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花癡俏寡婦

    阿花是個俊俏的女人,可惜丈夫石頭因病死了,給阿花留下了一大堆的債務,也使阿花成了寡婦。阿花一個女人哪有錢還債啊,眼見還債的日子快到了,阿花只得向村裡的有錢戶三爺借款。

    「甭愁,大活人還能讓尿給憋死?有三爺在。別愁壞了身子愁壞了身子三爺還心疼呢!」三爺的手就順勢搭在了阿花的肩膀上。鬍子邋遢的臉上就顯出了淫笑。

    「石頭媳婦,只要你跟我一次,錢全部包在我身上。」

    ...

  • 搞了艷母上親姑

    我在讀高二正值17歲的時候就已經開始跟我媽亂倫了,那個時候她才37歲正是女人如狼似虎的時候哪!

    第一次是在我那一年某一天下午我老爸出差去了家裡又沒人發生的,那也是我爸假借出差的名義去外面找女人。

    我經常趁著老爸不在時到媽媽的臥室裡跟她依偎著假裝撒嬌卻又是貪圖著她那副火辣的身材,那一天我老媽正在午睡,當家裡沒人的時候,媽媽總會把衣服脫光只穿著蕾絲材質的內衣褲睡。於是我經常可以趁著她睡著的時看她的凹凸有致的玲瓏身材,又可以裝小孩子似的摸摸她的胴體,有時候碰巧她一翻身就能從若隱若現的內褲縫隙看到那嫩紅的肉穴,和那撮美麗的陰毛。

    我真的有好幾次想趴上她的身上用我的老二好好享受一下媽媽的柔嫩緊緻的小穴!我也偷拿了幾件她的內衣褲在我房裡,

    ...

  • 出賣媽媽

    我背著書包經過巷口的雜貨店,雜貨店李老板一見到我,立即興沖沖的將我拉了過去。我左右看看沒人,便將媽媽昨晚換下未洗的白色三角褲,迅快的遞了給他。李老板滿臉興奮的將三角褲湊在鼻端,深深嗅了一下,而后便塞了兩百塊錢給我。像這樣的交易,我可作多了,因此我從來也不必擔心,零用錢會不夠用。

    我天生就是個壞胚子,曉得利用人們的弱點,賺取自己的利益。當然,這要是沒有兩把刷子,那可是不行的。我就像古時的神童一樣,從小就聰明會念書;上小學之前,什麽水浒、三國、西遊記、拍案驚奇、金瓶梅,我都全已看過。現在我已經小學二年級了,那看過的書就更多了;人家說開卷有益,但對我來說,卻是利弊參半,因爲好書、壞書我全都看,自然就會有些好壞不分了。

    ...

  • 勾引好友的老公

    俗語說:「飽暖思淫慾」,吳秀霞在這種獨居生活,和不愁衣食的環竟下,自然也不能例外,由其她獨自租賃房子居住,自然有她的用意。她是屬於思想開放型的現代女子,不想受到婚姻的束縛,把大好的青春時光投注在一個男人的身上,女人應該像男人一樣,可以有所謂的「魚缸政策」,若是苦守著一個男人過活,這樣的人生豈不枉哉?

    當初,美玉和貂蟬在剛畢業就結婚這樣的作法,秀霞是第一個舉雙手反對的,美玉和貂蟬是她在大學裡最要好的朋友,也在一起住了四年,一起唸書,一起玩樂,一起到pub釣凱子,一起交換交男朋友的心得,當然!也一起研究男孩子的生理構造。然而,自從王美玉和施貂蟬她們結婚之後,她卻忽然感到寂寞,一方面是兩位知己朋友離開她的身邊,不過,主要還有個原因。。。。。。

    ...

  • 3P給我的不只是高潮

    大鵬平靜的看著我說:「打電話吧,你只要記住,我和你是做好的朋友和哥們就行了,不要猶豫,我和你嫂子是經過認真探討才決定的,不要讓我們難堪,也不要讓你自己遺憾,這是我們共同的願望。」我不知道說什麼好,顫抖的手撥通家裡的電話,告訴媽媽在大鵬家睡,媽媽只是告訴我少喝酒,就掛斷電話。

    無法用語言形容我此刻的心情,緊張激動,興奮羞愧,期待恐懼,接下來要發生什麼,我心裡清楚,可大鵬是我最好的朋友,真的要當著最好的朋友面和他老婆做愛嗎,我有點退縮了,我心裡沒有做好準備,站起來小聲說:「大鵬,我……我……我還是回家吧。」

    大鵬微笑著說:「青林,放鬆點,過了這道檻,你就明白了。」江華已經洗完出來了,裹著浴巾,大奶子高高的挺立胸前,大屁股扭著邊進臥室邊說:「你倆也洗洗,德行吧,呵呵。」

    ...

  • 嬸嬸被我威脅洩慾

    其實我一直想要搞我嬸嬸,為何有這種念頭呢?這得說到我大學的時候,那時候高中考試不佳,只好隨便找了間學校念,結果好死不死被我選到花蓮某大學,也不知道是眼殘還是怎樣,反正就陰錯陽差的要去花蓮東部唸書,當下只覺得真是衰到靠妖。好不容易去到那裡,結果很度爛的是,宿舍竟然滿了?等於說我要在外面找房子租?

    明天就要開學了,怎麼可能來的及?還好母親聯絡親戚,讓我暫時住那裡,沒錯,我就到我嬸嬸家借住了,因為只有過年偶爾才會見面的親戚,所以還是有點尷尬,不過當時只能硬著頭皮來住,當下也沒想太多,寄人籬下,只好聽別人的話做事。嬸嬸平常在家會帶著她的小兒子子,叔叔每天都固定到外面去上班,算是個很正常小家庭。

    ...

  • 豐滿寡婦

    在一個下雨的夜晚,小巷子裡一片黑漆漆的,唯有右邊第三家樓下的一間房裡尚亮著一絲燈光,那是李慕白的女房東金寡婦蕭愛玲的閨房。

    金寡婦自晚上八點鐘起便上床睡覺,但是一直就是睡不著,聽著窗外淅哩不停的雨聲,像是替她在哭訴似的。

    想想自己年紀輕輕,長的花容月貌,擁有一身玲瓏浮凸豐滿的胴體,卻 ….眼角不禁流下兩行清淚,長嘆了一聲,摟著枕頭翻來覆去還是睡不著,她心裡所想的便是李慕白……

    李慕白今年才十八歲,× × 高中三年級的學生,家中為了他的學業著想,送她到台北來念高中,寄住在與她媽媽是閨中密友的金寡婦家中。也不知是命運的安排否,愛玲自從丈夫死後一顆心就像跟著她丈夫死了一樣,但是慕白的到來就像一股湧泉滋潤了她枯萎的心。

    李慕白長得雖不算俊美,但卻有一股粗獷豪邁的氣質, 體格健壯的他有187公分的身高,加上常常打籃球、游泳,曬了一身古銅色的皮膚,渾身散發一股誘人的男性味道。

    ...

  • 膽小媽媽被我插

    我和媽媽的第一次很普通,那年我剛剛十五歲,而媽媽才三十三歲。那天晚上,我借了一盤《午夜兇靈》,準備在夜間看。媽媽聽說我弄了一張新碟,也就到我的房間里,要和我一起看。

    我知道自從爸爸去世后的一年里,媽媽很寂寞,她發誓為了我不在改嫁。媽媽既然對我那麽好,現在有這麽點要求做兒子的能拒絕嗎?再說了媽媽的確很寂寞,一點娛樂也沒有!讓她看了也會減少她的一些痛苦。但我還是告訴媽媽這個片子很嚇人。媽媽笑著說:「有什麽嚇人的?都是假的。」

    這是媽媽和我做愛前最后的一句話。片子一開演,媽媽就被里面的情節震住了,嚇得直往我被窩里鉆。最后演到那個女鬼從電視里爬出來的時候,媽媽就不敢往下看了,把頭躲在我的懷里,可她還是忍不住偷偷地看。我撫摩著媽媽的后背,像哄小孩一樣的哄著媽媽,這時我突然有了一種感覺,雞巴在變粗變大,變得十分難受。

    ...

  • 嬌妻壞壞

    我的愛妻生來就是我的妻子,她是我的表妹。

    有人或許會問現在怎麼可以近親結婚呢?讓我來細細的講。

    我生活在中部的一個中型城市,小時候是在城關鎮長大的,我的家族都在這

    里,妻子的奶奶和我的外公是親兄妹。

    是的,我和妻子當然算是表兄妹了,也算是娃娃親,從我記事起就知道她是

    我的老婆。

    我還依稀記得第一次見到她的情景,那時我大約五六歲,學前班的一個小淘

    氣。

    那天媽媽跟我說:小虎(我的小名)跟我去看小妹妹。

    我問哪里有小妹妹,媽媽就帶著我去了表舅家。

    ...

  • 村姑的乳汁

    那年,我25歲,是一個業餘野外生存訓練隊副隊長。在一次路線考察時迷路了,……

    「這是哪?」我睜開眼:低低的草屋,樸素的木桌。

    我記得我在山上找路時不小心 滾下山坡,之後我失去了知覺……但這到底是哪?

    我剛想起身,「啊!」怎麼全身象碎裂了一樣的痛。

    「你醒了?」

    一個非常動聽的聲音傳來,我痛得連頭都轉不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