敗的情緒所困擾。

    ...

  • 釋放的家族

    我的媽媽很漂亮,身高不算高,現在四十多歲。從小到大,她的裸體被我多次有意無意的看到,而她和爸爸的性生活我也多次偷看。我家裝修前父母的臥室門是老式的木門,門上恰好有一道縫,蹲下身子恰好能從縫裡看到父母的整個床。

    記得還是很小的時候,我是很黏糊的,正天離不開媽媽,每逢夏天,媽媽在家裡常穿連衣裙,每當她彎腰低下身子,我總能看到媽媽的乳溝。有時媽媽並不穿胸罩,也許是覺得我小,她也沒覺得什麼。她的乳房也就常被我看見,我甚至懷疑有時她是故意的。媽媽的乳房很豐滿的,那個時候並不顯得下垂,乳暈是褐色的卻大小適中,並不難看。

    ...

  • 熟女的瘋狂性愛

    08年夏天,由於單位工作的需要,要到省裡培訓半個月,到了省裡才知道

    每個縣都去了一位。

    上課的時候,我找了個後面的座位,坐我旁邊是一個瘦瘦的、皮膚很好、樣

    子清秀端莊,臉上微微有點憂鬱的成熟女人,是那種男人看了就喜歡的女人,我

    禮貌性的笑了笑,算是打招呼吧。

    由於培訓課的無聊,我就和她聊了起來,才知道她姓唐,43歲了,大我有

    十歲,是我們鄰縣的,可能是保養得好,外表看不出已經是四十多歲的女人,由

    於聊熟了,在後來的幾天中我們一桌吃飯、一起打牌,唐姐還經常約我陪她逛街

    買東西。

    ...

  • 溝咗Yumi 插埋CiCi3

    有一日,我收工自己上左yumi屋企!yumi話要夜d先返黎!叫我上去等佢!我係佢屋企睇電視,聽到有人開門聲,知道一定係cici,因為yumi都冇咁早收工!大門一開,見到cici收工返黎!嘩!好性感既OL!E!cici塊面好紅,我相信佢飲完酒黎!”E,cici飲完酒啊?””Jay 係啊!噢我真係唔飲得,其實飲左兩杯之麻!但係宜家都好醉喇!yumi未返啊?””係啊,佢要夜D” 望住cici除鞋,我而經扯到硬曬,佢隻腳好靚!好長……重要烏低身除鞋!嘩!第一次見到佢波溝!好深,如果吊波la就好好玩!!!跟住cici放低個手袋入房,就入左廁所沖涼!

    我都唔敢再亂諗!呢一刻,我聽住廁所轉出黎既水聲,諗起上一次見到cici既裸體,我忍唔住用手搞搞自己下面!隻係想yumi快d返黎,吊一鑊金金地既!…………水聲停左!cici係入面好耐,我覺得有少少問題!走埋去問”cici妳冇事丫麻,妳係入面好耐喇喎!Cici~~~””Jay啊!唔該妳可唔可以幫我入房拿睡衣啊?我…唔記得拿!” 我話好!佢話第一個櫃桶是但一件!

    ...

  • 上海酒店艷遇

    有一次,公司派我到上海去公幹一周。在那兒的第三天,下午的會議臨時被取消了,讓我得以早點回到酒店去休息一會、充電一番,好以在夜裡精力盛發地去尋找樂趣。

    當我回到酒店,用鑰匙打開套房的門,緩慢走入時,卻聽到臥房那裡傳出一些『嗯嗯喔喔』的聲音…當我輕輕地走近臥室,聲音便聽得更清楚了。

    「 噢…求求你…把你火熱的精液…射在我裡面吧…喔…喔…」

    我簡直不相信自己的耳朵,竟然有人偷偷闖入了我的套房,並還留在這裡做著愛!

    ...

  • 雙胞胎女友

    我大學是在台中讀書大四起為了準備研究所,在學校附近外面租了房子,而

    我交往了兩年的女友怡軒,雖然她家裡也有幫她租房子,但她

    常常過來我這裡一起看電視、吃東西!當然的,該發生的事也都沒有少過!我們

    就這樣像是大都市中的平凡大學生情侶。

    「阿平,下星期我姊要來台中玩!我想這幾天在家陪她,就不過去你那囉!

    怡軒在電話那頭說。

    「嗯……好吧!那就先這樣了!」

    我回怡軒。

    晚上我答應帶她們到夜市逛逛,等怡軒帶她姊來的時候,我一見到她們兩個

    我差點沒有呆掉!「呃……呃……怡婷你好!我是怡軒的男朋友……」

    ...

  • 我的後母

    我身高1.82米,體重160斤,皮膚黑黑的,從10歲開始學足球,我的父母是

    做生意的,他們在中關村開了一個公司,經營電腦和配件,隨著生意越來越好,

    我父母的感情卻出現了問題,不久就離了婚,母親用分到的錢也開了一家電腦公

    司,我和父親一起過,也常在週末和母親出去玩兒。

    在今年的五一,父親又結了婚,我的後母是父親公司的會計,今年才25歲,

    她叫孫敏,人很好,對我也很好,我從沒叫過她媽,她也不怪我,叫我喊她姐。

    那是六月中旬的一個週末,我照例回家過,只有敏姐一人在家,她說我父親

    去了深圳,因為我要在7:30分看世界盃的足球比賽,所以我們早早一起吃過飯,

    在沙發上看電視。

    ...

  • 四姊妹和男人的性愛記事

    晴朗的星期日,小李和阿傑邀我們(采莉、采菁、采蕙和采華)四姊妹去萬

    壽山上玩,而我因為家中有事,所以拒絕了,好玩的采菁都很快就答應了,乖巧

    文靜的采蕙也在大家都鼓勵下參加了,而不是很願意跟他們去玩的采華,因為帥

    哥─阿志也要去而改變了主意,大家參加抽鑰匙遊戲,結果是小李高興地載到采

    華,讓采華有點失望,阿傑載到采蕙,阿志載到采菁。

    「這樣好嗎?無照騎機車!!」擔心的采蕙說著。

    「哈哈,老幾歲果然有用,這是駕照,采華不用擔心了」小李處變不驚地說

    著。

    采華根本就不在意,過沒多久大家就出發了,很可惡地是小李和阿傑他們騎

    125CC的也不等一下,遠遠地把阿志這台50CC小綿羊丟在腦後,更沒想

    到的是騎到半山腰,阿志的機車竟然「縮釭」在半路,正覺得倒楣時天空的氣候

    大變,阿志的心情也滿是大便,不出所料,粗粗的雨滴快速地降下。

    ...

img-1151.jpg
img-1532.jpg
img-297.jpg
img-1109.jpg
img-173.jpg
img-1673.jpg
img-222.jpg
img-963.jpg
img-316.jpg
img-2018.jpg
img-1740.jpg
img-784.jpg
img-1891.jpg
img-2024.jpg
img-1917.jpg
img-1174.jpg
img-220.jpg
img-1335.jpg
img-453.jpg
img-1737.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