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左鄰右舍換妻同樂會

    第一部曲:摸鎖匙挑砲友

    我倚枕頭坐在床上,看著妮妮脫她的衣服,她黑色的長髮垂及腰際,一雙星眸橫波欲流。

    她慢慢地解開她的襯衣的鈕扣,隨著她的香肩一抖,襯衣滑落,我忍不住嘆息。

    那一對羊脂美玉般誘人的乳房令我垂涎欲滴,此刻就在我眼前!

    她捧起那對沈甸甸的肉球送到我臉前,玫瑰色的乳頭硬挺如兩粒小棗,我多情地尋找我的嘴唇。

    ”喜歡我的波波嗎?”她笑著問,對我調皮地眨眨眼睛。

    ”哦,妮妮!”我抱住她的纖腰。

    她笑起,如低檦嘆息一般的呻吟,從她的指尖穿過我的髮間,我吸吮著那兩粒小紅棗,又甜又嫩,我

    忍不住用舌頭舔了又舔。

    ...

  • 爸爸,女兒要做你的妻子

    母親在我初中三年級的春天死于癌症。之後,親戚朋友們便積極地游說著四十剛出頭的父親趕快續弦。「如果是為了真理子的話也好。凡事得以真理子的意見為意見,至于我呢!只要嫁過來的人能好好的疼惜真理子的話,我也就沒什麼異議了。」 我清楚的記得當時父親總是這麼回答。

    為此姑姑特地約我外出詳談。「真理子呀!說實話吧!奶的一句話就代表奶爸爸的心情喲!怎麼樣!」說的也是,我真被問倒了。母親死後半年多以來,上班族的父親,為了趕在九點前到公司上班,每天早上必須七點起床,八點準時出門。早上除了親自做早點外,還要叫我起床。因為父親的細心照顧也衝淡了我對母親的思念。可是每當我看到爸爸在廚房裡笨拙的做著家事時,才會深深的覺得,的確是需要一個媽媽來照顧我們才對。

    ...

  • 媳婦被公公操得欲仙欲死

    四十三歲的老淫蟲袁志海,他的臥房很大,空調開著,室內很暖和,中間擺了一張大床。

    這一天進入浴室,袁志海的兒媳婦;二十三歲的陳靜雯,當她把門關上,才發現這門沒有小鎖,陳靜雯想起公公袁志海剛才的舉動,她有點又羞又怕,又有點心癢癢。因為,陳靜雯的丈夫袁永祥去了美國實習了幾個月,她很久沒男人碰過了,而剛才她跟袁志海一起吃飯時,陳靜雯不經地讓袁志海的幾下撫摸撩起了她壓抑了幾個月的情欲。

    陳靜雯把衣物脫光,打開淋浴,細心地沖洗她那雪白的身子。袁志海走進臥房,聽見浴室內傳來的流水聲,幻想著兒媳柔軟的身子在自己身下婉轉承歡的樣子,他忍不住拿起兒媳粉紅色三角小內褲放在鼻端嗅著,還伸舌舔幾下,好像這不是內褲而是媳婦的嫩騷穴。

    ...

  • 跟表姐打炮

    正在享受洗澡涼意的我被電話鈴打擾了,炎熱的夏天我實在是不想出去接,可是我還是接了,也就是這次明智的選擇讓我變成了一個真正的男人,對我以後的生活有了很大的改變。

    電話是我表姐打來的,讓我過去給他修電腦,可是這時正是山西最熱的時候,去她家又要很長的時間,我說天涼快一點了再去,可是她說她急著用,沒有辦法我就答應了。

    換好衣服頂著烈日我花了半個多小時的時間才到,可是表姐家居然沒有人。我想是不是她在耍我呀!

    ...

  • 偷偷幹小蘭

    小蘭是我以前國中同班同學,我和她總是被班上人傳緋聞,而她總是在大家面前一副想否認的樣子,私底下卻常常跟我蠻親密的。畢業後她說國中的時候很感謝我,因為我幫她檔掉了很多想追求她的人,雖然她這樣說,可是他明明就有意無意地跟我越走越近。

    她曾跟我說過她在小學五年級時罩杯就已經有B了,現在十六歲的他更是有了D,和她的媽媽一樣。

    國中畢業後一年的暑假,也就是我們高一升高二的暑假,感情特別好的我們班辦了第二次畢業旅行,兩天一夜的宜蘭童玩節行程總共來了二十個人,我是主辦人。第一天玩水玩的非常盡興,大家在玩一項遊戲設施時,身體不時會有接觸,我故意跌在她身邊,她的胸部、大腿、陰部被我摸了好幾回,她也許知道,但大家都是不小心的。

    ...

  • 冤冤相報何時了

    丈夫和女兒出去了,這段時間以來,他和女兒的關係越來越親密了,可能是

    我打女兒打得太兇吧!拉近了父女間的關係。

    “媽媽,一個人在想什麼心事?”捷進來了。

    兒子今年15歲了,長得越來越像他父親了。捷過來坐在我身邊。

    “捷,去洗澡吧!”長久以來都是我替兒子洗澡的。

    放好水,捷已經赤裸裸了,我瞄了瞄捷的下體,小淘氣軟綿綿的耷拉著,都

    15歲了,應該發育完全了吧!我忽然想要它在我面前勃起。

    捷坐在池子裡,我輕輕替他洗臉、洗脖子,不露神色的逐漸往下,撫摩著捷

    剛捲捲的毛髮,輕輕拿起耷拉著的小傢夥,“好可愛!”我心裡想。

    我替它塗抹上肥皂,輕輕的搓揉著,果然小東西來了精神,逐漸開始有了硬

    度。平時我都會立即放開手,去洗其它部位,今天我有點想看看,兒子的小傢夥

    到底有多麼粗壯?我有點惡作劇的心態,繼續搓揉它,在龜頭上輕輕撫摩,在肉

    棍上重重搓揉著。

    ...

  • 寡婦丈母娘

    我的家鄉在某縣的一個村莊,面積大,人口少,大家住的地方相隔較遠,平時也很少有人串門。

    老丈人在三年前的一次車禍中身亡,留下狐兒寡婦。

    兩年前的一次機會,我熟悉了我的老婆,她的純樸深深地吸引了我,一年後,我們結婚了。

    我比老婆大整整八歲。而丈母娘只比我大八歲。聽老婆說,她這個娘親是後娘。她的親娘早在她不懂事時病死了,後娘是在她十五歲那年父親再娶的。雖說是個後娘,但是比親娘還親。

    後娘是鄰村嫁過來的,是個寡婦,她先夫是個老實的農民,為了一件不好說的事讓人給打死了。

    ...

  • 好媽媽和好朋友互相分享

    跟我差一歲的哥哥是我的性啟蒙老師;他總把他聽來;及實戰經驗跟我分享。

    而一切的故事都要從麗莉阿姨說起??

    麗莉阿姨常來家裡玩;總穿著時髦暴露的緊身衣裙一對淫乳簡直要跳出來般;嬌嗲的說話聲、那搔首弄姿的模樣無不誘引著每個男人「躍躍欲試」。

    麗莉阿姨是媽咪的閨中好友;可以說是看著我跟哥哥一起長大的。

    阿姨是公認的美女,氣質高雅,身材高挑胸部堅挺,走起路來兩片淫臀搖擺;很是誘人;長的超像楊思敏的說︰是那種看了會讓男人想強奸的女人。

    ...

  • 我親愛的大姐

    她僅比我大了一歲,年齡相當,有許多共同語言,所以我們倆無話不談,加上大姐對我關懷體貼,慈祥如母,所以她在我面前也沒什麼忌諱。

    不知是否別有用心呢,大姐經常穿著睡衣、短褲在我倆的臥室之間兩頭跑,久了倒也不覺得什麼。但正因為如此,也在無形中制造了機會,開始了我們之間不同尋常的親密關係。

    這天晚上,我走進大姐房中,因為天熱,她只穿著胸衣和短褲,因為她對我從不避忌,所以並沒有因我進來而披上外衣。(後來我閑著無事時猜想,這是不是她從潛意識裡在為我制造機會?或者是因為她對我早已情根深種,所以在心目中早已把我看做她的丈夫或情人,所以才會在我面前身著褻衣而仍是從容自若?也許二者兼而有之,後來我把這個猜測向大姐提出來,她細想過後笑而不答,從她那曖昧的神情中我知道了答案,不過我清楚她從小為照顧我而形成的習慣才是最主要的原因。)

    ...

  • 野溪溫泉的激情

    過幾天是我們夫妻結婚十五週年紀念日,我安排一趟花蓮之旅。

    利用星期三的時間出發,一來人比較少,二來住宿也會優待很多。當天從台北出發沿著北宜公路經過蘇花公路來到天祥晶華飯店已經是下午一點多了。

    開車的勞累使的我進飯店往床上一躺就不醒人事了,老婆由於在車上睡飽了, 所以精神飽滿,未換下她那從台北穿來的性感低胸佯裝就出門去了。

    等我醒來,發現老婆不在房間, 看一看表,發現我已經睡了快兩個小時了。趕緊奪門外出找尋老婆,終於在咖啡廳發現老婆跟一位老外在聊天,那位老外看起來差不多二十出頭,但是老婆雖然35歲,但是保養的很好,面貌姣好,皮膚晰白,身材性感,所以一點也看不出來已經兩個孩子的媽了。

    ...

img-953.jpg
img-2083.jpg
img-829.jpg
img-586.jpg
img-1678.jpg
img-1323.jpg
img-863.jpg
img-1539.jpg
img-1978.jpg
img-1854.jpg
img-1869.jpg
img-142.jpg
img-981.jpg
img-1212.jpg
img-894.jpg
img-832.jpg
img-2037.jpg
img-2080.jpg
img-9.jpg
img-84.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