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只適合十八歲以上成人閱讀,故事純屬虛構,不可提倡,切忌模仿。

高二那年我因爲打架,休學一年,爸媽要我出去找工作,像我高中沒畢業隻

能到工地去工作,到工地做才發現還是念書好,工地工作真的很累,當然也學了

一些工地的事情,最重要的是,那年發生了一件重大事件,因爲工地意外事件,

我暫時被調到另外一區工作,在那邊有四個男的一個女的,然後加上我一個年輕

人,四個男的大約都四十幾歲了,女的也是,聽說大家都叫她劉嬸,工作無聊的

時候,我會跟劉嬸說說話,她對我也很好,就像親兒子一樣。

我們兩個就像是母子一樣,我們無話不談,我認了她當我幹媽,幹媽今年四

十三歲,卻還沒結婚,我一問幹媽爲什麽沒結婚,幹媽說是因爲當初年輕時,眼

光很高,沒有相中的男生,現在她自己也很後悔,我試著去安慰她。

幹媽拿出來年輕時的照片,天啊!長的好可愛喔!真不敢相信,我在仔細看

看幹媽的臉,雖然有幾條魚尾紋,但是幹媽五官清秀,真的是很迷人。

記得那天下午很熱,中午的時候我正要出去吃飯,經過工地的辦公室,幹媽

正墊著腳尖在擦玻璃,我正要過去打招呼的時後,看到兩個人正走出來,可以看

出來是我們那區工地的四個男人其中之二,一個叫林仔,一個叫胡仔,胡仔是有

婚之人,又年過四十,林仔則是單身,聽說林仔要追幹媽,好幾次都被幹媽拒絕。

我想他們應該是去幫幹媽的忙,沒想到他們兩個禽獸一人一邊抓了一下幹媽

的奶子就趕快跑走了,幹媽也追不到他們,隻是破口大罵,看來這不是第一次了,

他們這個動作,才讓我看清了幹媽的身材,平時的我怎麽可能會注意到幹媽的身

材呢?

幹媽繼續擦著窗戶,我呆住從頭看到尾,幹媽今天穿著是低領的襯衫,因爲

是從側面,那兩顆大奶子,又大又挺,讓我看的口水差點流出來,在看看幹媽的

腰,說肥不肥說細不細剛剛好,幹媽下半身是穿著婦女常穿的那種黑色束褲。

束褲把幹媽的肥大屁股包的緊緊的,沒想到幹媽已經四十幾歲了,臀部絲毫

看不出下垂的現象,很翹很豐滿,尤其是那皮膚,真是白的晶瑩剔透,可以去做

廣告了,真是保養的太好了,看的我牛仔褲好緊,雞巴好痛,我不敢繼續看下去,

回家後滿腦子都是幹媽,我還因此打了幾槍告訴自己不能對幹媽有任何遐想。

隔天後,這件事我就漸漸忘記了,這幾天調來一個新人,男的,四十三歲,

未婚,長的還蠻豪氣的,個性也很好,我們漸漸的熟悉了,感覺他就像是我爸一

樣,我們無話不談,我也認他爲幹爹,幹爹告訴我說他喜歡上劉嬸,我又驚又喜,

兩人年紀相同,又未婚。

如果兩人在一起不錯的話,那我就是做了一件好事,湊合了一對情人,我告

訴幹爹劉嬸是我幹媽的事情,他也很高興,我說幹媽這件事交給我來辦,我拍胸

埔保證,現在就看幹媽喜不喜歡幹爹了。

隔天我去找幹媽,一說到幹爹,她臉就低下去,害羞的要死,我很開心的知

道她喜歡幹爹,我製造機會讓他們兩人接觸,兩人也聊的很開心,兩人在一起的

消息,很快就傳到整各工地,可惜的是在他們兩人相處不久後,發生了一件悲劇。

那天下午天氣很炎熱,我跟幹爹邊聊邊走去工地,我跟幹爹說我想小便,幹

爹說他也有點想,但是這邊離廁所還有點遠,所以我們到貨櫃屋後面空地去撒尿,

我們比賽看誰尿的遠,我們正尿的開心的時候。

我撇眼看到了幹媽,她怎麽會到這裏呢?幹爹阻止我跟幹媽打招呼,幹爹說

我們先躲到貨櫃屋後面看情形在說,其實我和幹爹心理都知道幹媽會來這邊的原

因是跟我們一樣的,果然沒錯,幹媽左看右看,才脫下她的束褲,還有她那蕾絲

的黑色內褲。

蹲了下來,露出那肥美的大陰唇,真不愧是沒結過婚的鮑魚,紅潤,多汁,

從陰唇中間射出一條透明的尿液,清澈幹淨,雪白的大腿更襯托了多汁的鮑魚,

幹媽眯起了媚眼,看起來小便好像對她很舒服的樣子,曾經聽說有女生小便就會

興奮,遇到這種畫面,沒有人不恨不得沖上去幹的,尤其幹媽的身材又是一流的。

我看的雞巴都翹起來了,我看一下幹爹的褲檔,凸起了一坨,糟糕!我不能

對幹媽有任何遐想,我想離開,但是幹爹拉住我的手,似乎再說叫我陪他,我隻

好留下來,這時幹爹已經脫下褲子在尻手槍了,此時我的雞巴漲的更痛了。

突然幹爹小叫了一聲,我轉過頭去看幹媽,幹媽身後站了四個人,其中兩個

人就是林仔和胡仔,林仔一直看著幹媽的屁股,林仔:「呦~ 這麽美麗的屁股,

我還想是誰勒!原來是劉嬸啊!今天真是讓我大飽眼福。」

幹媽嚇了一大跳,她哪會知道後面突然有人出現,她趕緊把褲子拉起來,哪

知道林仔一手就把束褲給扯下來,幹媽手足無措差點跌倒,一邊胡仔扶助她,手

順便往奶子抓了下去,胡仔到幹媽的身後,抓住了幹媽的雙手,幹媽一急大喊救

命,林仔:「劉嬸!你也知道這邊不可能會有人的」尷尬的幹媽,束褲被脫下來,

隻剩下一件黑色蕾絲的三角褲,裏面包的陰戶漲的很,三角褲旁邊還露出了幾跟

陰毛,讓在場的男士們看的都是口水直流。

劉嬸:「求求你!放過我吧!」林仔:「你也知道我們等了這個機會,等了

好久,終於讓我們等到了,怎麽可能會放過你呢?」劉嬸:「你們想幹什麽?」

幹媽快被急哭了,讓我好心疼,我想出去救幹媽,卻被幹爹拉住,幹爹小聲

的跟我說:「危險!別去!先看情況」我想掙脫幹爹的手,幹爹抓的我很緊,似

乎他根本不想要我出去救幹媽。

胡仔:「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們哈你哈好久了,早就很想騎你了,尤其是林

仔,他向你求婚,你偏偏不肯答應,軟的不吃我們隻好用硬的,今天我們一定要

幹的你爽歪歪」劉嬸大喊:「不要!救命啊!救命!」林仔:「先把她的衣服給

脫了」胡仔迅速的把劉嬸的衣服給脫了,一眼可見的是……

劉嬸的大奶子被黑色蕾絲性感胸罩給包住,因爲脫衣服的關係,劉嬸的奶子

跟著上下的彈動,大奶呼之欲出,被魔術胸罩給托住的一對雪白乳溝,勾住了全

場的男人,林仔一下就扯開了幹媽的乳罩,彈跳出來的是34D的雪白玉山,所

有人吞了一口口水。

林仔開始抓揉著幹媽的胸部,即使幹媽如何的掙紮,吸乳房的聲音超大的,

整各乳房上都是他的口水,幹媽突然叫了一聲,原來是林仔咬了她的乳頭,整各

乳頭都是他的齒痕,林仔迅速的親舔,慢慢的往下,看來是他們在趕時間,想在

工作前結束,林仔一往下移動,後面那兩個小弟就往前一人一邊,吸住劉嬸的奶

子。

胡仔看的是心癢癢的,他褲檔的雞巴已經漲的無法在漲了,他不斷的隔著褲

檔頂著劉嬸的屁股,幹媽的眼淚撲簌簌的流下來,這一刻我也不知道該怎麽辦了,

隻能無奈的看著他們,林仔慢慢的蹲下來,看到了幹媽的黑色三角褲,故意玩了

一下,把三角褲往上拉,整件三角褲都陷入屁縫裏,雪白的臀肉全都露出來了,

真是性感之極,幹媽被這動作弄得好不尷尬,林仔迅速的把三角褲給脫下來,一

眼可見的是一堆好茂盛的濃密陰毛,肥大的屁股是中年婦女的特征,也是我的最

愛。

林仔忍不住的湊上嘴去聞一聞陰毛的氣息,裝作一附很滿足的樣子,嗅一嗅,

慢慢的來到陰毛的下面,兩片恥骨的下方,林仔好像找到了桃花源似的,狂舔狂

吸的逗弄那個定點,我看幹媽癢的受不了,不斷掙紮,可是雙手被胡仔給抓住動

不了,雙眼閉合的掙紮中。

一會兒的時間,可以看見幹媽的陰毛下有些水滴,低在陰毛上的晶瑩剔透的

小水珠,慢慢的低下來,林仔吸的津津有味,吸汁的聲音超大聲,大家看的都羨

慕不宜,尤其是胡仔,他隻能在背後抓住幹媽的雙手,什麽都不能做,隻能看的

前面那兩顆雙峰。

幹媽終於受不了的哼出聲音來,幹媽:「啊……啊……不要……啊……啊…

…啊……啊……啊……嗯」幹媽的陰戶上洩出一堆淫水,我看這是幹媽第一次的

高潮,她現在一定爽的不得了,腦袋一片空白,林仔:「是時候了」

林仔迅速的把他的褲子和內褲都脫掉,幹媽還在上一次的高潮中,根本沒去

注意到林仔已經把褲子給脫光了,露出他的粗雞巴,林仔要胡仔把幹媽的雙腳擡

高讓他好插入,胡仔把幹媽的大腿整各擡高,雙手鈎住他的膝蓋關節,把大腿張

的很開,幹媽的大腿就像一扇門一樣,任憑別人打開,幹媽好像也沒力氣似的,

連喊叫都不能,任憑他打開大腿,已經無力作掙紮。

大家都可以看到幹媽的粉紅嫩穴充滿了血色,讓人看了都恨不得馬上插進去,

幹媽的淫水扔然在滴,那肥大的陰唇已經無力的合上了,林仔用手指把幹媽豐厚

的大陰唇給輕輕扳開,一堆淫水隨之而洩,這些淫水都是因爲被大陰唇片給包住

了,出不來,現在被打開了,水洩終於通了。

另外兩位小弟則去接那些滴剩下的淫水,他們就像是在沙漠中找到綠洲似的

狂喝,關鍵性的一刻終於來了,如果我在不阻止的話,就在也沒機會了,林仔扳

開幹媽的陰唇時,我們可以清楚的看到,大陰唇裏面包著小陰唇,那紅色的肉蕾

就像紅色花朵綻開一樣的美麗。

林仔那紅色暴筋的龜頭,已經恨不得馬上插進肉蕾裏,我想阻止可是幹爹卻

一直不肯讓我出去,那一刻我一直掙紮中,心裏想著要是我現在出去救幹媽,日

後她就還是我幹媽,要是我不去救她,在這一刻之後她隻是個任憑人騎的淫女罷

了。

林仔一手扳著幹媽的陰唇,一手緊握著肉棒,對準幹媽小小的洞口,慢慢的

插入,當龜頭把小陰唇稱開的那一煞那,我忍住了,我沒出去救幹媽,因爲我也

想要幹媽,我也想幹她,她在也不是我幹媽了,是各淫蕩的女人,我要每天騎她,

幹死她,我和幹爹互看了一眼,兩人很有默契的點了頭,似乎都能了解對方的心

事。

林仔的粗大雞巴像頭蛇一樣的慢慢鑽進去肉穴裏,似乎可以聽到緊緊的肉穴

被稱開的聲音,就在那一刻一塊薄膜擋在前面,那就是玉女膜了,林仔亳不留情

的刺破她,幹媽大叫了一聲:「啊……痛!痛……死我了,別插!好痛!」林仔

哪管她那麽多,少女的鮮血慢慢從洞口流出來。

林仔直到整跟肉棒沒入才停下來,享受肉棒被肉壁包住的感覺,林仔雙手緊

抱住胡仔的背後,讓肉棒能進入的更深,但是林仔的雞巴本來就不長了,所以不

能插的更深入,林仔搖著屁股,讓肉棒在裏面轉著,把肉穴繳動一下,讓肉穴不

要那麽緊,慢慢的幹媽的肉穴也沒感覺那麽痛了,慢慢的適應了林仔的雞巴。

林仔慢慢的抽出來,可是因爲劉嬸的肉穴實在太緊,加上裏面又濕又滑又熱,

緊緊吸著肉棒不肯給它走,林仔:「啊……」林仔忍不住終於射了進去,他一時

也沒想到會這樣,他還是慢慢拔出肉棒,整支肉棒都軟了下來,精液也慢慢的從

兩片陰唇中間流出來,好歹林仔也是四十幾歲的人了,射完一次要在勃起對他來

說實在太困難了。

這時候胡仔早就忍不住了,他把劉嬸放在地上,躺平,雖然躺平了,但是劉

嬸的的乳房依然很尖挺,尤其是乳頭,激凸的很厲害,因爲剛剛的高潮吧!胡仔

閃電似的脫下內外褲,露出了跟林仔差不多長度的雞巴,而雞巴反而沒林仔的粗,

胡仔瘋狂似的亂插,卻都沒插入洞穴裏,他急瘋了,又試了幾次,終於被他

插入了,可是劉嬸的肉穴可沒那麽好搞,緊度讓胡仔沒辦法順利的抽插,這是胡

仔第一次在外面玩婦人,他已經不管什麽,隻管抽插,劉嬸忍不住的浪叫起來:

「哎……呀……死胡仔……你……輕點嘛……哎……喲……喔……哎呀……

你……好大的雞巴……要插死我了……」

劉嬸還未得到高潮之前,胡仔就射了進去,接下來的兩個小弟分別的射入幹

媽的身體裏,他們穿好衣服迅速的逃跑了,他們那天聽說沒回工地,隔天才繼續

來上班,這一刻劉嬸也沒起來,似乎睡著了,幹爹從口袋裏拿出了一盒保險套,

拿了一個給我,我明白了他的意思,我也早就等不急了,沒想到可以幹到幹媽,

我們猜拳看誰先幹,

結果我輸了,隻好先讓長輩上摟!我們兩人站到劉嬸的面前,隻看見劉嬸陰

戶附近全都是精液,看了很惡心,幸虧幹爹想的周到,帶了套子,劉嬸閉著眼睛,

不想要想剛剛的那些畫面,被幹爹看到多難爲啊!她沒發現我們已經站在她前面

了,她的身材已經畢露無疑了,幹爹快速的脫光褲子和內褲,露出大雞巴套上保

險套。

用帶著套子的雞巴把陰穴附近的精液給撥開,幹爹很興奮的手一直發抖,我

也爲幹爹感到興奮,幹爹雙手把劉嬸的大腿扳開,幹爹使用快速抽插法,當幹爹

一插入時,劉嬸嚇了一跳:「啊……誰?」她睜開一看發現是幹爹,一時之間心

都冷掉了,再還沒回應過來時。

幹爹快速的狂插,幹爹:「沒想到會是我吧!你不是一直很喜歡我,讓我爽

一爽吧!」

劉嬸:「啊……啊……動啊!不!不要……不要碰這裏,我會受不了……受

不了……我求求你!快停呀!快停呀!呀……呀……呀!怎麽會是你……剛剛你

都看到了?……」

幹爹:「沒錯!我都看到了,你這個賤貨。」

幹爹越插越猛,絲毫不給劉嬸講話的機會,劉嬸:「哎……哎……不是你想

的那樣………聽說解釋……親哥哥……哼……嗯……小穴美死了……唔……你的

雞巴好粗……唔……小穴被幹得……真美……好……好舒服喔……哥哥……哼…

…唔……我不行了……唔……快……再用力頂……哎……要丟了……啊……丟啦

……」

幹爹:「我也要來了!」兩人同時高潮了,兩股精熱的液體從中而出。

不愧是有夫妻因緣的兩人,幹爹雞巴還放在小穴裏不肯出來,我搖一搖幹爹

的肩膀,手指一指我,他才若有省悟的拔出雞巴,我悄悄的在幹爹耳邊說:「以

後想操的機會還很多」幹爹給我一各微笑表示認同,終於換到我了,我快速脫下

內外褲,把大雞巴套上保險套,我的雞巴已經又紅又腫。

幹媽還在閉著眼睛享受剛剛的快感時,我已經悄悄的來到她面前了,我發現

她胸部還有陰部全都是精液,我感到一股作惡,我決定操她最幹淨的地方,也是

最肮髒的地方,那就是屁眼,我用套著保險到的雞巴,再陰戶附近取一些不知道

是精液還是淫水的液體,弄一些到屁眼這邊來,讓屁眼有些潮濕。

就在這時候幹媽睜開眼睛一看,更是大吃一驚,她用她最後的力量尖叫一聲:

「啊……救命啊!你絕對不可以」我淫笑的說:「幹爹都可以了,給一下你的寶

貝兒子又有什麽損失呢?」我把幹媽的身軀反轉過來,以便好插入菊花。

幹媽拚命的掙紮,幹媽:「雖然你不是我親生的,但是我們親同母子,你不

可以這麽做,這麽做會遭天繾的,求你放過我吧!」幹爹幫我把幹媽翻轉過來,

壓住她不讓她動,幹爹也想看這場亂倫戰,我:「幹媽!你放心吧!我不會插你

的嫩穴的。」

我把雞巴對準菊花,這比陰穴還好找,我抓住幹媽的大臀部,我吸了一口氣,

奮力的一口氣挺進去,全部都沒留的雞巴完完全全進入幹媽的體內,幹媽受不了

的叫了一聲:「啊!好痛啊!別插!」幹媽的屁眼好緊好緊,我:「幹媽!我來

幫你開發開發,今天我就要征服這大屁股。」

我不管幹媽痛不痛適不適應,我抓緊她的雪白屁股,大喊一聲:「來摟!」

迅速的狂抽狂插,狂頂,臀肉撞擊的聲音「啪!啪!啪!」響極天邊,幹媽

漸漸的不感到疼痛了,幹媽:「哦……哦……哦……哦……嗚嗚……噢……噢…

…哦哦……」幹媽始終不敢叫太大聲,但是我卻知道她心裏其實很爽的,我插了

一百多下,差不多快射了。

我趕緊抽出脫下保險套,大力抓住幹媽的大屁股,最後一擊,大力幹入幹媽

的屁眼,把全部的精液射入幹媽的體內,過一會而,我抽出雞巴,發現剛剛我使

用的保險套,全都是幹媽的糞便,真是令我興奮,但是時間不允許我再幹一次,

我和幹爹迅速的收拾好衣服,趕緊落跑。

聽說那天有其他工人看到幹媽,又把幹媽輪奸了一次,一次又一次的幹,隔

天後,我想在遇到幹媽,都很難遇到,因爲她現在是工地裏的慰安婦,衆人的公

妻,很多工人不斷的找她做愛,她也沒拒絕,亦不能拒絕,上班時更被工人們強

迫穿上性感的衣服,昨天是穿小背心,今天則是一件緊身的米黃色小T恤,漲蔔

蔔的大奶表露無遺,就像隨時要撐破衣服一般,和一條幾乎連她的肥臀也包不住

的超短褲。

天氣酷熱,幹媽工作時香汗淋漓,衣衫完全濕透,碩大雙乳清楚可見,像是

沒穿衣服一樣,大家都無心工作,隻顧色咪咪的視奸著她,幹媽羞赧難堪,又不

能走開,隻好低著頭裝作沒不見。

但胡仔、林仔和兩個小弟及幹爹,卻常去吃她豆腐、戲弄她,有時他們會走

過去和幹媽接吻親嘴,有時則會托著她的大肥奶胡亂搓揉,他們會輪流去欺負她,

又或是五個人一起來,弄的幹媽滿臉羞紅,卻又不敢反抗,隻能半推半就,任人

魚肉,中午吃飯時,大家都圍住了她,和她邊吃邊玩,一頓飯吃了兩個多小時,

因爲其間幹媽要跟每個人喂奶、濕吻,還要替他們口交,把五人的滾熱濃精全都

喝下,有的甚至射在飯菜裏,硬要她吃下。

到了下午,他們還輪流跟她做愛,我幾乎近不了身,等了很久,我一直跟蹤

著幹媽,幹媽進了工地的女廁,我想機會來了,發現幹媽沒鎖門,,穴口面對著

我,灑了一股黃尿出來,陰唇不斷的一張一合好像希望有人插入,讓我雞巴高漲

起來,我一沖進去,幹媽還來不及反應的時候,我已經把雞巴對準穴口大力的插

入,幹媽嚇了一大跳,但是當我插入她的淫穴時,她興奮不已,愛上我的雞巴。

幹媽:「你……你不可以……噢,我的天……乖兒子……插得好……啊……

啊……好兒子……你的大雞巴真大……幹得媽媽好爽……哦……大雞巴兒子……

幹得媽媽美死了……喔……大力幹媽媽……用力幹……啊……爽死媽了……媽咪

最喜歡被自己的兒子插幹了……哦……哦……好兒子……喔……兒子的雞巴插在

屄裏的感覺真好啊……喔……」

幹媽開始接受我的浪叫起來,我抓住她的纖腰,奮不顧身的抽插起來,我:

「騷媽媽,插死你……幹死你……幹死你這個臭屄……賤屄……我肏死你……你

這個淫婦……臭婊子……我幹……我幹……幹幹幹幹幹……幹死你……」

幹媽:「啊……喔……對……媽媽是淫婦……媽媽喜歡讓親兒子幹……喔…

…親兒子的大雞巴……把媽媽幹得好爽快……噢……甜心……寶貝……乖兒子…

…用力幹……幹死媽媽這個臭婊子……把媽媽奸死……我要你狠狠地幹媽咪的淫

屄……噢……受不了了……快……再用力……兒子呀……用力地幹吧……媽媽快

要舒服死了……天啊……它是如此的美妙!噢……親愛的……乖兒子……幹死你

淫蕩的媽媽吧……喔……啊……哎唔……」幹媽洩出一堆淫水,可是我卻還沒射。

我更是奮力的插頂,幹媽的淫叫聲助興我的雞巴,幹媽:「哎呀……乖兒子

……你幹死媽媽了……媽媽的浪屄快要被你幹破了……哦……媽爽死了……好兒

子……好棒……好舒服……乖兒子……哦……你好會幹喔……幹得淫賤的媽媽…

…爽死了……快……大雞巴兒子……再用力幹……幹爛媽媽的騷屄……媽媽是個

賤貨……喜歡被親兒子插幹……快……喔……上天了……啊……」

我:「啊……媽媽……喔……淫婦……臭屄……喔……不行了……要射出來

……噢……」我一股熱精射入幹媽的子宮。

在差不多下班的時候,我發現不見了她,心想大概又不知被誰抓了去打炮吧,

便打算走去簡陋的小休息室喝口水,一走進去,竟發現幹媽一絲不掛的坐在一張

小圓木桌上,她臉前站著一個又肥又矮的中年男人,他隻穿一件發黃背心,短褲

脫在腳下,兩人身軀緊貼,他一手摟著幹媽的纖腰,一手抓住玉腿,肉騰騰的屁

股在劇烈擺動,雞巴像錐子一樣猛捅進幹媽的騷穴,她嬌軀微微的在抖動,雙手

勾住他的胖頸、搭著他的肩膀,目光一片茫然的瞧著他,好像不知發生了什麽事,

二人全神貫注的在性交,並沒留意到我。

我吃吃笑的:「幹媽,你又捱插啦!這位正和你做愛的大哥是誰呀?」

這時幹媽才看見我,忙難爲情的轉過頭去,矮子則對著我咧嘴一笑。

我又再問她,幹媽才眼神迷茫:「媽……媽不知道啦……哦……哦……他一

進來……便把媽媽脫光了……抱在桌子上……抽插……唔……唔……媽媽……根

本不認識他……都不知道……他是誰啊……啊……啊……啊……啊……啊……這

位大哥……請問你是工地的人嗎……」

幹媽似乎也不是第一次這樣了,任何陌生男人想和她性交,她都無法拒絕,

甚至被人在子宮裏灌滿了精,還不知道那個是誰,當然那些男人也不認識她,卻

能任意的、多次的操她的穴,幹媽也明白自己已經變成了一個性奴。

矮子嘿嘿笑:「你真淫啊……不知道……我是誰……不問……也不反抗……

還願意給我……插穴……」

幹媽羞得無地自容輕聲:「呀……這陣子有很多陌生男人……都走來……要

和我做愛……他們說……唔……唔……要我做他們的……便宜老婆……有的好像

是……工地的人……有的我根本不認識……那些男人……射了精就走……我都搞

不清楚啦……噢……」

矮子嘖嘖聲:「你這淫娃……原來你常常……讓不認識的男人插穴……真是

好客……你記得自己有多少個……便宜丈夫嗎……」

幹媽像做錯事般的慚愧:「唔……不知道啊……這?多人……我哪裏記得啊

……喔……喔……有的幹過我……好幾次的……我就認得……啊……呀……呀…

…這位大哥……你是誰……請你告訴我嘛……」

矮子擺動得更劇烈,他汗如雨下的喘噓噓:「老子……是隔壁工地送飯的啦

……聽說……這裏有個……不要臉……任人操的……大奶娘……便過來……看看

……想不到是真的……」

我笑著又問:「那送飯的大哥,你覺得我幹媽怎樣?好玩嗎?滿不滿意呀?」

矮子雨點般親著她的臉蛋:「滿意……當然滿意……滿意極了……你媽媽…

…長的很漂亮……奶子……又這?肥大……聽說……她給很多人……輪奸過了…

…可是浪穴……還又緊又窄的呢……裏面暖烘烘的……肉壁又很嫩……而且……

還騷得很……你看……她濕成這個樣子……你媽媽的……淫水流得一地……都是

啦……我還發覺……隻要操得她爽了……浪穴便會啜著……老子的雞巴不放……

真是……插的舒服極了……怪不得這?多男人……愛插你媽媽的穴……真的好玩

極了……」

我走近一看,果然矮子每次抽送,都把幹媽騷穴裏的愛液大量的擠出來,使

得兩人的性器都是濕淋淋的,還從桌子上流水般的滴下,弄得地上亮晶晶的一大

片。

幹媽看著身前這個全不認識,醜陋肥胖,並且渾身濃冽體臭,中人欲嘔的男

人,正和自己有如夫妻般親蜜的在做愛,雖然這情況已不是第一次了,但幹媽仍

覺羞愧難當,低下頭去,卻看見矮子粗長雞巴大動作的在自已嫩穴裏進出,兩片

肥美陰唇像是貪吃的小嘴在吞吐著,而且正如矮子所說的每一下挺進抽出,都弄

得水花四濺的,使得自己和矮子雙腿濕漉漉的,令她更強烈的感受到那要命的大

陽具,在自己的體內粗暴的磨擦,幹媽看的連耳根也赤紅發燙,心頭狂跳。

矮子越發有勁,屁股擺動得極其急促,幹媽實在吃不消了,她水汪汪的美目

瞧著矮子,聲音顫抖,清麗俏臉楚楚可憐的:「噢……對不起……送飯的大哥…

…能不能請你輕一點……輕一點點就行了……求求你……噢……噢……是……是

輕一點……不是重一點啊……鳴……嗚……嗚……你這麽猛……我真的受不了…

…穴會給你插壞的……唔……唔……唔……唔……唔……送飯的大哥……幹了我

這?久……你也累了吧……休……休息一下好不好……啊……啊……啊……啊…

…啊……噢……送飯的大哥……你……你……你……饒了我吧……請……請你放

過我吧……噢……停下來……求求你……停下來啊……穴……穴要破了……嗚…

…嗚……嗚……嗚……嗚……嗚……嗚……嗚……嗚……嗚……嗚……救命啊…

…救命啊……我……要……死……了……」

幹媽說盡了求饒話,可是矮子根本毫不理會,他看著幹媽惹人憐憫的模樣,

使他欲火燒的更旺,抽插得如狼似虎的狂暴。

幹媽完全絕望了:「喔……喔……喔……喔……喔……送飯的大哥……你…

…你……真的不顧……我死活了嗎……你……你……好狠心啊……嗚……嗚……

嗚……好……你捅……你捅……你捅死我吧……我……我……也不要活了……我

……我……我跟你……拚命……唔……唔……唔……唔……唔……」

幹媽豁出去了,她雙手抱緊了矮子,想把他那肥胖的軀體盡量向自己身上貼

近,雙腿繞勾住矮子的胖腰,肥臀發浪亂搖,矮子抵受不住她的反擊,急忙一下

一下重重的死命地頂撞,木桌格格作響,像要塌下,結果幹媽還是承受不了矮子

沉猛的抽插,玉手抵住他的胖腰,想把矮子推開一點,但他卻牢牢的抓住了幹媽

的圓臀,使她無從退避,矮子嘶聲大叫,幾近連卵蛋也挺插進去,他下半身急促

的震動,終於在幹媽的騷穴裏噴精了。

幹媽感覺子宮給滾燙濃漿熱得溶化了,小嘴高呼亂叫,嬌軀繃得緊緊的弓了

起來,玉手抓緊他雙肩,接著全身劇烈的抽搐,矮子深吸口氣,想退出來,卻發

現雞巴給幹媽夾住了,他看見虛脫一樣軟靠在他身上的幹媽半反白眼,迷迷糊糊

的顫抖喘息,顯然仍沉醉在高潮當中。

矮子輕拍幹媽的肥臀:「你好像是叫劉嬸的吧?已經完事了,別再夾著我啦」

這時幹媽才像如夢初醒的慢慢放軟身子,讓矮子拔出來,她俏臉羞紅:「對

不起!送飯的大哥,我……我不是故意夾住你不放,隻是……隻是我從沒給男人

幹成這樣,所以一時控製不了自己,對不起啊,沒……沒夾痛你吧。」

矮子見她十分天真可愛,便在幹媽臉蛋上深深的親了兩下:「不要緊,好劉

嬸!你沒夾痛我呀!是我不好,插得你這麽狠!對不住啊!不過也是你太騷、太

浪了,我才忍不住的!可是你放心,我下次一定會溫柔點的」說著矮子又在幹媽

臉上親吻,幹媽聽見他的說話,知道矮子意思是以後還會再來找她做愛,便漲紅

了臉,低下頭去。

忽然矮子哎呀一聲大叫:「你看我還真笨!隻顧著插你的穴,竟忘了玩你這

對大奶,怪不得總好像覺得有什麽不對勁!」

說完他便急忙捧著幹媽兩隻碩大美乳,低下頭,大嘴一張,像個餓極了的嬰

兒,牢牢的含住幹媽的乳頭,用力吸吮,我看見矮子兩邊臉肉深深的凹陷了,還

出一陣響亮的嘖嘖聲,可見他是用盡了吃奶的力來吃幹媽的奶。

幹媽給他吮的嬌呼一聲,倒抽口氣,微嗔著:「噢……送飯的大哥,別……

別吸的這?猛呀!受不了啊!你……你慢慢吃嘛!又沒人……跟你搶!你這人真

是的……剛才說過以後……對人家溫柔點,這?快就忘了啦……啊……啊……嘻

……嘻……好壞!別這樣舔啦!嘻……癢死啦!嘻……別舔人家乳溝嘛……癢的

不得了啊……嘻……嘻……嘻……送飯的大哥……你好討厭……老是不聽人家說

話……」

矮子不住的又親又吻,弄得她兩顆雪白肥乳濕淋淋的在滴著唾液,他玩了個

飽才擡頭站直,笑著在幹媽耳邊:「好劉嬸,你兩隻奶好棒啊!又大又軟,還香

噴噴的呢!我從沒聞過這?香的大奶子,請問你什麽時候奶奶就變的這麽肥的,

嘿……是給男人揉大的吧。」

幹媽給他含羞答答的:「才……才不是呢!十多歲的時候吧,就變的這麽大

的!討厭!就是因爲我乳房大了點,才老是給你們這些壞男人欺負。」

矮子聽了又搓揉著幹媽的大乳房,他突然又哎喲的叫:「有件事我又忘了!」

幹媽知道又不是好事:「討厭……穴又插過……乳房又玩過了,還有什麽忘

了呀?」

矮子笑笑:「我忘了親你的嘴啊!現在親好不好?」

幹媽臉蛋羞得紅如滴血,看他一嘴黃牙,噴出來的口氣臭不可當,便臉有難

色的,轉過頭去,可是矮子的大嘴貼上來了,他深深吮吻著幹媽兩片香唇,又將

她的丁香小舌吸到自己嘴裏,輕咬細舐,又吸又吮幹媽的舌尖,兩人還在交換著

唾液,矮子抱得她緊緊的,幹媽屈曲雙手搭在他的肩膀,喉頭唔唔低叫。

矮子吻得幹媽幾近窒息,過了良久,他才肯放口,分開時還連著一絲絲的唾

液,幹媽大口喘氣,她滿嘴亮晶晶的,又濕又黏,非常難受,便紅著臉用手背抹

掉,卻聞到矮子唾液的異臭,便覺一陣惡心。

矮子長籲口氣,才穿上褲子,又走回幹媽身前,握住她雙玉手,親親香唇:

「我走啦!好劉嬸,有空再來看你。」

幹媽難爲情的:「再見了!送飯的大哥,路上小心啊!」

矮子笑了笑,再低下頭在幹媽兩隻豪乳上親吻:「再見啦!可愛的大奶!下

次再好好的和你們玩」說著含住兩顆乳頭,用力的吮了幾下,才轉身離去,幹媽

又羞又好笑的跟他揮手道別。

矮子走後,幹媽便想下來,但雙腿酸麻發軟,失足踤倒,垂著一雙巨乳,趴

在地上,她看著我紅暈滿臉的撒嬌:「兒呀!還不過來扶起媽媽,媽媽給他弄得

雙腿發麻了,站不起來啦!」

我笑了笑走過去,一手托著美白大奶,一手摟住纖腰,扶她起來,幹媽軟軟

的靠在我身上,當然少不了在她身上亂摸、在她臉上亂親,幹媽嬌嗔:「討厭!

你這個壞兒子,別玩啦!媽媽累死了,乖乖的,扶我過去啦!」

我摟著幹媽纖腰,握住她的豪乳,半抱半拖的帶她坐在一張長椅上,我坐在

她身後,讓幹媽背靠著我,我還伸出兩手搓揉她充滿彈性的大乳房,幹媽也沒我

辦法,白了我一眼,便無奈的任我玩弄。

幹媽張開雙腿在喘息,我看著她肥厚的陰唇、濃密陰毛,被奶白色漿液黏糊

一片,狼藉不堪的下體,忍不住伸手按下她的小腹,立時一股白槳從幹媽的嫩穴

流出來,我覺得有趣極了!便更用力的壓下去,結果流出更多更濃的精漿。

幹媽羞愧無比,拍打著我,想拉開我的手。

我笑:「幹媽呀!我是替你把精液擠出來呢!不然你可是懷孕,大肚子的。」

幹媽猶疑一下,便不再阻止,讓我把她子宮裏的濃精擠出,可是那矮子的份

量可真驚人,我按了半天,還流個不停,弄得幹媽雙腿和屁股全黏糊糊的沾滿他

的精水!我狎玩了幹媽好一會,才讓她穿回衣服離開,一起回她的家,明天是假

期,不用上班,今晚幹媽當然就隻屬於我一個人的了,我可要好好玩她個痛快,

把她幹個半死。

***
img-1356.jpg
img-2096.jpg
img-286.jpg
img-1836.jpg
img-1568.jpg
img-1056.jpg
img-1152.jpg
img-905.jpg
img-922.jpg
img-963.jpg
img-846.jpg
img-1811.jpg
img-448.jpg
img-828.jpg
img-965.jpg
img-1478.jpg
img-976.jpg
img-1408.jpg
img-275.jpg
img-189.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