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成熟的菠蘿

    那是多年前下鄉的往事,至今想來仍記憶猶新,久久不能忘懷。

    記得那時我纔十六歲,風華正茂的我隨著那下鄉的知青們一起來到了東北丹東的一個小農場,那裡與朝鮮的新義州很近,隻要一過江就過國境了。

    我當時比較小,纔剛上高一,在政府極力推動下,我毅然與其他的同學來到東北。

    初來乍到,對什麼東西都很新奇,由於我是南方人的緣故,對北方的風景有特別濃的興趣,楓葉,松樹,銀杏樹 經過幾天的適應,我基本沒有什麼問題。

    便開始到農場裡勞動。

    ...

  • 交換堂兄弟嫂

    阿珍和旺財是大鵬和阿杏的堂兄嫂,旺財的老爸死後,大鵬兩口子便搬進大鵬隔壁單位居住,方便互相照應。

    大鵬和阿杏兩口子自從搬入新居之後,經常都聽見隔鄰的阿珍和旺財兩夫婦大吵特吵的,幾乎吵到天亮才罷休。他們吵得左右鄰居都不能入睡。尤其是大鵬兩夫婦更加難過。因為他們從來就沒有被人如比吵過。現在一旦聽到吵鬧聲音,更加不能入睡了。而且他們又是一對新婚夫婦。聽到此種聲音,不禁感到驚奇。

    旺財和阿珍為什麼事吵呢?原來阿珍是一個天生奇異的女人,她的陰戶生得十分闊大,而且子宮又生得非常深入。而旺財呢?他的陽具,卻生得小得可憐,而且很短。所以在性生活方面,旺財就不能使阿珍滿足了。

    每當阿珍要求旺財行房的時候,旺財就有點懼怕起來。他總是戰戰兢兢,常有臨陣退縮之表現。而阿珍就覺得十分吊癮。

    ...

  • 媽媽在我家

    (一)

    我的家坐落在舊市區僻靜的小街上。雖然這裡已經沒有了往日的輝煌,但是

    棟棟洋房還在訴說著昔日的地位。

    我家的房子就是些洋房裡的一棟。

    兩層樓結構,白色的牆面,紅磚瓦的屋頂,周圍還有精心打理的院子包圍著

    。每次和同學們走過我家鐵門口的時候,大家總會投來羨慕的眼光。

    我可不是什麼大少爺哦,只是我的爺爺這輩倒確實翻雲覆雨過,這棟房子是

    我爺爺留給他子女中的一棟罷了。

    我的爸爸是在自己的公司上班,雖說是個小小的室內設計公司,但由於爺爺

    那輩人的人脈,也搞得挺紅火。

    ...

  • 終於將精液射進姐姐的穴裡

    不知怎的,近一年來我對姐姐有了另一種感覺,那種男女間的性感,而這感覺越來越強烈,布時甚至常幻想著和姐姐作愛……那是六月中旬的一個週末,我照例回家過,只有姐姐一人在家,她說父親去了深圳。

    因為我要在7:30分看世界盃的足球比賽,所以我們早早一起吃過飯,在沙發上看電視。

    因天太熱,姐姐穿了一絲製的淺色薄短裙,裡面的白色胸罩依稀可見,坐在我旁邊和我一起看世界盃比賽,在她低頭給我倒水的時候,我從她那寬鬆的領口,看見了那幾乎奔跳而出的兩顆雪白肥嫩,渾圓飽滿的乳房,高聳雪白的雙乳擠成了一道深深的乳溝,陣陣撲鼻的乳香與香水兒味,令我全身血液加速流竄。

    ...

  • 三十二歲的寡婦姑姑

    我的姑姑,是位三十二歲的少婦,雖說跟丈夫結婚不到一年,她成了寡婦了, 每天忙著丈夫留下的公司的事業,渾身散發出一股熱力。全身肌膚白嫩,修長的身材、細細的腰肢、渾圓的屁股,胸前挺著一對大奶子,可以說女人的美她全有了,嬌美的臉蛋兒整天笑吟吟的,一說話,露出一對酒渦兒,男人見了,都為她著迷。

    在一個週末的下午,姑姑新買了一件嫩黃色的露背裝,一條短短的熱褲,穿在身上之後,她對著鏡子自己看了又看,覺得十分滿意。又把頭髮扎了一個馬尾型,顯得輕快活潑。姑姑在鏡子前來回走了幾步,覺得這件黃色的上衣,十分好看,因為衣服質料薄,胸前的乳罩是黑色,有點不配合姑姑又把上衣脫下來,想要重新換一件乳罩,當她把乳罩脫下來時,那一對迷人的大乳房露在外面,自己看了也覺心醉。

    ...

  • 愛可以重來

    簡介:我的名字叫趙勇,在村子裡是個名人,那是因爲我的老婆是村裡最漂

    亮的,外號小美人,顧名思義,我的老婆長得小巧玲珑前凸後翹。

    ***********************************

    小美人可不一般,她的爺爺是一個地主,當年被批鬥死了,家族就沒落了,

    所以她才嫁給了比他大12歲的我,然後生了一個小小美人。她嫁給我的唯一原因

    就是我們家有錢,我算是聰明人吧,木匠活,瓦工活什麽都會,又是一心養殖緻

    富,所以耽誤了娶妻生子。

    最近很是郁悶,因爲有很多人議論說我的女兒小雪和我一點也不像,根本就

    是別人的種。我心裡清楚,老婆早就紅杏出牆,綠帽子戴了不知道多少個了,可

    是有什麽辦法啊。一天從早忙到晚,哪有時間和精力去關心妻子啊,一個禮拜就

    肏逼一次,而且草草收場,可想而知,這樣根本滿足不了小美人。要不是爲了小

    雪,我早就離婚了,可如今,,,,

    我們父女倆關系很好,好到什麽地步,現在女兒都已經12歲了還是和我在一

    個被窩裡睡覺,這是因爲小美人總是在外過夜,女兒又膽子小,久而久之就這樣

    了。女兒長得太漂亮了,又是我的小棉襖,我根本離不開她,家裡人一直催促我

    離婚,找一個小姑娘,再生一個兒子好延續香火,現在家裡有錢,別說是找一個,

    就是找兩個也不是問題,采石場的老吳就有3 個老婆,小老婆18歲,長得非常漂

    亮。我不知道該怎麽辦,,,,

    ...

  • 我和夢遊的媽媽

    第一章

    我是個大學生,在本市的大學就讀,大學離家很近。我先說說我家裏

    的情況吧,我家很大,有兩間客房,我父母住一間房,我自己一間。

    我的爸爸是家跨國公司的老板,媽媽沒工作,在家料理家務,有時也去爸爸

    的公司幫忙,名副其實的副老板。

    我父母他們的感情很差,差點離婚,因為爸爸業務很忙,常常出門或出國,

    美麗的媽媽常常抱怨生活的乏味。

    爸爸是個很有生意頭腦的人,賺了很多錢,也是個十分標準的守財奴,雖然

    我們家看起來很高檔,但是很多是跟爸爸有生意來往的人送的,爸爸給媽媽理家

    的錢少得可憐(我的零用錢更不用說),媽媽是個很美麗的女人,她很愛惜自己

    漂亮的臉蛋,經常去美容,而且她是個自我很高貴的女人,可能也跟她年輕時窮

    過有關,她花在排場上的錢也是不少,所以父母經常為錢的事吵架。

    ...

  • 龍槍三挑

    “嘻嘻……”安妮連聲嬌笑,玉手伸向了玉蓮的雙腿間。

    “你們兩個小壞蛋就會欺負我!”玉蓮狐媚地勾了我一眼,差點沒將我的魂給勾出來,她屁股一扭騎上了安妮的身體,颔首伸向安妮的雙腿間,小嘴微張吸咬著安妮雨露打濕的毛草。

    “你們兩個小壞蛋就會欺負我!”玉蓮狐媚地勾了我一眼,差點沒將我的魂給勾出來,她屁股一扭騎上了安妮的身體,颔首伸向安妮的雙腿間,小嘴微張吸咬著安妮雨露打濕的毛草。

    安妮被她吸得癢癢酥酥,忍不住咯咯大笑,雙手抱住了玉蓮的腰肢,颔首微擡,伸出櫻紅的小舌頭舔向玉蓮黑草茂密的山嶺中。

    ...

  • 交換樂

    這次聯誼,是圈子裡的好友阿圖安排的,本來他們夫婦也要參加,不過因為剛好要出差到新加坡,於是作罷。

    由於我們雙方都是透過圈裡的好朋友介紹,彼此都沒見過面,只知道是從南部來的夫婦,所以約好到時就都戴全罩的面具,一方面增加神秘感,一方面則可以化解初見面時的尷尬,好儘快進入狀況。

    在經過阿圖幾個朋友的聯絡後,決定了行程和會面的地點,為了南北距離的公平,我們約在溪頭的一家小木屋民宿,又因為時間上的幾經更動,比原來約好的時間提前兩個星期,於是乎我們幾乎沒經過聯絡,就必須驅車趕赴溪頭。

    本來想在入房前再跟對方聯繫一下,確保見面的細節,可是臨時才發現,對方的手機號碼沒帶在身上,一問老婆,更知道阿圖給的號碼也不對,原來之前老婆就已經試圖聯絡了。就在這樣忐忑的情形下,我們抵達了民宿。

    ...

  • 美麗的處女兒媳

    柔佳是市人民醫院醫院裡最年輕、最漂亮的一個女醫生,剛從學校畢業沒多久。她芳齡二十二,但看上去卻只有十八、九歲的樣子,這是一個青春少女最美麗動人的季節。

    她在學校裡就是當之無愧的校花,婷婷玉立的苗條嬌軀,該凸的地方凸,該瘦的地方瘦,比時裝模特還婀娜多姿。如玫瑰花瓣般鮮艷嬌嫩的絕色嬌艷的臉蛋上,一雙水汪汪、深幽幽,如夢幻般清純的大眼睛。

    一隻嬌俏玲瓏的小瑤鼻,一張櫻桃般鮮紅的小嘴加上線條流暢優美、秀麗絕俗的桃腮,似乎古今所有絕色大美人的優點都集中在了她臉上,只看一眼,就讓人怦然心動。更還有她那潔白得猶如透明似的雪肌玉膚,嬌嫩得就像蓓蕾初綻時的花瓣一樣細膩潤滑,讓人頭暈目眩、心旌搖動,不敢仰視。她在醫院裡就如一位純潔無瑕的白雪公主,不食人間煙火的瑤池仙姬……

    ...

img-1231.jpg
img-2017.jpg
img-424.jpg
img-929.jpg
img-991.jpg
img-1838.jpg
img-1926.jpg
img-958.jpg
img-1258.jpg
img-2156.jpg
img-2105.jpg
img-1684.jpg
img-548.jpg
img-954.jpg
img-532.jpg
img-939.jpg
img-1440.jpg
img-914.jpg
img-145.jpg
img-31.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