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和妹妹的第一次

    「哥哥-!」

    若葉像帶雨梨花地撲倒在我懷中,雖然我看不到她噗漱漱的小臉,但是那花枝亂顫的全身告訴了我,她的害怕.

    「對不起、是我沒有好好保護到妳,才讓你、讓妳…」

    感受到她的恐懼,我參著憤怒跟悲傷地自責著.

    而若葉只是搖頭,但我知道的-她在逞強.

    一顆沒有過男性經驗的少女心,怎麼可能就這麼簡單地承受著這種屈辱又痛苦的事情呢?

    我不甘心,我不甘心!

    為什麼她就要將心交給外人?為什麼她就不能只屬於我?

    是了、是了,讓她只屬於我不就正好嗎!

    ...

  • 絕色母女

    B市藝術學院。一位身材窈窕,容貌秀美的少女正靜靜地站在大門口,左右張望彷彿等待著什麼。她叫周璐,B市藝術學院2年級學生,她有一個顯赫的家庭,父親周劍是市KO局局長,母親任夢是某大酒店的行政總裁,任夢夫婦就她一個女兒,視她如掌上明珠,所以她的上學和放學都是由母親專車接送的。

    周璐正無聊地在學校門口來回踱著步,這時一輛黑色豪華的賓士轎車嘎然在她身邊停住,她看了看腕上的手錶,正好4點鐘,媽媽的司機小林果然很準時。周璐剛打開後車門,一股刺鼻的煙味撲面而來,不禁秀眉一皺,她知道小林一向很乾淨,以往車裡始終會保持一種清新宜人的空氣,今天怎麼會這麼污濁?她暗暗責怪小林不該在車裡吸煙。

    ...

  • 絲襪少女的自白

    我是一個喜歡穿絲襪的女孩,看到這麼多男人喜歡絲襪美腿我也想把自己的故事給大家分享。也許看了以後你會認為我是一個淫蕩的女人,不過我不在乎。我到現在還是處女之身。我喜歡的是女孩,想找一個喜歡絲襪的女孩作我的另一半。對于男人,我只是喜歡玩弄他們的小雞雞,看著小雞雞因為我而射出精液,我就有一種類似于惡作劇成功的感覺,十分開心。

    我在文章中對于性愛的細節描寫可能大家覺得太簡單了,不過畢竟我寫的不是小說,只是記敘我自己的故事,細節是不可能專門去回想再來描寫的,主要是寫下我的故事,具體的細節大家可以自己想象。

    我媽媽在我還很小學的時候去了國外發展,一年就回來很少的一段時間。爸爸是一個醫生,性格上很好,也很專一,所以也不存在什麼家庭破裂的危險。這給我創造了一個很好的生活環境。我有自己的房間,布置得很漂亮。媽媽每次都給我帶回來好多國外的漂亮衣服,尤其是絲襪。所以我從小就喜歡上了絲襪這種貼身的感覺。

    ...

  • 處女膜破

    在大四的那一年秋天,我終于與在學校相戀了三年的女友分手。我覺得我還很愛她,可是她卻和一個研究生準備一起出國,去海的另一邊尋找幸福。

    那是個金色美麗的秋天,在漫天黃葉中我只有一個人暗自神傷。

    后來,就在那個秋天,我認識了小軍,小強和小剛。和他們一起組成了這個「處女膜破壞小組」。他們三個都已經離開了學校。小強和剛已經上了幾年班,早就沖到了勞動生産第一線。小軍中專畢業,不知不覺在黑道上混了許多年。

    認識他們時,我還在純潔的失戀痛苦中掙扎著,在一間昏暗的小酒吧,用我身上的最后幾元錢買醉。

    ...

  • 我和校花美女

    我高二時班上有一個女生長得特別漂亮,雖然成績不好,但是好多男生追求的對象,而且她經常穿絲襪。几乎是一年四季都穿。夏天經常是白襯衫、白裙子和絲襪,還有一雙白色的涼鞋。冬天她會穿靴子,稍為的厚一點的肉色或黑色絲襪,一條方格布裙子。

    每次只要有機會我就盯著她的腿看,她的腿十分修長,走起路來樣子也很性感。可以說,我喜歡她和她的絲襪腿一次考試,我和她分在了同一考場,她坐在我前面。因為是夏天,我穿者涼鞋,沒有穿襪子。我寫完試卷后突發奇想,我脫下涼鞋,用腳在她小腿上蹭了一下,那個爽啊!曾完后趕緊低頭家裝寫試卷,我心里想:她肯定在回頭生氣的看我。

    ...

  • 家族內不能對人傾訴的故事

    C市藝術學院是壹家很著名的學校,很多夢想進入娛樂圈成為明星的少男少女們都想在其中就讀。藝術學院的學生、老師,大部分都是俊男美女,這也令學院成了富豪們獵艷、找情人的最好場所。為了生活的更好、為了畢業後能順利踏上星途,俊男美女們在金錢攻勢下很難把持自我。每當周末的時候,學校門口兒都會停很多豪車、接送裏面的學生。上車之後的他們,會被帶到市裏最好的賓館,然後伺候自己的金主。對此,無論是那些潔身自好的學生、還是學校的老師都已經見怪不怪了。

    今天,又是壹個周末,學院舞蹈教室裏正進行著最後的授課。身穿緊身訓練服的俊男美女們認真的練習,而教室外有些人已經迫不及待的在外面等著了。不過那些衣裝得體的成功人士、或者壹看就是暴發戶的男人,很少有人把目光落在自己包養的女學生身上,而是在其它女人的身上巡視著。而這些人看的最多女人有兩個,壹個是長相清秀、有著誘惑少婦身材的女學生,令壹個是在前面領舞、有著豐乳肥臀嫵媚女教師。

    ...

  • 快樂老爺

    王伯,身材肥胖,髮禿,好色,由於是財主,年輕時常上酒家,最後娶了位西施,可惜這位美人無福享受榮華,替王永生了三個兒子後就因病去逝。

    王伯未再娶,只是依然天天花天酒地。

    今天是王伯五十歲的大壽,三個兒子及媳婦、兒子女友都特地趕回台中老家來向王伯祝壽,酒過三巡,大家都有些醉意,於是便留在老家過夜,老家房子很大,平常除了王伯,就只有幾位女傭、管家及司機住在這豪宅中,有些冷清。

    ...

  • 勾引好友的老公

    俗語說:「飽暖思淫慾」,吳秀霞在這種獨居生活,和不愁衣食的環竟下,自然也不能例外,由其她獨自租賃房子居住,自然有她的用意。她是屬於思想開放型的現代女子,不想受到婚姻的束縛,把大好的青春時光投注在一個男人的身上,女人應該像男人一樣,可以有所謂的「魚缸政策」,若是苦守著一個男人過活,這樣的人生豈不枉哉?

    當初,美玉和貂蟬在剛畢業就結婚這樣的作法,秀霞是第一個舉雙手反對的,美玉和貂蟬是她在大學裡最要好的朋友,也在一起住了四年,一起唸書,一起玩樂,一起到pub釣凱子,一起交換交男朋友的心得,當然!也一起研究男孩子的生理構造。然而,自從王美玉和施貂蟬她們結婚之後,她卻忽然感到寂寞,一方面是兩位知己朋友離開她的身邊,不過,主要還有個原因。。。。。。

    ...

  • 婚前一百二十小時

    「肚子怎麽樣?」他在我耳旁,關切地輕聲問。

    我搖頭,報以一笑,小聲說:「沒大礙,好得多了!」

    他再附在我耳旁,小聲說:「如果不大舒服,我用避孕袋好了!」

    我笑著搖頭,他也溫馨地笑著。決定結婚後,我倆也不想那麽快便要個孩子,

    所以決定避孕。兩人作身體檢查時,便向醫生請教避孕的方法,最有效的莫如避

    孕丸和避孕袋了。他徵詢我的意見,我決定由我服用避孕丸。他曾經問,為什麽

    不由他負責避孕的責任,我當時羞得滿面通紅,久久才告訴他,我還是處女,希

    望能夠和他有親密的第一次。他喜孜孜地告訴我,一定對我溫柔體貼,令我有美

    好的第一次,羞得我幾乎抬不起頭來。兩個月前開始服用避孕丸,卻令我的肚

    子不大舒服,加上避孕丸的荷爾矇,令皮膚長出點點的暗瘡,使我非常煩惱。

    幸好從這個月開始,身體逐漸適應避孕丸的荷爾矇,肚子也沒有甚麽大礙了。

    ...

  • 表姊的慾火

    我叫阿賢,今年十四歲。父親在我九歲時因車禍去逝,身為獨子的我

    便從此和母親倆人相依為命。

    這個星期就有點兒不同。六舅父、舅媽和他們的寶貝獨生女從老鄉到

    這裡游玩,順便探望我們。媽媽堅持要他們退掉酒店的房間,搬到我

    們的家裡。六舅不便推辭也就答應住了進來。

    由於家裡只有一間客房,而我的房間又寬又大,而且有一張特大的雙

    格床,所以表姐就被安排跟我共室。表姐睡在上格床,我就在自己常

    睡的下格。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