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和老婆的新鮮生活

    我和老婆結婚3年,一直過著幸福的日子。

    婚後的生活對我們來說,是甜蜜而溫馨,也是平淡而無奇。

    和所有的家庭一樣,上班,下班,每年的2次出國旅遊是我們唯一的消遣。

    而我和老婆兩個人也常常想著如何打破這一常規,在平淡的生活中加入一點新鮮刺激的調味劑。就在我們尋找的過程中,終於發現原來在婚姻生活裡,原本就存在著一種刺激的遊戲,叫性愛。

    這是原本兩個人都沒能意識到的,我們的觀念都比較保守,脫衣關燈接著正常體位抽插後便結束睡覺,一直不知道性愛有那麼多玩法,老婆也從來不知道做愛還會有高潮那樣的快感,終於直到有一次,在上網無意彈出的一個色情論壇中,我們找到了生活的亮點。

    ...

  • 老婆的情色生活

    (一)男上司的調戲

    我有一個可愛的老婆–玲秀,我們夫妻感情一直很好,每天就像蜜月生活一樣如膠似漆,玲秀在大學時就是校花,生得高貴大方嬌媚之態不現於形,風姿萬千面如滿月,雍容華麗爽朗熱情,嬌媚之態現於眉目,姿容秀麗天生一副美人胚子,嬌嫵媚杏眼桃腮,皮膚雪白嬌嫩光滑柔細,乳房豐滿屬球型;乳頭呈紅色乳暈呈粉紅色,平坦的小腹上並無花紋,因其未生過小孩陰阜高突似饅頭,陰毛烏黑濃密長又多長滿小腹及兩胯間,玉腿修長臀部豐肥。

    ...

  • 性愛三部曲

    三部曲1媽媽的絲襪

    我的名字叫做李雨揚,十八歲。

    有時候想起我家的事情還真是有點不可思議,畢竟這種事情不是一般人會體

    驗到的,幾年下來思緒總算整了個清楚,便寫一寫分享出來。

    當我還沒記憶,仍然懵懵的時候,身邊就沒了爸爸,上小學的時候學校有辦

    活動請家長到學校,我還傻傻的問媽媽為什麼我們家沒有爸爸。

    ...

  • 愛臉紅的岳母

    去年寫過一篇《愛臉紅的岳母》,其中原型是現實中我的岳母大人,本來寫

    著玩的,也有意淫的心態在裡面,可最近我卻因為這個連自己都快遺忘的長篇鬧

    出了一些不愉快。

    起因是某天妻子用我的MacBook下載美劇,也不知道怎麼的,就點到

    我儲存這個長篇小說的文件夾,等我結束工作晚上回到家的時候,不可避免的在

    房間裡得到一頓訓斥,也許是剛生了女兒的緣故,她的脾氣比之前要差得多,在

    訓斥之後,更是恍然大悟般,例數之前我的種種「變態」跡象,說著說著還哭了

    起來,豆大的淚珠唰唰的往下掉。

    「我早就覺得你他媽的不正常了,我就說嘛,以前每次做愛的時候都要喊我

    媽,還讓我叫你兒子,叫你小李,還老是問關於我媽這個問題那個問題的,還問

    她的——她的胸那麼大,奶水是不是特好喝,我當時也就覺得可能是你喜歡這樣,

    也沒當回事,可怎麼就沒想到你是這樣一個變態,整天想著我媽,你也不想想,

    她多大年紀了,你竟然還寫出這麼些不知羞恥的意淫的東西,我當時真是瞎了眼,

    竟然沒看出來你是這樣一個變態,你告訴我,我媽哪裡好了,竟讓你這般想念,

    竟然還恬不知恥的寫出她幫你生兒子的橋段」,她越說越激動,聲音也越來越大。

    ...

  • 媽咪的淫穴

    楔子 寡母幼女

    宇天集團總裁,衛浩天死了。

    消息一下子震動了社會,成為各界人士,茶餘飯後聊天的一個熱門話題。

    這消息,本來沒什麼,這世上那一天沒死人,宇天集團也不過是北部大城市中,一個靠投資發財的中型財團,雖比上不足比下有餘,但死了一個總裁,還不致於引起人們的過份關注。

    會造成這麼一個熱門話題,其實也沒什麼,只不過是因為人們,在傳遞流言八卦的小道消息時,特別有一種難以言喻的好奇和熱心,而這個事件恰好滿足了這個條件。

    ...

  • 家庭的娛樂

    蒂娜張開她的大腿,讓他的另一隻手自由的探到她的陰戶,並且當他的手指扣住她的小穴,熟練輕松的插進緊緊肥厚的肉唇時,她的珠唇圓張發出響亮的呻吟聲。

    當他扣住她身穿的緊身柔滑的內褲,將它脫下她苗條如少女般的臀部時,蒂娜面對她的丈夫輕喘嬌吟。自午餐的時候她就渴望這時刻的到來,她內心有股熟悉末明的慾望。她煎熬在公司裡,克制她自己不去盯看從她身旁經過男性隆起的胯部,她的陰戶整個下午都濕濕癢癢的。

    如今,蒂娜三十四歲,年輕的外表。她一直是一位性欲很高的女人,甚至在她十幾歲時候。她交很多男朋友,但是隻有她的丈夫大衛能夠滿足她性愛的貪欲。他們兩人就有如長結在一起的兩個豌豆,並且夫婦倆之間的性愛一直是快速、激情和頻繁。

    ...

  • 獻給哥哥

    序章 妹妹

    一個難以入眠的夜晚,對深山中的偏僻鄉村而言,今年的夏天真是太悶熱了。

    籠罩在黑夜裡的中庭,樹梢隨風搖動,是強風的緣故吧。儘管如此,拉開窗戶的房間中,空氣仍沉澱澱地停滯著。

    我閉上眼,朦朧地眺望橘黃色的夜燈,慢慢翻過身。

    ...

  • 正心歌

    清晨,吱吱喳喳的鳥鳴聲提醒著人們新一天的到來。在某棟樓房的一個房間

    內,一個大約X歲的男孩正與一個美少婦相擁而眠。不算厚重的窗簾阻擋了所有可 能

    窺探的目光,既不明亮,也不昏暗的房間裡,能看見男孩那埋在少婦豐盈雙乳間的小腦袋

    正含著少婦的一顆紅葡萄,在睡夢中仍然無意識地吸吮著。少婦臉上

    帶著淡淡的紅暈,抱著男孩的手有一下沒一下地輕輕拍打著,均勻的呼吸表示著

    她仍在沉沉的睡眠中。

    在睡夢中,男孩翻了個身,鬆開了口中的殷紅乳珠,仰天而睡,隨著他的

    動作一道清晰的划痕,在大概是小男孩腰胯的部位,被子被高高頂

    起,那是與小男孩可愛的小臉和稚幼的體型完全不匹配的巨大形狀。

    男孩的臉上露出了不舒服的表情,被高高頂起的被子左右搖晃了幾下。男孩

    的小手伸出被子,舉高伸直「啊——」了一聲,開始揉起了眼睛。

    ...

  • 悠悠母子情

    (一)

    我一直都在懷念她——一位教了我很東西的老師,她叫方碧如。

    那是個水深火熱的年代,我還在南方的一個小山村裡,那時候好像是1971年初,我只有十五歲,正是青春發育的時期,我在村裡的中學上初一。

    那一年的春天,從城裡來了幾個下放的黑五類分子,其中就有方碧如老師,她的父親是國民黨的官員,解放戰爭時起義,她當時嫁給了解放軍的一 個團長,現在這個團長因為說了幾句某位中央首長的壞話而被送進了監獄,再加上她那個國民黨的父親,她不可避免地下放到了我們這個偏僻的小山村。

    當時她有四十多歲了,她的身體看上去很柔弱,村長是個好人,不讓她下地幹農活,她就做了我們的老師,所有的課都上,她是北大畢業的,足以應付我們這群山村的孩子了,這也正是為什麼文革後我要考北大的原因。

    ...

  • 端莊的上海岳母

    楔子

    「“叫爸爸!」

    剛出差回家的我用手捏了捏我可愛的粉嘟嘟的兒子,看著他乖乖的趴在岳母

    的臂彎裏,兒子的小手抓著岳父剛給他買的小風車,兩眼滴溜溜的盯著我。

    老婆坐在床上看著我們父子倆笑著,根本沒看見我的手從兒子臉上滑下來在

    岳母的胸上摸了一把,岳母瞪了我一眼,有點慌張的一扭身子把老婆的視線擋住

    ,嘴上卻說道:「我們明年這個時候就會叫爸爸媽媽了。」

    我呵呵一笑,道:「是啊,明年這時候也會叫外公外婆了。」

    手卻一直往下輕輕的撚兒住了岳母的乳頭,說道“外婆”兩字的時候稍微用

    力捏了一下,岳母渾身輕輕一顫,白了我一眼道:「快找你媽媽去,該喝奶了。

    轉過身擺脫了我的騷擾,把兒子遞給了床上的老婆。

    ...

img-1541.jpg
img-609.jpg
img-700.jpg
img-376.jpg
img-1232.jpg
img-388.jpg
img-530.jpg
img-1382.jpg
img-927.jpg
img-993.jpg
img-1444.jpg
img-199.jpg
img-925.jpg
img-1183.jpg
img-1557.jpg
img-913.jpg
img-952.jpg
img-303.jpg
img-981.jpg
img-1699.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