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老公的學生操了我

    電話鈴聲響起來,我連忙將電話筒拿起,唯恐太過遲接電話的話,對方會立刻掛斷「喂喂……覺得如何?呀,明白了,你是第一次玩這種電話遊戲的嗎?」

    從聽筒的那一邊傳來一把男聲。心兒咚咚的跳過不停,今天的我真的是很奇怪呢。心臟好像要從喉嚨那兒跳出來似的,緊張得連手也震起來,將電話筒按在耳邊。

    「不用那麼緊張嘛,哎,算了吧。那我自己先來介紹一下吧。我今年18歲,是高中生,樣貌嘛,似林志穎,事實上我才不喜歡像他,娘腔腔的,最討厭了。」聽到這樣的說話,忍不住笑了起來。

    「呀,笑了起來了……你不是在寫字樓工作的了,應該還要清閒些的……難道是還在讀大學的女大學生嗎?」

    ...

  • 絲襪少女的自白

    我是一個喜歡穿絲襪的女孩,看到這麼多男人喜歡絲襪美腿我也想把自己的故事給大家分享。也許看了以後你會認為我是一個淫蕩的女人,不過我不在乎。我到現在還是處女之身。我喜歡的是女孩,想找一個喜歡絲襪的女孩作我的另一半。對于男人,我只是喜歡玩弄他們的小雞雞,看著小雞雞因為我而射出精液,我就有一種類似于惡作劇成功的感覺,十分開心。

    我在文章中對于性愛的細節描寫可能大家覺得太簡單了,不過畢竟我寫的不是小說,只是記敘我自己的故事,細節是不可能專門去回想再來描寫的,主要是寫下我的故事,具體的細節大家可以自己想象。

    我媽媽在我還很小學的時候去了國外發展,一年就回來很少的一段時間。爸爸是一個醫生,性格上很好,也很專一,所以也不存在什麼家庭破裂的危險。這給我創造了一個很好的生活環境。我有自己的房間,布置得很漂亮。媽媽每次都給我帶回來好多國外的漂亮衣服,尤其是絲襪。所以我從小就喜歡上了絲襪這種貼身的感覺。

    ...

  • 處女膜破

    在大四的那一年秋天,我終于與在學校相戀了三年的女友分手。我覺得我還很愛她,可是她卻和一個研究生準備一起出國,去海的另一邊尋找幸福。

    那是個金色美麗的秋天,在漫天黃葉中我只有一個人暗自神傷。

    后來,就在那個秋天,我認識了小軍,小強和小剛。和他們一起組成了這個「處女膜破壞小組」。他們三個都已經離開了學校。小強和剛已經上了幾年班,早就沖到了勞動生産第一線。小軍中專畢業,不知不覺在黑道上混了許多年。

    認識他們時,我還在純潔的失戀痛苦中掙扎著,在一間昏暗的小酒吧,用我身上的最后幾元錢買醉。

    ...

  • 小蘇老師

    那年,我15,在東北一省會城市重點中學上初二。學習中等,但絕對是老實學生。

    那時,由于社會環境和風氣緣故,我已經知道了許多男女之間的事情,當然是從網上或黃片和身邊人或事聽來看來的。

    那天,雖然是我最喜歡上的蘇瑾老師的英語課,但吃壞肚子的我還是忍不住向蘇老師請假去了廁所。

    蘇瑾老師是去年大學畢業後分配到我們學校的,是全校公認的第一美女。其他老師們都稱呼她小蘇老師,一些高年級或調皮的學生也敢當面稱呼她小蘇老師。

    ...

  • 老師的好處

    我是一個生物學教師,教的是中二及中三班,一踏入課室,我險些不相信自己的眼睛。那些學生之中,有幾個女的長得很漂亮,比起甚麼港姐、亞姐不惶多讓。

    她們青春活潑,除了漂亮之外,還很頑皮。我一開口介紹自己,班中的女孩子,就脫口而出,有的讚我英俊,有的說我性感。

    我自我介紹之後,有一個女孩子亦站起來自我介紹,她叫做露絲,原來她是班長。她走出黑板去寫出自己的姓名,站起來時,才知道她很高,身材也很好!

    年紀輕輕的她,已經有一對高聳的胸脯,而使我心中砰然跳動的是,她的迷你裙很短,短到我險些看到她的內褲!

    ...

  • 女友被籃球隊員輪著幹

    我前女友和我一樣喜歡籃球,我們從高中時期便一起打球、看球,後來我們大學考上了不同學校,卻情愛不減。她當了她們學校校隊的球隊經理,而我則加入了我們學校的校隊。

    那天是大學聯賽冠軍戰,我們學校歷經千辛萬苦走到這一步,而我也以一年級超級戰力的身份參與其中。對手是一路打來未曾輸過的強隊,據說他們球風強悍,彷彿不要命了一般,而且隊上各個都會得分,是難纏的對手。那正是女友的球隊。

    那天我在體育館門口遇見女友,因為比賽緊湊的關係,我們已經快兩個月沒有見面,而眼前的女孩已經換然一新,我幾乎快認不出來她是以前高中那個清純的女學生。

    ...

  • 同學聚會與老師發生關係

    第一章同學聚會

    去年11月份。以前啲中學同學給我打電話。說要同學聚會。問我是否有時間。我便答應了下來。同學聚會本身是件開心啲事。而且我們也請到了當年啲班主任紀老師參加。酒桌上大家開懷暢飲。好個熱鬧。聚會末期一些女朋友紛紛離去。剩下啲就是我們這些男同學啝紀老師了。又喝了一會時間比較晚了。

    我笑了笑沒有說什麼。但是因為剛剛喝了許多啲酒。感覺有些醉意。加上剛剛下車啲時候被風一吹。感覺頭昏昏啲。紀老師也喝了些酒。臉色有些微紅。略帶幾分醉意。我覺得沒有話說。便想起身告辭。可是紀老師執意要給我泡杯茶。

    ...

  • 妻子和女兒的幸福

    這個城市的夜晚即將來臨,夜色的燈火虛幻浮華,終究比白日的城市多了飄渺的希望。初晨,暮色退去,一切歸於平靜,寧靜過於單調。重複的生活,重複的開始。

    夜暮漸漸落下,眼前一輛輛汽車疾馳而過,不知何時,路燈們不約而同地睜開了眼睛,把道路照得亮堂。

    我緊握方向盤,在車流中,兩眼緊張的盯著霓虹閃爍的馬路,車廂後面坐著我的妻子和女兒,今天是周五我和妻子一起接女兒放學。

    女兒今年已經高三了,正是備戰高考的關鍵時期,我通過車子的後視鏡發現女兒輕輕的靠在她媽媽的肩膀上,小聲地抽泣著。

    ...

  • 銷魂的初夜

    故事發生在九四年六月我參加中考的時候,當時我們年級的優秀學生在學校領導的帶領下來到縣城參加中師中專統一考試。我順便多說一句,在我們那個貧困的山區,在那個年代,凡是成績優秀的學生一般都來考這個試了,因為家人沒有錢用來送高中,大學離我們是非常遙遠的。

    經過幾天的煎熬,報考中專的同學們帶著喜悅或是遺憾的心情都走了。報考中師的連我共十一個人留了下來,還要參加三天後的面試。教師留下三個,一個學校領導,一個我們畢業班的班主任,還有一個女老師,教我們音樂的,她留下來的目的是輔導我們的藝體(藝術體育),以迎接面試。

    ...

  • 兩姐妹

    周莉雖是個漂亮的女孩,但學習成績卻極差,常常在年級上是倒數。 她最喜歡的就是守著電視機看一整天電視,而在學校裡常常將大把大把的時間用於發呆,作業往往都是匆匆抄好交上去。 她就是對學習沒興趣,而父親忙著賺錢,母親對自己也不親近(她一直認為媽媽偏愛妹妹,所以對妹妹一向沒好感),沒有家裡的壓力,她也樂得清閒。 但是這次期中考試,她實現了“副班長”的三連霸,而偏偏是父親去開家長會,偏偏妹妹超水平發揮考了個好名次,父親勒令她必須補習所有功課,並幫她聯繫到了補習老師。

    徐瑩瑩將女兒帶到黃雄偉老師家,她諄諄告誡女兒:“黃老師是出名的水平高,你要好好學習,不要讓你爸爸再生氣了。”黃雄偉是個三十多歲的中年男子,中等身材,頭髮修得很高,整個人顯得比實際年齡老。 他喜歡以居高臨下的姿態與人說話,而目光則喜歡在母女二人身上逡巡。 徐瑩瑩覺得這個人不老實,委婉地勸說丈夫:“這個黃老師說話惡聲惡氣的,態度很差,我怕小莉會吃不消,不如咱們換個老師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