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父女也瘋狂

    1、挑情

    水靈直起身子,看著自己身上穿著內衣,躺在土床。天啊!突然,想起那一輛汽車,正急速朝著自己母女飛奔而來。水靈嚇得一身冷汗,驚魂未定地喘氣。

    「靈兒,你醒啦!」一個近五十歲的壯漢奔了過來將她緊緊的擁進了懷裡,「你可不能離開爸爸啊,你媽媽走了,現這個家只剩下我們父女倆了!」聲音悲戚異常,讓原本驚恐的水靈靜靜的趴在父親的懷裡。

    水靈是家裡最小的,是父母的寶貝,現媽媽到了另一個世界,只有爸爸才是依賴的人,只有父愛的滋潤,她那脆弱的嫩苗才能茁壯成長。

    這時,屋子外面的人聽見了響動,紛紛走了進來,其中一個阿海娘拉著水靈的手勸慰道:「小靈,村裡人都知道你和你媽感情好,可你也要注意自己的身體啊,就算不為了你自己,也該想想你爸啊,你哥你姐現已在外成家立業了,能在你爸身邊照顧他的也就只有你了,你要是有個好歹,可叫你爸怎麼活啊!」

    ...

  • 家庭激情

    車子開著開著我越來越陌生了,這不是去我家的路,而且開起來很顛簸,好像是在往山上開,又過了一會車子停在一個大門前。巧姐把手伸出去示意了一下,大門打開了。我很奇怪這是我家?奇怪,我怎麼不知道這里還有一套房子呢。車子在家門口停了下來,我先下了車,到姐姐那邊給她開了門,姐姐看了我一眼對我說:“以后這樣的事情要下人來做就可以了,你是主人不要做這些事情。”好在我反應也夠快“姐姐,我是怕車子高,你不方便下,還是我抱姐姐下來吧。”姐姐沒給我任何回應,轉身輕巧的下來了,反而我傻站在那里了。

    “巧姐,把東西收拾好。”“知道了,大小姐。”“阿峰,我們進去,估計大家都等急了。”我跟著姐姐進了門,但是總有種感覺,這里不像是我家。一進門就看到爸爸、媽媽、奶奶、弟弟、妹妹都站在屋里。

    ...

  • 豔母旅拍

    「啊哈∼嗯∼阿∼嗯∼為什麼∼∼昂∼阿∼」

    「兒…兒子∼∼.你為什麼∼∼.阿∼∼.嗯阿∼∼.」

    那充滿不解與嬌喘的詞語迴盪在汽車旅館房間內,一個美艷少婦彎曲那穿著蕾絲黑色大腿網襪的水嫩雙腿跪床上,雙手被男孩反扣,臀部翹高的被迫迎接硬侵入體的粗狀肉棒,瘋狂前後扭動她的包覆性感馬甲的小蠻腰,因為過於激情,女人也不斷失控晃著頂著大波浪秀髮的頭,興奮又羞怒的被迫沈浸在充滿啪~啪~啪~聲響在肉欲之中…

    「兒子!你上高中了,有沒有參加甚麼社團呀∼」

    某日母親在早飯的時候,在餐桌對面用那可愛迷人的笑顏問著我,那長長的睫毛、高挺的鼻子、白裡透紅的肌膚、微吐芳氣的小嘴的五官,讓我的眼睛死死盯在她的臉上。

    「嗯,我對拍照有興趣,當然去參加攝影社囉!可惜像機太貴我是高中生買不起,若有機器的話,我應該可以拍出很多好作品!」臉上顯露出十分的無奈!

    ...

  • 麥克的邪念

    麥克坐在沙發上,悄然回憶著過去三天裡,不可思議的一切。

    事情是開始於兩周前,當自己下課回家時,恰巧看到淋浴完畢,走出浴室的媽媽。

    在兩人擦肩而過時,憑著過人的身高,麥克驚艷於自己看到的東西︰浴巾包裹下媽媽的美艷胴體,還有一雙令人慾火高熾的粉紅乳蕾。

    麥克胯下肉莖,剎時間變得堅硬如鐵,而在媽媽回到臥室後,他立刻飛奔進房,回憶適才瞥見的一雙雪白乳球,激烈地自瀆。

    用過晚餐,麥克去到好友比爾的家裡,兩人一起聆聽比爾在自己工作室裡製作的合成音樂。

    ...

  • 已婚同事的誘惑

    那是96年冬天發生的事情了,那一年我21歲,剛從外地調回北京。

    與我同單位的有一位女性,美艷不可方物。那年她23歲,毫不誇張,她是我在現實生活中見到的最美麗的女性之一,沒有任何化妝後的假面,完全是自然的,純真的美。留有一頭漂亮的大波浪的捲髮,更顯得她嫵媚十足。身高雖只有156CM,卻有將近90CM的胸圍,在中國人當中絕對算得上波霸。

    在年初,當我第一次見到她時,就深深的被她吸引,被她的美麗所驚呆了。我常想,如果能和這樣的女人上回床,少活幾年也願意。誰曾想,我的這個願望在年底卻變成了事實。

    ...

  • 縱欲姊妹

    縱欲姊妹『你看!姊姊!你看嘛!』大弟阿成的嘴,離開我的陰部說

    我為他的話所吸引仔細一看,阿成的嘴四週粘滿了我的淫液,顯得特別的濕潤。

    我正要背過臉,才發現阿成愛撫我的陰唇時已脫掉內褲,暴露出那粗大的男根。

    龜頭細縫已有少許津液流出。

    『阿成,不要再幹下一步的行為了,姊姊,姊姊已是有夫之婦,是人家的老婆呀!』

    ...

  • 我和爺爺把豐滿的繼母給操了

    自從媽媽去世後,我家每日的生活就一落千丈,雖然爸爸的收入在我們這個全國二線城市收入很高,但是生活支出明顯增大,家裡也每天亂糟糟的,飯也沒人做,地也沒人擦,家對我們來說成了一個單純睡覺的地方,最重要的是,爺爺

    每天一個人,日常起居根本沒人照顧,爺爺的身體也有些不如從前了。

    面對這樣的情況,爸爸經過反復考慮並得到我的同意後,我們一家三個男人

    做出個決定,就是要給我找個後媽,在經過親戚朋友同事的介紹下,見過N個女

    人後,爸爸終於跟我現在的後媽劉艷紅領證結婚了。

    ...

  • 姐弟性愛按摩

    前些時候鏡明參加了青年會主辦的健保訓練班,其中一項是幫助放鬆肌肉的「指壓按摩」訓練。除了圖解講授外,還有六小時的實習,採用所謂的「學生/導師」制,兩人一組,彼此重複實地練習,教練從旁糾正,這樣每個學員都得到了相當切實的臨床經驗

    快要期終考了,他的姐姐若蘭在埋怨說,她這幾天開夜車用功,坐得太久,背部肌肉好緊張。若蘭比鏡明大兩歲,去年高中畢業,便考上了本市的國立xx大學,已是大學生了]鏡明說他新學會了「指壓按摩」,可以幫助放鬆肌肉,恢復疲勞,問姐姐要不要試一試?若蘭說好,鏡明便建議姐姐除去外衣,僕臥床上,他便可以替她按摩背部

    ...

  • 淘氣母親在台北

    當我還在看著新抓好的高清葉問前傳的時候,在桌上的手機震動了幾下後,

    掉下桌下的垃圾桶裡,我暗罵了聲「幹!」

    ,趕緊拿出來接話,看看是誰打擾我的休息時間,結果電話拿頭傳來一陣女

    聲,問我說「吃飽了沒阿?現在在幹嘛阿?」

    沒錯,如果是以前的話,我二話不說就馬上一句「寶貝∼在幹嘛呀?」

    ,可惜他媽那賤女人,跟個開著新馬三的跑了,好說歹說我也有兩台好車。

    不過只是一台是老迪爵,另一擡是學校代步的…腳踏車。

    媽的,男兒志在四方,起碼我騎腳踏車也節能省碳,也算是為個地球做的一

    點貢獻。

    電話那頭是我媽,我本來住宜蘭,就人稱「好山、好水、好無聊」,我去你

    的好無聊,無聊你他媽這些觀光客還來個屁,塞的雪隧不通沒打緊,垃圾是不會

    自己帶走逆?

    ...

  • 我的乾媽

    星期五的下午,我騎著上研究所後買的EVO騎到大學附近的別墅區,

    看到孰悉的背影,是張阿姨正提著菜籃和附近的鄰居陳太太在路上聊天,我慢慢地將車騎到張阿姨旁,陳太太馬上打來招呼。

    陳太太:嘿,這不是小豪嗎?今天沒課阿。

    我:對阿,陳阿姨,今天下午沒課,剛好「頭有點癢」想請張阿姨幫我洗一洗。

    陳太太:喔,看來張嫂功夫不錯的樣子,哪天我也請張嫂幫忙洗個頭。

    張阿姨:陳嫂阿,你別忙,還聽這小鬼頭的話呢,是他看得起,每次「洗完頭」哪次不是弄得一身濕啊,哈哈。

    陳太太:唉呦,你哪的話,好啦,我得回家睡個午覺,晚上還得打牌呢?

    張阿姨:那陳嫂你慢走阿,晚點再去你那湊一桌,再見。

    ...

img-910.jpg
img-2063.jpg
img-581.jpg
img-497.jpg
img-1838.jpg
img-447.jpg
img-1179.jpg
img-1253.jpg
img-307.jpg
img-1817.jpg
img-1326.jpg
img-1531.jpg
img-914.jpg
img-2017.jpg
img-1690.jpg
img-1307.jpg
img-1510.jpg
img-2128.jpg
img-290.jpg
img-113.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