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媽媽與媳婦

    明輝離家出走已經兩天多了,身上帶的錢也已經花光了。雖然面臨的是討飯和流浪生活。但明輝還是不想回家。想到媽媽要改嫁,明輝心中就有沖天的無名怒火。過去爸爸總是打罵媽媽,他為了護著媽媽也不知挨了多少打。可是,爸爸死了,媽媽卻要改嫁,明輝實在想不通。他恨死去的爸爸,更不願意媽媽再給他找新爸爸。

    爸爸是意外事故死亡,獲得了一千萬元的賠償金,明輝是受益人。這些錢足以讓媽媽過上好生活,可她卻要改嫁。他確實難以理解。

    明輝是媽媽十五歲那年生的,她和爸爸早吃了禁果,才使明輝早些來到了人世。現在他已經十八歲了,能夠解除媽媽的一切煩惱,可她為什麼要改嫁呢?

    ...

  • 成熟的菠蘿

    那是多年前下鄉的往事,至今想來仍記憶猶新,久久不能忘懷。

    記得那時我纔十六歲,風華正茂的我隨著那下鄉的知青們一起來到了東北丹東的一個小農場,那裡與朝鮮的新義州很近,隻要一過江就過國境了。

    我當時比較小,纔剛上高一,在政府極力推動下,我毅然與其他的同學來到東北。

    初來乍到,對什麼東西都很新奇,由於我是南方人的緣故,對北方的風景有特別濃的興趣,楓葉,松樹,銀杏樹 經過幾天的適應,我基本沒有什麼問題。

    便開始到農場裡勞動。

    ...

  • 三十二歲的寡婦姑姑

    我的姑姑,是位三十二歲的少婦,雖說跟丈夫結婚不到一年,她成了寡婦了, 每天忙著丈夫留下的公司的事業,渾身散發出一股熱力。全身肌膚白嫩,修長的身材、細細的腰肢、渾圓的屁股,胸前挺著一對大奶子,可以說女人的美她全有了,嬌美的臉蛋兒整天笑吟吟的,一說話,露出一對酒渦兒,男人見了,都為她著迷。

    在一個週末的下午,姑姑新買了一件嫩黃色的露背裝,一條短短的熱褲,穿在身上之後,她對著鏡子自己看了又看,覺得十分滿意。又把頭髮扎了一個馬尾型,顯得輕快活潑。姑姑在鏡子前來回走了幾步,覺得這件黃色的上衣,十分好看,因為衣服質料薄,胸前的乳罩是黑色,有點不配合姑姑又把上衣脫下來,想要重新換一件乳罩,當她把乳罩脫下來時,那一對迷人的大乳房露在外面,自己看了也覺心醉。

    ...

  • 母女的顫抖

    房間裡有三名男女。這個房間很寬大,有沙發和音響也有足夠活動的空間。二個男人都很輕鬆自在的樣子。一個是目光短利的中年,穿睡袍坐在輪椅上吸煙。另外一個就年輕很多,也有英俊的面孔。這個人是坐在沙發上翹二郎腿,手拿玻璃杯。二個人有共同的眼神,很容易看出是父子。

    「現在,開始吧。」

    坐在輪椅的男人把煙蒂弄在煙灰缸裡。

    「舞子,到這裡來。」:

    一直悄悄坐在沙發上的女人站起來。穿年輕家常服的舞子活動時,會覺得房間裡突然變華麗。

    這個女人三十又半,是女人最熟的年齡。身材高佻,有非常好身體。淡妝的美貌會吸引任何男人的視線。可是,她現在的臉上充滿沈悶的表情。

    ...

  • 母戀的時間

    我爸早在我13歲時就事故身亡,所幸的父親在過世的時候,留下了一些物業和存款,因此未為生活而擔憂。

    我的母親雪舞香,除了某個問題之外,稱得上是個完美的女人。她被診斷出輕微憂鬱症,通常,單親或喪偶的女性一不小心就會被這個疾病困擾。大家應該多少瞭解這種毛病,而從經驗法則上來說,治療這種病人並不能單用科學方法,還得用「心」。

    我的名字是天晶。某天,我感到非常驚訝,母親說她掛了精神科的門診,而醫生要我陪同她去就診。我當然不會拒絕,自從五年前父親參戰去世後,母親就陷入了思念之中,我能瞭解她有多麼痛苦。

    ...

  • 寡婦丈母娘

    我的家鄉在某縣的一個村莊,面積大,人口少,大家住的地方相隔較遠,平時也很少有人串門。

    老丈人在三年前的一次車禍中身亡,留下狐兒寡婦。

    兩年前的一次機會,我熟悉了我的老婆,她的純樸深深地吸引了我,一年後,我們結婚了。

    我比老婆大整整八歲。而丈母娘只比我大八歲。聽老婆說,她這個娘親是後娘。她的親娘早在她不懂事時病死了,後娘是在她十五歲那年父親再娶的。雖說是個後娘,但是比親娘還親。

    後娘是鄰村嫁過來的,是個寡婦,她先夫是個老實的農民,為了一件不好說的事讓人給打死了。

    ...

  • 黑寡婦

    粗肥的大肉棒戴著套子插在我濕潤的陰道裡持續摩擦,酒精和一層薄膜讓男人像是減少了幾成觸感一樣的遲遲不射,30幾分鐘的激烈插穴動作早已讓我雙腿因為高潮了數次而酥麻無力。

    我: 不行了....快射出來....再插下去我要瘋掉了....

    大章: 是你要求要戴套的! 這樣少了好多感覺。

    我: 拿....掉...吧....別戴了....

    大章聽到我說的話後笑著把粗肥的大硬屌從陰道裡拔出,快速將原本套在上頭的保險套卸下後又立刻把肥屌插入滲出淫水的陰道繼續抽動,少了薄膜後性器緊密貼合摩擦的觸感又將我推到高潮的境界。

    ...

  • 阿姨的性教育

    我媽媽的一個好朋友,才三十幾歲。幾年前,他的丈夫撞車死了,剩下她和 兒子。今年,她的兒子升小學了,要參加夏令營,只剩下她一人在家。剛好那天她家裡的電腦壞了,說是兒子弄壞了,叫媽媽幫忙找人去修,最好是上門修的。 我就說,「現在上門修電腦的人少得很,修電視的也許就有。」媽媽就,「咱家的電腦都是你自己修好的,不如你就去試試看,不行也可以幫她拿出去修 理。唉!誰叫黃阿姨她這麼命苦!這麼年輕,老公早就死了。「其實也不算苦,起碼 生活還有著落,留下的舖位收租可能比我家還富。我騎上單車去了到了她家,開門見她穿著緊身的衣服,還蠻青春的。寒暄了一會兒,就開始幫她修電腦。

    ...

  • 娘的肉體

    (1 )

    自從父親死後,娘就獨自撫養她的我長大,雖然附近的鄰居一直勸娘改嫁,

    但娘卻怎麼也不肯,所以娘一直過著相當的苦的日子,直到她我我漸漸的長大,

    娘才漸漸的減輕負擔。

    或許是我們母子相依為命的關係吧!長大後的我還是相當的黏著娘,就算已

    經十六歲了的我,每天晚上還是喜歡跑去跟娘一同擠在一張床上睡,而娘一直以

    為我是因為沒有的父親所以才特別喜歡黏她這個做娘的,所以也不以為意的答應

    了。

    剛開始我還只是靜靜躺在媽媽的懷裡睡,但漸漸的我開始對娘的豐滿的肉體

    起了興趣,一開始我只是將手伸進娘的衣服裡撫摸著娘的雙乳,不久我就要求娘

    脫掉身上的衣服,讓我吸吮、玩弄乳房。而娘也因為我沒有了爹,所以相當的疼

    我,對於我的要求她也會儘量的來滿足我。

    ...

  • 蔡太太

    「大妹子,到我家來坐吧!」

    「不啦,改日吧……」

    「進來坐坐吧!」蔡太太死拉活扯,把卓太太拉了進去。這一帶三、四十家,

    都是某航運公司船員宿舍。

    卓太太和卓文超才結婚年餘還未生育,但卓文超的船是大西洋航線,平均半年

    還不能回家一次。

    這在某一方面來說,的確是一個很嚴重的問題。

    至於蔡太太她先生是在一艘日本線船上服務,因觸礁沉沒,蔡先生是死亡名單

    中廿七名之一。她也沒孩子,了筆優厚賠償金,一個人隨心所欲過活。

    卓太太近來聽說蔡太太私生活不正常,甚至朝秦暮楚、熟李生張。但耳聞總是

    不如眼見,有人忌妒蔡太太因她一次了約二百萬賠償金,但又怎可眼紅,難道她

    們也希望自己丈夫遭遇不幸。

    ...

img-924.jpg
img-930.jpg
img-2107.jpg
img-986.jpg
img-926.jpg
img-167.jpg
img-988.jpg
img-576.jpg
img-589.jpg
img-1725.jpg
img-1941.jpg
img-380.jpg
img-571.jpg
img-1538.jpg
img-1727.jpg
img-27.jpg
img-1681.jpg
img-173.jpg
img-943.jpg
img-710.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