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錯置的愛

    「嗯!!!啊!!!」產房之中,列剋星敦痛苦萬分的嚎叫聲,在走廊之中

    迴盪著。

    提督急得宛如熱鍋上的螞蟻,在產房門口來回地踱步,時而巴望著緊閉的大

    門,時而又如坐針氈地坐回椅子上。

    「別擔心了姐夫,姊姊她會沒事的。」薩拉託加拍著提督的肩膀在一旁安慰 道

    「……唉……我也知道,可是我這心就是放不下來啊……」提督又站起身來,

    愁容滿面地說著。

    看著提督焦頭爛額的樣子,薩拉託加有些不知所措,只能重複說過的話:

    “先坐下歇會兒吧,說不定……”

    ...

  • 野火

    第01章:父女相聚

    林見面晚和爸爸林潮生有兩年沒過幾年

    ,她就很少見到爸爸時團聚一次,其他時間,爸爸和她們

    都是分隔兩地。

    林晚晚記得,她小時候,爸爸是最痛她的,除了工作,爸爸幾乎把所有私人

    時間都留給她,哄她吃,哄她玩,哄她睡,時常要抱著她貼貼親親,但等到她讀

    國中,爸爸卻像變了個人似的,不僅不跟她親了,還跑去山里承包山林種樹,

    雖然爸爸解釋這是為了賺更多錢,但林晚晚就是敏感地察覺到,爸爸是有意在疏遠

    她,她不知道自己哪裡做錯了,她也跟爸爸哭過鬧過,可最後,她還是和爸爸漸

    行漸遠。

    林晚晚是首都美術學院大一的學生,今年暑假要寫生,她一下就想到要去找

    爸爸,雖然兩人現在不復以前親暱,但兩年沒見,晚晚還是很想爸爸的,既能去

    寫生,又能和爸爸修復關係,簡直是一舉兩得。

    ...

  • 成熟的菠蘿

    那是多年前下鄉的往事,至今想來仍記憶猶新,久久不能忘懷。

    記得那時我纔十六歲,風華正茂的我隨著那下鄉的知青們一起來到了東北丹東的一個小農場,那裡與朝鮮的新義州很近,隻要一過江就過國境了。

    我當時比較小,纔剛上高一,在政府極力推動下,我毅然與其他的同學來到東北。

    初來乍到,對什麼東西都很新奇,由於我是南方人的緣故,對北方的風景有特別濃的興趣,楓葉,松樹,銀杏樹 經過幾天的適應,我基本沒有什麼問題。

    便開始到農場裡勞動。

    ...

  • 爸爸操完換老師搞我

    我是一個獨生女,今年十六歲。我母親每月都要在她們單位值一個星期的夜

    班,每當這個時候家中只剩下我和父親兩人。

    這天,又輪到母親值夜班了。吃了晚飯後,父親在客廳裡看電視,我去自己

    臥室裡做作業。做完作業後,夜已經很深了。我伸了個懶腰,便脫了衣服上床睡

    覺。沒多久,就進入了夢鄉。在迷迷糊糊中,我突然感到有一隻大手在摸我的乳

    房。我驚醒過來,但是臥室裡一團漆黑,什麼也看不見。

    「你……你是誰?」

    我驚慌地問,同時用手亂推,想將這人推開。「乖女兒,別怕……是我。」

    這人一邊低聲對我說,一邊將我緊緊摟住。天啊,這人竟然是我父親!我嚇

    得渾身發軟,不知所措。父親用他那灼熱的嘴唇堵住我的嘴不住地親吻,一邊吻

    著,一邊用手脫我的褲衩。

    「爸……您……您要幹什麼?……不……不要這樣……。」

    ...

  • 媽媽在我家

    (一)

    我的家坐落在舊市區僻靜的小街上。雖然這裡已經沒有了往日的輝煌,但是

    棟棟洋房還在訴說著昔日的地位。

    我家的房子就是些洋房裡的一棟。

    兩層樓結構,白色的牆面,紅磚瓦的屋頂,周圍還有精心打理的院子包圍著

    。每次和同學們走過我家鐵門口的時候,大家總會投來羨慕的眼光。

    我可不是什麼大少爺哦,只是我的爺爺這輩倒確實翻雲覆雨過,這棟房子是

    我爺爺留給他子女中的一棟罷了。

    我的爸爸是在自己的公司上班,雖說是個小小的室內設計公司,但由於爺爺

    那輩人的人脈,也搞得挺紅火。

    ...

  • 終於將精液射進姐姐的穴裡

    不知怎的,近一年來我對姐姐有了另一種感覺,那種男女間的性感,而這感覺越來越強烈,布時甚至常幻想著和姐姐作愛……那是六月中旬的一個週末,我照例回家過,只有姐姐一人在家,她說父親去了深圳。

    因為我要在7:30分看世界盃的足球比賽,所以我們早早一起吃過飯,在沙發上看電視。

    因天太熱,姐姐穿了一絲製的淺色薄短裙,裡面的白色胸罩依稀可見,坐在我旁邊和我一起看世界盃比賽,在她低頭給我倒水的時候,我從她那寬鬆的領口,看見了那幾乎奔跳而出的兩顆雪白肥嫩,渾圓飽滿的乳房,高聳雪白的雙乳擠成了一道深深的乳溝,陣陣撲鼻的乳香與香水兒味,令我全身血液加速流竄。

    ...

  • 愛可以重來

    簡介:我的名字叫趙勇,在村子裡是個名人,那是因爲我的老婆是村裡最漂

    亮的,外號小美人,顧名思義,我的老婆長得小巧玲珑前凸後翹。

    ***********************************

    小美人可不一般,她的爺爺是一個地主,當年被批鬥死了,家族就沒落了,

    所以她才嫁給了比他大12歲的我,然後生了一個小小美人。她嫁給我的唯一原因

    就是我們家有錢,我算是聰明人吧,木匠活,瓦工活什麽都會,又是一心養殖緻

    富,所以耽誤了娶妻生子。

    最近很是郁悶,因爲有很多人議論說我的女兒小雪和我一點也不像,根本就

    是別人的種。我心裡清楚,老婆早就紅杏出牆,綠帽子戴了不知道多少個了,可

    是有什麽辦法啊。一天從早忙到晚,哪有時間和精力去關心妻子啊,一個禮拜就

    肏逼一次,而且草草收場,可想而知,這樣根本滿足不了小美人。要不是爲了小

    雪,我早就離婚了,可如今,,,,

    我們父女倆關系很好,好到什麽地步,現在女兒都已經12歲了還是和我在一

    個被窩裡睡覺,這是因爲小美人總是在外過夜,女兒又膽子小,久而久之就這樣

    了。女兒長得太漂亮了,又是我的小棉襖,我根本離不開她,家裡人一直催促我

    離婚,找一個小姑娘,再生一個兒子好延續香火,現在家裡有錢,別說是找一個,

    就是找兩個也不是問題,采石場的老吳就有3 個老婆,小老婆18歲,長得非常漂

    亮。我不知道該怎麽辦,,,,

    ...

  • 爸爸,女兒要做你的妻子

    母親在我初中三年級的春天死于癌症。之後,親戚朋友們便積極地游說著四十剛出頭的父親趕快續弦。「如果是為了真理子的話也好。凡事得以真理子的意見為意見,至于我呢!只要嫁過來的人能好好的疼惜真理子的話,我也就沒什麼異議了。」 我清楚的記得當時父親總是這麼回答。

    為此姑姑特地約我外出詳談。「真理子呀!說實話吧!奶的一句話就代表奶爸爸的心情喲!怎麼樣!」說的也是,我真被問倒了。母親死後半年多以來,上班族的父親,為了趕在九點前到公司上班,每天早上必須七點起床,八點準時出門。早上除了親自做早點外,還要叫我起床。因為父親的細心照顧也衝淡了我對母親的思念。可是每當我看到爸爸在廚房裡笨拙的做著家事時,才會深深的覺得,的確是需要一個媽媽來照顧我們才對。

    ...

  • 換妻名義亂倫

    我和老婆結婚一年多了,我們是大學同學,也是一個地方的。

    先說說老婆,長得其實很漂亮,也是我賺到了吧,身材也是165,豐滿。

    在大學時期,我們確立了戀愛關係後,就已經發生了性關係。 她當然不是第一次,我也不在乎。 誰沒有過去呢。

    本人其實是喜歡刺激的性愛,老婆那時已經被我感染了,試過野戰,長途客車上性愛。 肛交也試過,模仿日本av片里的動作。

    我們彼此很愛對方,都願意接受對方,有事大家都說出來,能不能做,也不會翻臉,商量不好就不做。

    ...

  • 天真的女大生

    「姐,趕快來幫我看一下我的英文作業啦!」

    「等一下,我把頭髮吹好就過去。」

    小弟又再催我幫他看作業了,最近他幾乎每兩天就要交一份英文翻譯作業,還好我的英文不錯,能幫得上忙。

    我家在南部,是個單純的小家庭,家裡有父親母親小弟和我四個人,父親在一家私人公司當小主管,母親是個

    信仰虔誠,忙於公益活動的家庭主婦。小弟過完暑假就升高三了,因為唸的是第一志願的學校,所以升學壓力

    很重。而且他又是攝影社的社員,好像有忙不完的事。

    至於我呢,我剛考上我家附近師範大學的英語系,其實我想唸的是一般大學的大眾傳播系或外文系,但因為父

    親希望我有個穩定的工作,而且又不允許我離家唸書,所以我只好選填附近的師大就讀。雖然我覺得師大蠻悶

    的,不過看過我的人都覺得我很適合當老師,也許是因為我外表看起來是那種清秀氣質型的關係吧!

    ...

img-1731.jpg
img-975.jpg
img-937.jpg
img-420.jpg
img-588.jpg
img-2058.jpg
img-959.jpg
img-98.jpg
img-1102.jpg
img-936.jpg
img-2130.jpg
img-992.jpg
img-1941.jpg
img-1898.jpg
img-1548.jpg
img-1286.jpg
img-309.jpg
img-1466.jpg
img-964.jpg
img-147.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