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淫亂醫師玩弄病母女

    30歲的我原本是省醫學院的外科老師,由於性功能旺盛導致在醫德方面出了

    問題,被醫學院開除了。又離了婚。現今自辦了個診所,雇了一個臨床老護士,

    由於收費價格便宜,來看病的很多。

    一天下午,一個20歲的小伙子背著一位18歲左右如花似玉的姑娘闖進診所,

    “大夫,您好,我妹肚子疼得很厲害,您紀看看吧。

    我經過診斷後,確定是急性闌尾炎。

    “她需要馬上手術,我建議你們去大醫院做。我這兒條件間陋,隻有一個病

    床 ”

    ...

  • 娶了美豔媽媽

    自從懂事那時起,自已就對女人有著濃厚的興趣,這種興趣促使自已想更深一步的瞭解她們的一切一切,我喜歡媽媽,想知道她的一切一切,畢竟她是媽媽,慢慢的我觀察到關於媽媽的一些事情,在晾衣架,經常的見到她正在晾曬的衣物,性感的不性感的,她的襪子,她的內衣,她的靴子,都成了我暗戀的對象。

    篇一: 西洋鏡

    由於自已強烈的好奇性,在爸媽的房間的隱密處我偷偷的安了一個窺視器,另我期待的一幕終於在五六天的等待後上演了,爸爸解開了媽媽的褲帶,媽媽主動的吸吮著爸爸的陰莖,爸爸舒服的表情令人動容,恨不得自已上前去讓媽媽吸吮我的寶貝。

    我坐在鏡頭前,手揉著自已的陰莖,眼睛直直的盯著鏡頭,生怕漏掉一個精彩鏡頭。爸爸脫掉自已身上的衣服,撲了上去,只見爸爸手握媽媽的奶子,下體一個勁的抽動,約莫十幾分鐘,爸爸就趴在媽媽身上不動了,我猜想這一定是爸爸洩了吧!

    果然,爸爸從媽媽的身上下來,躺在床上一動不動的睡了,而媽媽則意猶未盡的用手揉著自已的下體。看著鏡頭裡的畫面,自已搓弄的手不禁越來越快,直到一洩如柱。

    ...

  • 我從翁媳戀中走出

    我現年28歲,是一個3歲女孩的母親。在我生孩子後,陷入翁媳戀中,經過幾年的調整,我終於走了出來。

    我出生在一個普通工人家庭,父母是當過知青的患難夫妻。我原來的一個哥哥,因從小有心臟病,未及時醫治而在成年後加重了,那時我的父母雙雙下崗,又加上要讓我上大學而放棄治療耽擱了,儘管後來提到一個民營企業老總的救助,還是醫治無效離我們而去了。

    通過我父母單位負責人的牽線搭橋,在搶救我哥哥、供我上大學最困難的時候,我們鎮附近的民營企業總經理何總救了我們一家,不但提供了我哥哥的手術等費用,還資助我上完了大學。在我畢業就業無門的情況下,主動提供給我一個在他的單位就業的機會。

    那時何總只有40多歲,很高大英武,對人和氣,肯幫助人,是我們市有名的民營企業家,是市政協委員。我工作後從同事中瞭解到他在公司的威望極高,口碑極佳。

    ...

  • 我的奶水有點多

    我叫沛沛,今年剛滿24歲,有著H 杯的爆乳,走路時都不敢走太快,因爲怕

    太惹人注目,我去年才結的婚,老公對我非常好,對我惟命是從,所以我也把老

    公服侍的非常到位。

    大概在一個月以前,我生了一個女兒,女兒很可愛,我幾乎每天都抱她在懷

    裡,一來可以擋一擋我的爆乳,二來女兒總是餓,總是要喝奶水,所以我也就時

    刻準備好喂她。

    老公在一家互聯網公司上班,福利很好,我也就在家裡過著衣食無憂的日子,

    老公說我隻要把女兒照顧好就行了。所以我幾乎一天到晚都在家裡帶著女兒,又

    因爲女兒總是餓,所以就沒有戴乳罩,隻戴著乳托以防乳房變形,所以外面的衣

    服總是被乳汁打濕,胸前兩點都是濕的,要是被外人看到了,那多不好意思啊。

    ...

  • 淫蕩的孕婦

    這一天,美麗的少婦珈玲忙著打104查號台找電話,因爲熱水器壞了。

    由於她已懷孕6個月陰部時常感到濕潤與腫脹,若沒有熱水可洗會很麻煩,於是打電話到梅花牌熱水器總公司,他們說會派一位技術員來看看。

    珈玲開始等待…丈夫已經一個月沒有碰她了,總是說怕影響小BABY,也許是隆起的肚子,令他不感性趣吧…… 但覺得珈玲自己非常需要他的愛撫,因爲懷孕的緣故,皮膚也變得水嫩嫩的,摸起來滑如絲緞,而原本36C的乳房也增大到38C乳頭也十分敏感,連與衣服摩擦都會感到一陣酥麻…,但因爲所有的胸罩都穿不下了,所以只好不穿它,仲夏的天氣異常悶熱,孕婦的體溫又特別高,珈玲只好將身上的衣物減到最少。脹大的乳頭如紅櫻桃般明顯,令她畏縮不已,幸好只有她一人在家,倒也不必有所顧忌。

    ...

  • 懷孕的嫂嫂

    我叫宋培宇,生於一個平凡的小康之家。家父任職銀行經理,家母擔任小學老師,上面還有個大八歲的兄長。我十歲時,大哥就赴外地求學,畢業後於K城找到一間食品公司的工作,便在當地安身落戶。

    兩年前,大哥突然到法院辦公證結婚。事前毫無征兆,完全出乎家里意料之外。之後,他趁著一次假期把愛妻帶回家,我也首度見到大嫂:原來她是大哥公司的同事,長得面目清秀,五官端正;身形體態婀娜多姿;個性溫柔賢淑,應對進退頗爲得體。

    沒多久,父母就對這媳婦感到十分滿意,我也羨慕大哥能娶到美嬌娘。雖說婚姻成立已是定局,但傳統禮數仍不能免。於是,就在農曆新年前,挑一個黃道吉日,補辦婚宴款待親友。

    ...

  • 堅挺的肉棒

    電力仍然沒有恢復,這一陣子風雨稍微小了些,阿明吹熄床頭的蠟燭,躡手躡腳地走出房門。

    走廊上閃爍著姑媽和麗兒房間傳來的微弱燭光。

    阿明睡在書房,也就是平日替麗兒補習功課的房間,緊鄰著姑媽的臥室,麗兒的房間在較遠走廊上,與書房隔壁。

    透過虛掩的房門,隱約還可以聽見姑媽房間內有些聲息。

    阿明躊躇著,幾次想要伸手推開虛掩著的門,進入姑媽房間。

    ...

  • 母戀的時間

    我爸早在我13歲時就事故身亡,所幸的父親在過世的時候,留下了一些物業和存款,因此未為生活而擔憂。

    我的母親雪舞香,除了某個問題之外,稱得上是個完美的女人。她被診斷出輕微憂鬱症,通常,單親或喪偶的女性一不小心就會被這個疾病困擾。大家應該多少瞭解這種毛病,而從經驗法則上來說,治療這種病人並不能單用科學方法,還得用「心」。

    我的名字是天晶。某天,我感到非常驚訝,母親說她掛了精神科的門診,而醫生要我陪同她去就診。我當然不會拒絕,自從五年前父親參戰去世後,母親就陷入了思念之中,我能瞭解她有多麼痛苦。

    ...

  • 媳婦被公公操得欲仙欲死

    四十三歲的老淫蟲袁志海,他的臥房很大,空調開著,室內很暖和,中間擺了一張大床。

    這一天進入浴室,袁志海的兒媳婦;二十三歲的陳靜雯,當她把門關上,才發現這門沒有小鎖,陳靜雯想起公公袁志海剛才的舉動,她有點又羞又怕,又有點心癢癢。因為,陳靜雯的丈夫袁永祥去了美國實習了幾個月,她很久沒男人碰過了,而剛才她跟袁志海一起吃飯時,陳靜雯不經地讓袁志海的幾下撫摸撩起了她壓抑了幾個月的情欲。

    陳靜雯把衣物脫光,打開淋浴,細心地沖洗她那雪白的身子。袁志海走進臥房,聽見浴室內傳來的流水聲,幻想著兒媳柔軟的身子在自己身下婉轉承歡的樣子,他忍不住拿起兒媳粉紅色三角小內褲放在鼻端嗅著,還伸舌舔幾下,好像這不是內褲而是媳婦的嫩騷穴。

    ...

  • 寡婦丈母娘

    我的家鄉在某縣的一個村莊,面積大,人口少,大家住的地方相隔較遠,平時也很少有人串門。

    老丈人在三年前的一次車禍中身亡,留下狐兒寡婦。

    兩年前的一次機會,我熟悉了我的老婆,她的純樸深深地吸引了我,一年後,我們結婚了。

    我比老婆大整整八歲。而丈母娘只比我大八歲。聽老婆說,她這個娘親是後娘。她的親娘早在她不懂事時病死了,後娘是在她十五歲那年父親再娶的。雖說是個後娘,但是比親娘還親。

    後娘是鄰村嫁過來的,是個寡婦,她先夫是個老實的農民,為了一件不好說的事讓人給打死了。

    ...

img-160.jpg
img-1213.jpg
img-1395.jpg
img-2146.jpg
img-1746.jpg
img-2153.jpg
img-96.jpg
img-129.jpg
img-984.jpg
img-934.jpg
img-248.jpg
img-553.jpg
img-1425.jpg
img-994.jpg
img-615.jpg
img-2079.jpg
img-1553.jpg
img-1182.jpg
img-673.jpg
img-978.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