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超小丁字褲

    台北盛暑期間我通常穿著清涼。迷你裙、小可愛、超小丁字褲是我的最愛。為

    了穿著超小丁字褲美觀,所以陰毛常刮得一乾二淨。

    上星期與老公和他的同事(翰強)同車外出台中辦事,翰強開車,老公坐在右

    座打盹,我則在寬敞的後座。我如平常穿得很少,反正老公也喜歡別的男人窺看我

    的眼神。車過林口,便開始注意到翰強朝後視鏡偷瞄我,而且一直往我的大腿瞄。

    一時興起,我故意往後座躺,讓迷你皮裙往上縮,兩腳微開,讓翰強看個過癮。過

    一陣子我調整一下座姿,讓小褲褲往一邊歪,皮裙再往上縮,露出陰部。

    ...

  • 叔嫂偷情

    我出生在河北省的一個小村莊,今年20歲了,我父親弟兄二人,大伯膝下一子二女,都已結婚,堂哥阿偉今年32,前幾年就在縣城開了個門市鋪,手頭比較富有,因此在他26那年討了個千里挑一的媳婦,嫂嫂窈窕玲瓏的曲線,似蛇般的纖腰,高翹的玉臀,使我如癡如醉,在一個院住偶或碰到她那彈性十足的粉乳,就更欲火高升,我常常打手槍以解對嫂嫂的心頭之欲。

    雖然嫂嫂如《孔雀東南飛》中的劉蘭芝那樣聰明賢惠,可大娘對她的不滿之聲漸漸的不絕于耳,「是母雞還下個蛋呢,沒用的東西」,大娘正罵新買的貓不逮老鼠,嫂嫂剛還在院里做針線,轉眼間不見了,過了好大一會才從屋出來,眼圈紅紅的。

    ...

  • 淫蕩的表妹

    我的表妹秀,今年21歲,大二。長的甜美可愛,身材一級棒,如果不是條件不好現在一定是個小明星了。

    我和表妹的故事要從去年開始說起。表妹家里經濟條件不好,好不容易考上個大學考到了我家所在的城市。

    表妹放暑假結束回校,因為早來了幾天學校還沒有開門,所以就到我家來住了。我家住的是老式小區是二室一廳的,爸爸媽媽住一間,所以表妹就要跟我睡了,把我舒服的小床讓

    給了表妹,而我只好睡剛買的小單人彈簧床。

    ...

  • 專屬大奶女友叫我爸爸

    輕輕抬頭,看到他在熟睡的臉。習慣性的輕啄他的耳根和脖子,手指在他的

    乳暈處打圈,偶爾撥弄他小小的乳頭。他似乎感覺到了自己身體上的異樣,動了一下。我吻上他的臉頰。手又往下摸索,握住他晨勃的肉棒。隔著內褲,摸著這

    根即將操進我逼里的肉棒,滿足感隨之而來。我閉上眼睛,充分的感受著手里這

    根又粗又硬的雞巴,幻想這根東西在我嫩逼里的溫暖、充實。雞巴在我的挑逗下,

    變得更大更硬。

    他醒了。

    「搗蛋鬼!早晨你一醒就開始欺負我」他說,「寶寶來,給我親一口」

    我把臉蛋湊到他嘴邊,閉起眼睛享受他的親吻。

    ...

  • 豐滿寡婦

    在一個下雨的夜晚,小巷子裡一片黑漆漆的,唯有右邊第三家樓下的一間房裡尚亮著一絲燈光,那是李慕白的女房東金寡婦蕭愛玲的閨房。

    金寡婦自晚上八點鐘起便上床睡覺,但是一直就是睡不著,聽著窗外淅哩不停的雨聲,像是替她在哭訴似的。

    想想自己年紀輕輕,長的花容月貌,擁有一身玲瓏浮凸豐滿的胴體,卻 ….眼角不禁流下兩行清淚,長嘆了一聲,摟著枕頭翻來覆去還是睡不著,她心裡所想的便是李慕白……

    李慕白今年才十八歲,× × 高中三年級的學生,家中為了他的學業著想,送她到台北來念高中,寄住在與她媽媽是閨中密友的金寡婦家中。也不知是命運的安排否,愛玲自從丈夫死後一顆心就像跟著她丈夫死了一樣,但是慕白的到來就像一股湧泉滋潤了她枯萎的心。

    李慕白長得雖不算俊美,但卻有一股粗獷豪邁的氣質, 體格健壯的他有187公分的身高,加上常常打籃球、游泳,曬了一身古銅色的皮膚,渾身散發一股誘人的男性味道。

    ...

  • 跟妹妹的性愛

    我小時後,約國小三,四年級常常再家看到一些沒穿衣服的,那時當然不知到那是所謂的"A"書,所以不太注意!但對男女人做愛確有了模糊的印象!!

    我家的浴室有蓮蓬頭,當我泡在浴缸時,蓮蓬頭的水我是不關的,有次水直往我的陰莖沖的時候,我察覺到我的下面有一種斷斷續續的感覺,很特殊!

    於是我就把我的陰莖移到水沖下來的地方,過了一段時間,我感到我的陰莖有一種說不出的感覺。要說的話...只有一個字..."爽"。那是還不知這是射精啦!

    ...

  • 我和我的美麗嫂嫂

    x 星期天,我由學校打球回家,已是日薄西山,天色微暗的時刻。 到家時,恰好碰到堂兄帶著他新婚不久的妻子,到我家來拜訪。

    嫂嫂的芳名叫丁瓊秀,年輕貌美,全身上下穿著今年最流行的服飾,酥胸高挺,氣質嫻雅高貴,嬌靨冷豔,令人不敢逼視。她看起來非常美麗,只不過有那麼一股讓人不太敢親近的神情,真不知當初堂兄是怎麼樣追求上這位嫂嫂的?

    大家在一起聊了一會兒,問過了伯伯他們家的近況,再聽了堂兄對媽媽的說明,才知道原來是門當戶對,雙方家長因為生意上的往來之故,因而訂下了可以說是一門政治婚姻,怪不得他們夫妻倆看起來就缺少了那種新婚夫婦之間恩恩愛愛的氣氛。

    ...

  • 讓不讓我肏妳啊?

    和老婆小薇結婚有兩年了,我老婆有一個姐姐,比我大五歲,雖然談不上特別漂亮,但和老婆相比,卻多了一份成熟女人的魅力。

    從我第一次見到她的時候,我就想以後如果有機會能和她肏一次多好,我平時和老婆肏屄的時候,有時候就把喜歡老婆幻想是大姨子,這樣肏起屄來就會更爽。

    結婚兩年來我們一直是相安無事,也沒有找到過機會和她接觸,直到今年夏天我老婆到外地學習,幾個月的時間我老婆不在家,對於我這樣一個正常的年青人來說,本來已經結了婚,有了正常規律的性生活,突然間幾個月一個人睡,當然會受不了,所以在我受不了的時候,就會一個人躺在床上自慰,而當我自慰的時候,有時會想起老婆,也有時乾脆就想著她自慰。

    ...

  • 親愛的爸爸奸淫我

    嗯……嗯……啊……啊……嗯……好……真好……嗯……嗯

    隔壁房間又傳來陣陣男女交歡的呻吟聲,我的老爸和老媽可真是的,大白天就在臥房里面搞了起來。而且幾乎無視小孩的存在,每次一玩就搞上一兩個鐘頭才會罷休。

    或許是他倆都還很年輕的緣故,二十歲結婚,我今年十八歲,兩人都還四十歲不到,也難怪會這樣愛玩了。

    我叫玉娟,是這個家庭的獨女,因為大學聯考失利,而且我又不想升學,暫時先在家里待業。而爸媽這種標準的股票族,在九點以前是不會離開房間,而且有些時候還不離開房間,很自然地我就可以清楚地聽到他倆做愛的聲音了。

    ...

  • 親愛的嫂子

    事情發生在去年的秋季,一個客戶請我吃飯,因為是我們公司的配合廠商,所以非常客氣,目的其實很明顯,就是希望能夠多給他些訂單。

    (先介紹一下我,我是XX電器公司的業務部經理)。晚上7點左右,我和孟總先到了一家海鮮酒樓,我們這里是個小城市,海鮮算是高檔的了,我們點了很多海鮮,外加2瓶張裕干紅,因為就我和孟總還有他的司機,他的司機又不能喝酒,所以酒點的不多,主要是為了吃些海鮮,聊聊天,拉近一下感情。飯桌上我們除了工作,什麽都聊,因為大家都明白其中的目的,所以也不必那麽直白。飯吃了有2個多小時,我們的酒也喝的也有點泛紅,孟總說,時間還早,再找個夜總會繼續,要喝的盡興,不醉不歸,我說不要了,明天還要上班,回家太晚吵到老婆也不好,可是孟總堅決不同意,說這還不到10點,怎麽就回家,再說又是難得抽空聚聚,一定要盡興,我看實在沒有辦法推脫,也就提議酒不要再喝了,要不找個足浴,泡泡腳,放松一下好了,聽我這麽說,孟總說干脆去桑拿吧,服務好,又可以休息,我也只好同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