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媽媽與媳婦

    明輝離家出走已經兩天多了,身上帶的錢也已經花光了。雖然面臨的是討飯和流浪生活。但明輝還是不想回家。想到媽媽要改嫁,明輝心中就有沖天的無名怒火。過去爸爸總是打罵媽媽,他為了護著媽媽也不知挨了多少打。可是,爸爸死了,媽媽卻要改嫁,明輝實在想不通。他恨死去的爸爸,更不願意媽媽再給他找新爸爸。

    爸爸是意外事故死亡,獲得了一千萬元的賠償金,明輝是受益人。這些錢足以讓媽媽過上好生活,可她卻要改嫁。他確實難以理解。

    明輝是媽媽十五歲那年生的,她和爸爸早吃了禁果,才使明輝早些來到了人世。現在他已經十八歲了,能夠解除媽媽的一切煩惱,可她為什麼要改嫁呢?

    ...

  • 淫亂醫師玩弄病母女

    30歲的我原本是省醫學院的外科老師,由於性功能旺盛導致在醫德方面出了

    問題,被醫學院開除了。又離了婚。現今自辦了個診所,雇了一個臨床老護士,

    由於收費價格便宜,來看病的很多。

    一天下午,一個20歲的小伙子背著一位18歲左右如花似玉的姑娘闖進診所,

    “大夫,您好,我妹肚子疼得很厲害,您紀看看吧。

    我經過診斷後,確定是急性闌尾炎。

    “她需要馬上手術,我建議你們去大醫院做。我這兒條件間陋,隻有一個病

    床 ”

    ...

  • 阿比與母

    亂倫的滋味是最棒的」

    這句話是我們一夥討論「性」時,嘲弄一位男孩常說的一句話。

    大夥對性的認識僅只於互相觀看性器與手淫而已。

    大家總是聚集在隱蔽一點的地方,小聲討論不管是聽來或看來的性知識,最后都會不知不覺講到阿比的姐姐,她的胸部很豐滿,常常穿著窄窄的短裙,身材很棒。

    所以我們都用「亂倫的滋味是最棒的」這句話嘲弄阿比。

    后來大夥都會找一個地方,有時浴室有時床上或者廁所,一面想像阿比姐姐的俏麗模樣,一面打手槍,更盼望自己就是阿比,可以親近她跟她玩插穴遊戲。

    ...

  • 浪漫母子情

    我叫王鐵雄,是家中的長子,有一個比我小兩歲的妹妹。

    妹妹身體一向不好,又比我小,爸媽對他的愛自然也就多些。可我小時候總

    以為爸媽偏心,對我不如對妹妹好,因而心懷怨憤。

    可能因為這樣,自小我就很叛逆,性格孤僻,行事怪異。

    我難得有讓爸媽滿意的事,經常和他們作對,惹他們生氣。對此,爸媽也是

    無可奈何。

    唯一能讓他們感到安慰的是,我的學習成績還算好,品格也不壞。

    讀書我是很用的,這是因為我要讓爸媽知道我比妹妹強。

    ...

  • 媽媽是我的專用妓女

    我叫陳香蘭,46歲,5尺2吋高,三圍38D、28、36,是個主婦。

    那天早上,當我來到兒子房間想叫醒他去上班時,竟然看見他戴著我的內褲睡覺。我當時驚鄂得不知怎麼形容出來。阿倫這時醒了過來,突然一看見我,很大反應地坐了起來,又馬上像犯罪似的低下了頭,臉漲得通紅。我突然意識到,兒子已經長大了,在他這個二十一、二歲的年紀,難免對性會產生極大的興趣和好奇,應該正確引導他,免得他誤入歧途。

    我對他說:「快起來上班了。晚上回來後來我房間,我有話跟你說。」

    ...

  • 不同的方式佔有媽媽

    性愛,唯一的快樂就在這裡了!人們總是對純情樂此不疲,卻忘了婚姻其實不過是一紙契約,道德與愛隻是為了維繫這契約編造出來的自欺欺人的勞神子。我發誓要享盡世間的性愛,玩弄那些外顯貞潔內包淫心的婦人。首先就要從母親開始。這是因為,我實際上早就看穿了她的欲望:喜歡被強暴而又假意厭惡性愛!呵呵,好的,我這就來了!

    我於是經常在房間裡看A片,而且把聲音開的很大。父親不常回家,他對母親整天的怨天尤人和自己的無能十分厭倦,乾脆不回來了。 這些A片無非是日本的家庭亂倫,或者是換母之類的勾當。那些淫母們一個個浪叫聲聲,燎人肺腑,全是些寂寞難耐的家庭婦女。一次,母親恰好經過,看了後很生氣,怒道:“怎麼看這麼下流的東西?”我沒回答。但她也沒有繼續懲罰我,隻是警告,以後萬不可再看。家裡隻有一臺電腦,我和媽媽共用,她經常上網查找資料寫文章。在我去學校住的幾天,媽媽可以獨自一人使用電腦。我突發奇想,把幾個亂倫電影的快速鏈接貼在電腦桌面上,並注明。呵呵,這樣一來,媽媽每次開機都會看到。

    ...

  • 娶了美豔媽媽

    自從懂事那時起,自已就對女人有著濃厚的興趣,這種興趣促使自已想更深一步的瞭解她們的一切一切,我喜歡媽媽,想知道她的一切一切,畢竟她是媽媽,慢慢的我觀察到關於媽媽的一些事情,在晾衣架,經常的見到她正在晾曬的衣物,性感的不性感的,她的襪子,她的內衣,她的靴子,都成了我暗戀的對象。

    篇一: 西洋鏡

    由於自已強烈的好奇性,在爸媽的房間的隱密處我偷偷的安了一個窺視器,另我期待的一幕終於在五六天的等待後上演了,爸爸解開了媽媽的褲帶,媽媽主動的吸吮著爸爸的陰莖,爸爸舒服的表情令人動容,恨不得自已上前去讓媽媽吸吮我的寶貝。

    我坐在鏡頭前,手揉著自已的陰莖,眼睛直直的盯著鏡頭,生怕漏掉一個精彩鏡頭。爸爸脫掉自已身上的衣服,撲了上去,只見爸爸手握媽媽的奶子,下體一個勁的抽動,約莫十幾分鐘,爸爸就趴在媽媽身上不動了,我猜想這一定是爸爸洩了吧!

    果然,爸爸從媽媽的身上下來,躺在床上一動不動的睡了,而媽媽則意猶未盡的用手揉著自已的下體。看著鏡頭裡的畫面,自已搓弄的手不禁越來越快,直到一洩如柱。

    ...

  • 媽媽在我家

    (一)

    我的家坐落在舊市區僻靜的小街上。雖然這裡已經沒有了往日的輝煌,但是

    棟棟洋房還在訴說著昔日的地位。

    我家的房子就是些洋房裡的一棟。

    兩層樓結構,白色的牆面,紅磚瓦的屋頂,周圍還有精心打理的院子包圍著

    。每次和同學們走過我家鐵門口的時候,大家總會投來羨慕的眼光。

    我可不是什麼大少爺哦,只是我的爺爺這輩倒確實翻雲覆雨過,這棟房子是

    我爺爺留給他子女中的一棟罷了。

    我的爸爸是在自己的公司上班,雖說是個小小的室內設計公司,但由於爺爺

    那輩人的人脈,也搞得挺紅火。

    ...

  • 阿燦的母親

    月如銀,從窗戶透射進來灑下一片朦朧亮色,屋子裡靜得出奇,甚至聽不見她的呼吸,顯然她在裝睡。

    我己經忍耐了很久,悄悄的脫光了之後藉著朦朧月光影影綽綽的只能看見直挺挺的雞巴在搖晃。距離她不足半尺,只須扒開她的褲衩兒就能過癮,怎麼辦?怎麼辦???

    她是我女朋友阿燦的母親,幹她好像不合適,那不是亂倫了嗎?可是不干又不行,我實在憋得難受,幾乎忍無可忍了。因為在電信局上班的阿燦值夜班,見到她只能等到天亮才行。

    她只穿了一條寬鬆的褲衩兒,腰間只圍了一條枕巾。未來的丈母娘和我躺在床上這身打扮,不是誘惑又是什麼?

    ...

  • 早晨和媽媽在一起

    起床了...乖兒子..快起床了!”

    我緩緩的睜開眼睛,印入我眼簾的是一位充滿成熟風情的女人,一頭柔順

    的卷發自然的披散在雙肩上,削平的雙肩下,一雙雪白的雙臂正在輕輕的搖動

    著我,胸前那白色襯衣撐得鼓鼓脹脹的乳房隨著她的搖動而一晃一晃的,那包

    裹在短裙下的翹臀是那樣的翹挺豐滿,形成一個近乎完美的弧度,一看就知道

    彈性十足!下面一雙修長的美腿被黑色絲襪緊緊的包裹著、顯得是那樣的誘人!

    “媽媽!”

    沒錯,這個成熟美麗的女人,正是我的媽媽-蘇若昕

    “小懶豬,這都幾點了?怎麽還不起床啊!”耳朵里聽著媽媽那充滿慈愛

    的嗔責聲,我忽然發現這樣的媽媽真是太迷人了!

    ...

img-1046.jpg
img-152.jpg
img-1610.jpg
img-2034.jpg
img-1534.jpg
img-94.jpg
img-3.jpg
img-767.jpg
img-1386.jpg
img-1406.jpg
img-976.jpg
img-979.jpg
img-1885.jpg
img-953.jpg
img-990.jpg
img-81.jpg
img-912.jpg
img-848.jpg
img-427.jpg
img-1775.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