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媽媽與媳婦

    明輝離家出走已經兩天多了,身上帶的錢也已經花光了。雖然面臨的是討飯和流浪生活。但明輝還是不想回家。想到媽媽要改嫁,明輝心中就有沖天的無名怒火。過去爸爸總是打罵媽媽,他為了護著媽媽也不知挨了多少打。可是,爸爸死了,媽媽卻要改嫁,明輝實在想不通。他恨死去的爸爸,更不願意媽媽再給他找新爸爸。

    爸爸是意外事故死亡,獲得了一千萬元的賠償金,明輝是受益人。這些錢足以讓媽媽過上好生活,可她卻要改嫁。他確實難以理解。

    明輝是媽媽十五歲那年生的,她和爸爸早吃了禁果,才使明輝早些來到了人世。現在他已經十八歲了,能夠解除媽媽的一切煩惱,可她為什麼要改嫁呢?

    ...

  • 弟媳婦上了我的床

    那天,表弟兩口子又來家裡做客了,我們四個人經常在一起聚會,每次聚會

    都會喝得酩酊大醉,這是我們早已習慣的事情了,這一次也不例外。老婆又是醉

    的一塌糊塗。

    我無奈的把老婆抱到床上後,繼續和表弟倆口子喝著小酒,雲裡霧裡的扯著

    一些無關痛癢的笑話。

    正聊的起勁,表弟媳婦對我說:「大哥,妳們哥倆聊吧,我瞌睡的不行了,

    先睡去了。」說完,摸了摸表弟的頭,朝小臥室走去了。

    (因為我和老婆都不著急要下一代,四室兩廳的房子平常衹有我們兩口子住,

    周末的時候家裡來人聚會後,衹要來人第二天沒事,都會住下,所以表弟倆口子

    衹要來我家都會很自然的住一宿。)

    ...

  • 愛喝牛奶的姐姐

    剛回到家,我就迫不及待的脫下褲子,開始猛打手槍。剛剛在公車上那女學生白哲細嫩的大腿緊緊挨著我的褲檔,著實令我興奮不已,火熱的肉棒漲得老高,我瘋狂的想著姊姊的身體,自小姊姊就是我最棒的性幻想對象。

    隨著肉棒一次次的摩擦,我在腦袋中也把姊姊的密穴給幹得翻了起來,火紅的肉棒也越來越硬了。

    『喔--姊姊--喔--我最親愛的姊姊--』在我自我意淫的聲音下,我也達到了最高潮,就在這要命的銷魂時刻,姊姊開門的鎖匙聲忽然傳來,我嚇的亡魂皆冒,

    隨手抓起桌上的一個杯子,火燙的陽精滾滾射出,迅速的穿好褲子。

    ...

  • 淫亂醫師玩弄病母女

    30歲的我原本是省醫學院的外科老師,由於性功能旺盛導致在醫德方面出了

    問題,被醫學院開除了。又離了婚。現今自辦了個診所,雇了一個臨床老護士,

    由於收費價格便宜,來看病的很多。

    一天下午,一個20歲的小伙子背著一位18歲左右如花似玉的姑娘闖進診所,

    “大夫,您好,我妹肚子疼得很厲害,您紀看看吧。

    我經過診斷後,確定是急性闌尾炎。

    “她需要馬上手術,我建議你們去大醫院做。我這兒條件間陋,隻有一個病

    床 ”

    ...

  • 阿比與母

    亂倫的滋味是最棒的」

    這句話是我們一夥討論「性」時,嘲弄一位男孩常說的一句話。

    大夥對性的認識僅只於互相觀看性器與手淫而已。

    大家總是聚集在隱蔽一點的地方,小聲討論不管是聽來或看來的性知識,最后都會不知不覺講到阿比的姐姐,她的胸部很豐滿,常常穿著窄窄的短裙,身材很棒。

    所以我們都用「亂倫的滋味是最棒的」這句話嘲弄阿比。

    后來大夥都會找一個地方,有時浴室有時床上或者廁所,一面想像阿比姐姐的俏麗模樣,一面打手槍,更盼望自己就是阿比,可以親近她跟她玩插穴遊戲。

    ...

  • 錯置的愛

    「嗯!!!啊!!!」產房之中,列剋星敦痛苦萬分的嚎叫聲,在走廊之中

    迴盪著。

    提督急得宛如熱鍋上的螞蟻,在產房門口來回地踱步,時而巴望著緊閉的大

    門,時而又如坐針氈地坐回椅子上。

    「別擔心了姐夫,姊姊她會沒事的。」薩拉託加拍著提督的肩膀在一旁安慰 道

    「……唉……我也知道,可是我這心就是放不下來啊……」提督又站起身來,

    愁容滿面地說著。

    看著提督焦頭爛額的樣子,薩拉託加有些不知所措,只能重複說過的話:

    “先坐下歇會兒吧,說不定……”

    ...

  • 野火

    第01章:父女相聚

    林見面晚和爸爸林潮生有兩年沒過幾年

    ,她就很少見到爸爸時團聚一次,其他時間,爸爸和她們

    都是分隔兩地。

    林晚晚記得,她小時候,爸爸是最痛她的,除了工作,爸爸幾乎把所有私人

    時間都留給她,哄她吃,哄她玩,哄她睡,時常要抱著她貼貼親親,但等到她讀

    國中,爸爸卻像變了個人似的,不僅不跟她親了,還跑去山里承包山林種樹,

    雖然爸爸解釋這是為了賺更多錢,但林晚晚就是敏感地察覺到,爸爸是有意在疏遠

    她,她不知道自己哪裡做錯了,她也跟爸爸哭過鬧過,可最後,她還是和爸爸漸

    行漸遠。

    林晚晚是首都美術學院大一的學生,今年暑假要寫生,她一下就想到要去找

    爸爸,雖然兩人現在不復以前親暱,但兩年沒見,晚晚還是很想爸爸的,既能去

    寫生,又能和爸爸修復關係,簡直是一舉兩得。

    ...

  • 成熟的菠蘿

    那是多年前下鄉的往事,至今想來仍記憶猶新,久久不能忘懷。

    記得那時我纔十六歲,風華正茂的我隨著那下鄉的知青們一起來到了東北丹東的一個小農場,那裡與朝鮮的新義州很近,隻要一過江就過國境了。

    我當時比較小,纔剛上高一,在政府極力推動下,我毅然與其他的同學來到東北。

    初來乍到,對什麼東西都很新奇,由於我是南方人的緣故,對北方的風景有特別濃的興趣,楓葉,松樹,銀杏樹 經過幾天的適應,我基本沒有什麼問題。

    便開始到農場裡勞動。

    ...

  • 我和女朋友的媽媽拍床戲

    女朋友是南方人,和她交往後聽她說過兩年前她父母離婚,她媽媽是演員,現在她們母女單過。

    也許南方的女孩子都比較大方吧,女朋友和我交往一個月後就主動吻了我,那是我們在一次閒聊時說起了婚前性行為,我說儘管我有很強烈的性衝動,但是因為愛,我要為心愛的女孩子負責,她最珍貴的東西我要在最合適的時候再去擁有,這樣才最甜蜜!女朋友聽了很感動,說我是個值得終身託付的好男人,還順勢親了我一口!

    今年暑假女朋友邀請我去她家玩。下了火車,她媽媽開著她的奧迪車來接我們。演員都比較會保養吧,儘管女朋友她媽媽今年45歲,但看上去仍然豐韻尤存,肌膚和她女兒一樣依然細膩,特別是她的身材,比她女兒更豐滿~~~~~~~~~~

    ...

  • 人妻公寓之城中村紀事

    (一)巧遇

    首先給大家普及個概念,什麼叫城中村。

    城中村恐怕是我國內陸城市特有一個區域概念。

    城中村本是地處城市邊緣,也就是近郊的鄉村,由於城市化進程的飛速發展

    而導致的結果,在一段時期內,我國各個方面的進展都得用「飛速」這個詞來形

    容。

    由於城區規模的迅速擴大,一些城邊的村子被劃分到城區規劃內,「被」這

    個詞在那段時期也是高頻出現。

    ...

img-902.jpg
img-1166.jpg
img-931.jpg
img-574.jpg
img-1714.jpg
img-990.jpg
img-2049.jpg
img-1870.jpg
img-1043.jpg
img-95.jpg
img-2095.jpg
img-867.jpg
img-1426.jpg
img-1119.jpg
img-853.jpg
img-928.jpg
img-248.jpg
img-875.jpg
img-1363.jpg
img-1759.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