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只適合十八歲以上成人閱讀,故事純屬虛構,不可提倡,切忌模仿。

我叫白玉,今年十七歲,我長的高大健壯,英俊瀟灑。爸爸叫白大雄,50歲

,媽媽叫田天鳳,38歲。我家住郊區的花園別墅,家境富裕,很小的時侯爸爸就

給我說了三個媳婦,讓我長大後選一個。

我們這個家每一份子的生活都有點不正常。爸爸每天忙著事業上的交際酬又不

時到各地分公司去考察業務,錢是賺得很多,可是一年頭真難得見他一面;媽媽又

因為爸爸常年不在家裡,精神和心理都覺得很空虛,只有藉打牌和出國旅行來麻醉

她自己,讓她有事做,因此也是幾乎常常不見人影,每天若不去朋友家裡串門子打

牌,就是不在國內,出國遊玩去了。

所以我在家裡是完全自由地一個人生活著,肚子餓了有女傭人煮飯給我吃要用

錢在爸媽的臥室裡隨時都有十幾萬的現金供我隨意使用,因為將來不愁找不到工作

,只要接下爸爸眾多公司的其中一家,就夠我安渡一生了,所以我在課業上也不是

認真追求學問的學生,只是生活中覺得沒有什麼目標,充滿無聊和空虛。

這天,學校下課後,我不想回那沒有溫暖的家裡,一個人在街上毫無目的地閒

逛著。忽然背後被人拍了一下,回頭一看卻是我有一次在舞廳裡認識的別校學生,

他平日在學校的成績並不好,但是鬼名堂懂得特別多,吃喝嫖賭樣樣精通。

他一看到我,宛如見了救星一般,直拉著我要借五千元,我問他要這麼多錢幹

什麼,他神秘地挨近我身邊低聲道:『我知道有一個地下俱樂部,是一位外國人設

立的只限會員加,我一個朋友最近加入了,說裡頭大約有男女會員兩、三百人,如

果加入這個俱樂部,裡面的女會員燕瘦環肥各擅勝場,只要雙方合意,馬上可以帶

到裡面準備的小套房裡結一段露水姻緣,事後各分東西,不必負任何責任。

聽說有許多在校的女學生、上班的女郎,還有些得不到愛情的曠婦怨女來參加

這個聚會,只是男人加入要手續費五元,之後每次參加又要繳一千元的場地費,女

人參加則只要交第一次加入的手續費用,以後都不用再繳任何錢了,你有沒有興趣

去參加?我的朋友可以幫你做介紹人,不然如果沒有認識的人引導,陌生人是謝絕

參觀,不得其門而入的唷!』

聽他這一說,我早就血脈噴張,恨不得馬上衝過去,忙不疊地答應他借錢的要

求,並且爽快地說如果能連我都能參加的話,這五千元就不用還我了。他聽得大喜

過望,馬上招手叫了一部計程車,兩人直坐到郊外山麓的一座幽雅的別墅外,付了

車資進門去了。

他的朋友早就在那裡等著他來,經過一番交涉,我也正式參加了這個俱樂部。

我從口袋裡拿了一萬元替他和我自己繳了報名的手續費後,他的朋友從休息室

的櫃子裡取出了兩幅面罩,各給了我們一人一付,並且說明這是為了有些參加的會

員不想讓別人知道自己的身份,俱樂部所做的保護措施,當然如果男女雙方在歡好

後認為可以繼續交往,盡可摘下面罩互換地址電話,以後還可以重續舊情。

這是個天體俱樂部,所以規定與會人員一律裸體參加,裡面的服務人員也不例

外,所以我和我的朋友脫光了全身衣物後,就說好不必相候地各奔前程自尋歡樂去

了。

我剛一踏入大廳,耳中便傳來悅耳動聽的音樂,四面裝潢考究,空氣清爽宜人

,配上柔和而略暗的燈光,十分幽雅高尚。我在櫃抬邊自己動手倒了一杯洋酒,來

到舞池旁,從面罩的眼洞裡望去,只見與會的男士們各個寸褸不掛地站著談,有的

肥胖如豬,挺著大肚子也不嫌累;有的卻又瘦得像只子,身上的肋骨一根根的都能

看得很清楚;而女仕們則乳蕩、臀浪猛搖地在四處晃來晃去,大概在誘引著男人們

的眼光,好讓他上前去搭訕,合意的話兩人才能成其好事,相偕去尋求巫山雲雨的

好夢。

這番女體紛列的美景,看得我胯下的大雞巴硬漲漲地繃直了起來,幾乎頂到我

的小腹了。這時有一位嬌小的女郎向我身邊偎了近來,她帶著小白兔的面罩,兩顆

水汪汪的媚眼從眼洞裡秋波閃閃、默默含情地望著我,面罩蓋不住的艷紅性感嘴唇

,微微地向上翹著,一對肥嫩的豪乳,尖聳挺拔地傲立在她的胸前,窄細的纖腰盈

盈恰可一握,渾圓肥大的屁股,一步一顫地惹人心跳,肌膚雪白滑嫩,全身充滿了

妖艷的媚態。

她走近我身邊後,靠入我的懷裡,我忙把手環上她的細腰,她『嗯!嗯!』地

輕哼兩聲,已獻上她的兩片香唇朝我嘴裡吻來,我們的兩條舌尖不住地在彼此口中

吸吮著。

這煙視媚行、秋波含春的美女,髮香和肉香不停地刺激著我昂奮的性慾,香甜

的小舌尖一直在我嘴裡翻來攪去,堅挺的雙乳也不住地在我胸前貼磨著,讓我愛不

釋手地揉搓著她的乳峰,一隻手則在她的趐背猛力地捏撫著白嫩的大肥臀。

我感到一股又濕又黏的熱氣在我胯下攏罩著大雞巴,抽空往下身一看,嘩!好

美的小穴,陰毛濃密地分佈在高聳的陰阜上,我用手去摸摸那嬌嫩柔滑的小肉穴,

濕漉漉地摸了一手她的淫水,接著把手指伸進穴裡輕捏慢揉著,只聽那美女在我耳

邊叫道:『嗯……親哥哥……你……揉……揉得……妹妹……癢死……了……喔…

…喔……妹妹……的……小穴……被你揉……得……好癢……喔……哼……嗯……

嗯……』

這美女被我的手指一撥弄,使她慾火高漲,偎在我懷裡的嬌軀輕顫著,我再加

緊扣弄的速度,更使她舒爽地直扭著肥臀在我的手裡轉著,柔嫩的小穴裡也流出一

陣陣的淫水,浸濕了我挖她小穴的手指。這嬌滴滴又騷浪又淫媚的美女被我調弄得

忍不住在我的耳邊道:

『哥呀……妹妹……的……小穴……癢死了……快……快嘛……妹妹要……要

……你的……大……大雞巴……快插進……妹妹……的……小穴嘛……喔……喔…

…快嘛……妹妹……要……大雞巴……嘛……嗯……』

我見她浪得不顧矜持地求著我快插她,也沒有時間再帶她進房裡作愛了,因為

她的身裁比我矮,於是舉起她的一條大腿,大雞巴對著那柔嫩的小穴『滋!』的一

聲,把大雞巴連根插進了她淫水漣漣的小穴裡。

這一狠插,使得那嬌媚的美女胴體起了一陣的抖顫,接著努力地扭擺纖腰,款

款迎送,好讓我的大雞巴替她的小浪穴止癢。我只覺得大雞巴插在她的小穴裡又緊

又窄,陰壁的嫩肉夾得我非常舒服,於是一邊抱著她的嬌軀走到牆角,一邊聳動著

大雞巴一進一出地插幹起來。

那美女不顧一旁還有他人在看著我們的活春宮,爽得浪聲大叫道:『哎喲…親

哥……你真會……插穴……妹妹……的……小浪穴……被親……哥哥……插得……

美……美死了……啊……喔……用力……再……再深一點……啊……好…好爽……

喔……喔……』

其實我暗中偷笑著,今天還是我第一次插女人的小穴,她竟然說我很會插穴,

樂得我淫興大動,用足了力氣,大雞巴狂抽猛插,次次見底、下下深入花心,見我

懷裡的美人兒香汗淋漓、骨趐筋軟、嬌喘連連地不停叫道:

『哎唷……哥哥呀……小穴穴……妹妹爽……死了……妹妹……遇到………哥

哥……的……大雞巴……插得……我樂……樂死了……啊……又……又要……出來

………了……喔……喔……妹妹又……要……洩給……大雞巴……哥哥…喔……喔

……』

我只覺她的小穴裡猛吸,一股又濃又熱的陰精噴了我的大雞巴整根都是,順著

她站立的玉腿流到了地上,雪白柔嫩的嬌軀軟綿綿地靠在我的身上,好像氣力都用

盡了似的。我摟著這騷浪的小美人讓她休息著,一會兒她幽幽地醒了過來,

一看到我還抱著她的嬌軀,感激不盡地獻上了佩服的香吻。

我們又吻了好久,她這才發現我的大雞巴還硬梆梆地插在她的小穴裡,又驚又

佩地嬌聲道:『啊!哥哥你…還沒洩精吶!都是妹妹不好,不能讓哥哥爽快洩精,

嗯!妹妹現在又很累了,不如……嗯!對了,哥哥!你想不想插中年婦女的小穴?

今天妹妹是和我媽媽一起來參加的,我爸爸已經死了五年了,媽媽今年41歲,可

看上去就像我的姐姐,她很寂寞,妹妹25歲了,我的丈夫床上的表現又很差,所

以妹妹帶媽媽來這裡散散心,順便來找人插妹妹的小穴,誰知道剛開始就遇到哥哥

這隻大雞巴,插得妹妹舒服了。哥哥!我把你介紹給妹妹的媽媽好不好?媽媽很美

麗的,比妹妹還豐滿呢!妹妹跟我媽媽一起陪你好嗎?嗯!哥哥的大雞巴一定能讓

妹妹跟我媽媽都很舒服的,哥哥!我們去找我媽媽好嗎?』

聽這騷浪的美女這麼一說,我的大雞巴不由得在她小穴裡震得一陣抖動,母女

同淫一男,真虧這小浪穴說得出來,不過由她的話裡,又覺得她是個孝順的女兒,

連心愛的大雞巴都願意和她媽媽共享,這麼美的好差事,我哪有不同意的道理?於

是我便和這騷媚的小浪穴互擁著,一起到各處去尋找她媽媽。

我們找了好久,才在休息室裡找到一位用兩手掩著重要部位,羞答答地低頭縮

在沙發最角落的豐滿型美女,我懷裡小騷穴對我孥孥嘴,暗示這個美女就是她的媽

媽了!

我走向前去,先和她打個招呼,親切地說道:『夫人!你好嗎?』

她有些羞澀地回答我道:『謝謝你……你……也好嗎……』

只是她的兩頰馬上飛起兩片紅雲,不好意思地垂下了頭,不敢正視著我。

我稍微傾向前去,想要拉她的玉手,不料她卻嚇得魂飛魄散地驚叫道:『不…

不要……你……不要…過來…』

我愕然地望著她,心裡想怎會遇到一個如此害羞內向的女人,小騷穴妹妹還說

這是她媽媽,怎麼個性和她騷浪的女兒完全不同呢?

眼前的美女,臉龐雖然被所戴的面罩蓋住了,無法看清楚全貌,但由面罩下露

出的一部份秀臉,已可確定她一定長得嬌艷美貌,遮著胸前的玉手無法完全掩住的

趐胸,雪白圓嫩,下體渾圓豐肥的臀部,讓人感到肉慾的誘惑。

這時站在一旁的小騷穴才走過來說道:『媽媽!這位是…嗯!是我剛剛認識的

先生,我……我們剛才………作愛過了,他的大雞巴插得我舒服極了,媽媽!自從

爸爸去世後,你都沒有另外再找男人,現在我幫你找到了這個雞巴粗壯的男人,你

就讓他替你解除五年的寂寞嘛!他太強了,我無法一個人滿足他,媽媽!我們一起

和他作愛,滿足他也滿足我們性慾的不滿吧!』

那害羞的美女聽了她的女兒這麼說,嬌靨的紅雲更是紅透了耳根,低垂粉頸,

美麗的大眼睛瞟了我一眼,順勢也瞟了一下我胯下的大雞巴,像是在估量它的長度

和直徑。我趁機摟著她的蛇腰,手感既軟又滑,她的嬌軀像觸電了似的顫抖了起來

,我再用另一手摟著小騷穴美女,三人就朝俱樂部準備的小房間走去了。

一路上遇到的男人都用羨慕的眼光看著我摟著兩個美女,如果他們知道了這兩

個美女的身份還是親生母女,不曉得還會有什麼反應?大概會嫉妒我的艷福吧!

我們選了一間靠花園的小房間,一進門,我就迫不急待地緊抱著那害羞的美女

,將我火熱的嘴唇,印向她鮮紅的艷唇上,她剛一驚地想要掙紮,我已經把我的舌

尖吐進她的小嘴裡,吸吻了起來,這招還是剛剛在大廳裡和她的女兒作愛時學會的

吶!

眼前的美女,本是久旱得不到滋潤的花朵,從她丈夫死去以後,就再沒受過異

性的愛撫了,此刻的她被我吻得心頭直跳,嬌軀微扭,感到甜蜜蜜地忍不住將她的

小香舌勾著我的舌尖吸吮著,整個豐滿細柔的身軀已經偎入了我的懷裡。美人在抱

,使我也禁不住這種誘惑,伸手去揉摸著她肥大渾圓的乳房,只覺入手軟綿綿的極

富彈性,頂端紅嫩嫩的新剝雞頭肉,充滿了誘人的神秘,我吻著揉著,弄得這原本

害羞的美女嬌臉含春,媚眼像要入睡了似地半瞇著,鼻子裡不停地哼著使人心醉的

嬌吟聲。

我繼續在她乳房上大作文章,五隻手指捏揉按搓地不停玩弄著她胸前富有彈性

的大奶子,她雖已近中年,但身裁併不比她還年輕的女兒差,反而更增添了一份成

熟的風韻,豐滿肉感的胴體,細滑的肌膚,嫩得幾乎可以捏得出水,尤其她豐肥的

趐胸,比她已算是波霸的女兒還要大上一號,真不愧是那位淫浪嬌美的小騷穴的媽

媽,我就知道能生出那麼美麗的女兒,其母親也不會太差的。

這時那小騷穴看我一直摸著她媽媽,還不急著幹她,靠近我們身邊道:『哥哥

!我媽媽的乳房好肥吧!妹妹的奶子還沒有媽媽的大!哥哥,你快給媽媽一次安慰

吧!媽媽好可憐喔!我丈夫不行,才幾個月妹妹就受不了,爸爸死了五年,媽媽一

定更癢的。哦!對了,哥哥,這裡沒有外人,我們脫掉面罩好不好!妹妹想知道哥

哥的姓名和地址,將來好跟你連絡,以後就不再來這裡了,只要哥哥做妹妹和媽媽

的情夫就好了。妹妹跟媽媽來這裡以前很怕遇到不三不四的男人,那就糟了,這次

是因為妹妹的一個朋友在這裡當女侍,對妹妹談起這個俱樂部裡面的情形,妹妹的

小浪穴也實在是癢極了,想要來打野食,現在遇到哥哥你這麼偉大的雞巴,妹妹會

永遠愛你的,等你插過媽媽以後,妹妹相信媽媽也會愛你的大雞巴,哥哥!好不好

嘛?我們就脫掉面具互相認識嘛!嗯!』

這小騷穴柔媚地對我大灌迷湯,要我答應她的要求,我想了一下,插穴這事兒

男人是不會吃虧的,小騷穴已經結婚了,不怕她來糾纏我,她媽媽又是個寡婦,更

沒有問題。

於是我們三人脫掉面具,開誠佈公地互道姓名,原來小騷穴叫李麗珍,她媽媽

叫梅子,恰巧她們家就住在我家附近,隔了大約三、四條街的距離,將來不論是我

去找她們,或她們來我家找我都很方便。

三人這一談開了,彼此之間更是沒有了隔閡,我親熱地叫小騷穴麗珍姐,叫她

媽媽梅子姐,但是小騷穴,不!應該正名為麗珍姐卻有意見,她認為我應該叫她妹

妹,她願意降格當妹妹,而叫我哥哥,理由是她已經叫慣了我哥哥,不想改口,我

也就由得她去,叫她麗珍妹妹了。

我們三人笑鬧了一陣子,麗珍妹妹騷浪地急著想要上陣開打,但是孝順的她顧

慮到梅子姐的需求,願意把頭一陣讓給她媽媽,於是便把我推向梅子姐,但是生性

內向而很會害羞的梅子姐卻雙手緊抱著胸前肥嫩的雙乳,兩條粉腿緊緊地夾住陰毛

叢生的小穴,小嘴裡叫著:『不要……不要……嘛…』媚眼急得快要哭出來了,我

看梅子姐到這種地步了還是這麼害羞地不敢和我作愛,知道她是為了天生的內向和

女人的矜持,何況我聽麗珍妹妹講她還不曾跟丈夫以外的男人接觸過,所以才會這

麼害羞。

麗珍妹妹在一旁見她媽媽羞紅了臉的急相,想以身做則,好引發梅子姐的淫性

,於是趴到我身邊來,兩手握著我的大雞巴套弄著,我的大雞巴在她的搓揉下粗長

壯大了起來,梅子姐在一旁看了驚叫道:『哎喲……好粗長……的……大雞巴……

唷…』

麗珍妹妹對她說:『媽媽!大雞巴才好吶!幹起來才會讓小穴舒服!』麗珍妹

妹用手指搔揉著我的兩個睪丸,握著大雞巴往她的小嘴裡塞去,龜頭經過香舌的啜

舔更是漲得像一粒紅通通的雞蛋般填滿了她的小嘴,我挺起腰身,調整角度,把麗

珍妹妹的小嘴兒當成浪穴般進進出出地插幹著。

『唔……唔……唔……』麗珍妹妹哼著騷淫的呻吟聲,吃了一會兒大雞巴,她

才吐了出來,拉過了梅子姐,對她說:『媽媽!現在換你來替哥哥吃吃大雞巴了。

梅子姐半推半就地被她按著伏在我胯下,伸出香舌替我舔了舔龜頭,接著學麗

珍妹妹的動作般張開小嘴把我的大雞巴含在口裡,吸吮套弄了起來,她的小手握著

我的陰莖,雖然動作不自然,但她卻也本能地套弄得嬌喘不已。麗珍妹妹又靠到我

臉旁,獻出香舌和我纏綿熱吻起來,我把大雞巴挺在梅子姐的小嘴裡,讓她含得更

深入,一邊著伸手去掏著麗珍妹妹的小浪穴,摸了我滿手的淫水,弄得她發浪地趴

在床上,兩腳半跪,大肥臀抬得高高的,現出那淫水漣漣的小浪穴,嬌吟著道:『

哥哥……妹妹…要……你……快來……干……我的……小浪穴……媽媽……放了…

…哥哥……的……大雞巴……吧……看著……哥哥……如……何……干我……』

麗珍妹妹準備好了後,梅子姐也將我的大雞巴從她小嘴裡抽出,她也想觀摩我

和她女兒的性交場面,畢竟這對一生都很內向的她來說,是很新奇又刺激的吶!我

移到了麗珍妹妹的身後,兩手抓著她的大屁股,身體微微往上一挪,大雞巴正好對

準了她的小穴口,把龜頭在她小陰唇上磨了幾下,忽然將她的肥臀往後一拉,大雞

巴就『叱!』的一聲干進了她的小浪穴,深深插了幾下。

只聽得麗珍妹妹叫道:『啊……啊……哥哥你……的……大雞巴……干進……

了…妹妹……的……小穴心……了……喔……喔……嗯……嗯……妹妹……被……

大雞巴……幹得……好舒服……唷……啊……哥哥……妹妹……的……大雞巴……

親……丈夫……快……快干……妹妹……的……小穴……吧……用……用力……的

……干……把……把妹妹……干死吧……喔……喔……』

我開始用力地插幹著麗珍妹妹的小騷穴,而她的淫水也隨著我抽送的速度越流

越多,梅子姐驚奇地看著她女兒如此騷浪的情狀,趴在她的側面,兩手伸到她女兒

胸口,抓著兩顆大乳房捏捏揉揉,麗珍妹妹被我的大雞巴幹得意亂情迷,時而低頭

看她媽媽玩弄著她的大奶子;時而轉頭看著我插干她的小浪穴,我左抽右插,越干

越起勁,大雞巴像一隻熱棍子似地不停搗弄,陰莖已被她緊湊的小穴陰壁夾得堅硬

如鐵,『啪!啪!啪!』這是我的小腹撞擊麗珍妹妹大肥臀的聲音;『噗滋!噗滋

!噗滋!』這是我的大雞巴在她的小穴裡干進抽出的聲音。

一旁的梅子姐看著我們這場捨生忘死的大戰,也浪得她忍不住淫水直流,抽出

摸她女兒乳房的手,伸到她下身去扣揉著發浪的小穴,只見她雪白的大腿中間,露

出了一條鼓澎澎的肉縫,穴口一顆鮮艷紅潤的陰核,不停地隨著她挖扣的動作顫躍

著,兩片肥美的大陰唇也不停地閉合著,陰溝附近長滿了黑漆漆的陰毛,被她洩出

來的淫水弄得濕亮亮地,流滿了她大腿根部和底下的床單。

我見已成功地引起了梅子姐的淫慾,便抽出了插在麗珍妹妹小穴裡的大雞巴,

撲向梅子姐的嬌軀,將那曲線玲瓏、窈窕動人的胴體壓倒在床上,我望著這具中年

美婦豐滿的肉體,肌膚雪裡透紅,比梨子還大的乳房隨著她的呼吸顫抖著,豐肥的

陰阜上生滿了黑黑長長的陰毛,像小饅頭似地高凸飽漲,比她女兒麗珍妹妹還要動

人心弦。

我對她說道:『好姐姐!快擺好位子,讓大雞巴替你止止癢。』梅子姐雖然調

好身體的位置,但兩條粉腿卻併攏著,因為此時她的女兒在旁看著她將要挨插的模

樣,害羞地不敢把小穴顯露出來。

我道:『不,姐姐!要把你的雙腳叉開,這樣我才能插進去呀!』梅子姐羞答

答地小聲說道:『唔……嗯……好……好嘛……好…羞人吶……哎喲……討厭……

嗯…來………來吧……』說著,緩緩地張開了那兩條粉腿,我伏上她軟綿綿的嬌軀

,大雞巴已頂住她發熱的膣口,我在她的肥乳上摸了兩把,直弄得梅子姐浪吟連連

,淫水又流出了不少。

我的大龜頭在她穴口的大陰唇上揉著,梅子姐的全身上下有如千萬隻螞蟻搔爬

著一般,直浪扭著嬌軀,慾火燃燒著她的四肢百骸,又癢又酸又麻的滋味,使她不

由自主地嬌喘著呻吟道:『哎……哎喲……我……我……難受……死了……大雞巴

……弟弟……人……人家……很癢了……哎呀……呀……你……你還不……快……

干……干進……來……喲……喲……』

這內向的美女竟也叫起床來,還要我趕快插她的小穴,美人的命令我怎敢不遵

,何況是在這種時候,不快把大雞巴插進她小穴裡替她止癢,一定會被她恨一輩子

的。於是我就把大雞巴對準了她的小穴肉縫的中間,屁股一沈,大雞巴就竄進了小

穴裡三寸多長。

只聽得梅子姐一聲慘叫:『啊…』嬌軀猛地一陣抽搐,伸出玉手推著我的小腹

,顫聲叫道:『哎唷……哎……哎呀……痛死人……了……好…好痛呀……弟弟…

姐姐……五……五年多……沒有……幹過了……吃……不消…你的……大雞巴……

你……慢點兒……嘛……等……等姐姐……的……浪水多……些……再……再插…

…好嗎……』

我沒想到四十-歲的梅子姐,小穴還會這麼窄又這麼緊,就像是處女未開苞的

小穴,比她女兒麗珍妹妹的穴還要美妙,我停了下來,輕吻著梅子姐的嬌靨,道:

『姐姐!對不起,我不知道你的小穴竟然比麗珍妹妹還窄,我一下子就干了進去,

實在太粗魯了。』

梅子姐哀哀地道:『哎……哎呀……弟弟……你要……憐惜姐姐……從沒被…

這麼大……的……雞巴……幹過……姐姐的……小穴……已經……五年沒……用了

……它……它會……縮得像……少女……一樣緊窄……你要……慢慢地…插……姐

姐……的……小穴……呀……』

我的大雞巴被梅子姐緊窄的小肉洞夾得趐麻爽快,在她慢慢減弱的喊痛聲中,

悄悄地轉動著屁股,讓大雞巴在她穴裡磨揉著陰道的嫩肉,梅子姐漸漸被我的技巧

磨得浪吟道:『呀……呀……對……對……哎喲……喔……好……好爽……好舒服

…唷………呀……我……我的……親……哥哥……大……雞巴……親丈夫……呀…

…呀………姐姐……的……小穴……趐……趐麻死……死了啦……哎喲……喔……

梅子姐舒服得媚眼細瞇、櫻唇哆嗦、嬌軀顫抖著,我何曾幹過這麼雍容華貴、

嬌艷欲滴的大美女,又加上她躺在我身下呢喃的呻吟聲,剌激得我更邁力地旋轉著

我的屁股,梅子姐的小穴裡淫水就像洪水般流個不停,一陣流完又接著流了一陣,

把她肥臀下的床單都流濕了好大一片,不停地呻吟著:『呀……嗯……嗯……好…

…好舒服……親……哥哥……你……幹得……姐姐…好爽喔……哎……哎喲……舒

服透……了……姐姐……受不……了……哎唷……快……大力……干我……嗯……

親丈夫……快用……大雞巴……大力……干我……嘛……嗯……嗯……』

我聽這對美艷的母女花在大雞巴干她們小穴的時候都喜歡叫我哥哥,明明她們

的年紀都比我大,還滿口「大雞巴哥哥」的叫個不停,聽了真讓人替她們臉紅,不

過她們越騷浪,插幹起來也越是讓我感到爽快,於是我越干越有勁,越干越用力。

這時休息夠了的麗珍妹妹挨到我們身邊,對著我的嘴吻了起來,這是她表示愛

意的方式,每次都會先獻上她的香吻,她還一邊撫揉著她媽媽的大乳房,一邊卻忍

不住騷癢地扣起了她自己的小穴,被我插幹著的梅子姐受到我們的兩邊夾攻,小嘴

裡嬌哼不斷,肥美的大屁股更是搖得像波浪一般,嬌首舒服地搖來搖去,發浪翻飛

中透出一股巴黎香水的幽香。

此時我的大雞巴整根插進梅子姐的小穴裡,頂著她的花心輾磨著。美得梅子姐

銀牙暗咬、嬌軀浪扭、媚眼翻白地抖著聲音道:『哎呀…喔……唷……親……哥哥

…姐姐……真是……舒服透……了……嗯……嗯……小穴……美……美死了……哎

唷……姐姐……真……要被……親哥哥……的……大雞巴……奸……奸死……了…

…啊……啊……親丈夫……你……碰到……姐姐……的……花心了……喔……喔…

…親……丈夫……姐姐……要……要丟……丟了…好美呀……』

只見梅子姐的嬌軀一陣大顫,長長地舒了一口滿足的大氣,整個人就癱在床上

,浪趐趐地昏了過去,流滿香汗的粉臉上露出滿足的微笑。麗珍妹妹一直在旁邊忍

著騷癢看著我大戰她媽媽,孝順的她若不是我幹得是她最敬愛的媽媽,恐怕早就衝

過來搶我的大雞巴了。

這時她一看她媽媽已經被我乾爽昏了過去,心花大開地趕快躺到她媽媽的身邊

,雙腿分開翹得高高的,對我道:『嗯!哥哥,媽媽被你乾爽了,妹妹還沒爽夠吶

!求求你,哥哥!快再來乾妹妹的小浪穴吧!』我將她的雙腿架到肩上,手抱著她

肥美的玉臀,大雞巴瞄準了洞口,藉著她流得穴口滿滿的淫水幫助,一下子就整根

插幹到底。

淫水潺潺外流,滋潤著我的大雞巴,再加上陰莖還殘留著她媽媽洩出來的淫水

和陰精,插起她的小浪穴更覺奇美無比,這母女同淫的樂趣,真是世上幾人能夠擁

有的吶!

麗珍妹妹浪哼著:『啊……喔……喔……大雞巴……哥哥……用……用力…妹

妹……愛死……你的……大雞巴……了……快……快干…妹妹……的……小浪穴…

…哼……美……美死了……插……插死……妹妹……吧……小浪穴……癢得……受

不了……喔……喔……要……哥哥的……大雞巴……才能……止癢……喔……喔…

…哥哥……妹妹……愛死你……了……啊……喔……你是妹妹的-----好老公

------』

這時梅子姐也恢復了神智,見我無比神勇地插幹著她的女兒,她的春情慾焰馬

上又被點燃了起來,我突發奇想,要梅子姐疊上麗珍妹妹的嬌軀,兩人一上一下地

面對面互抱在一起,四顆肥美的大乳房互相壓扁著,兩隻淫水漣漣的小浪穴也濕淋

淋地互磨著,先讓她們母女互磨了一陣,等到發騷的媽媽和淫浪的女兒都嬌喘籲籲

地極需性的安慰時,才跪到她們的大屁股後面,握著我的大雞巴不管一切地用力往

前一頂,衝進了一隻溫水袋似的小肉穴裡。

『喔……喔……好爽……』這是梅子姐迷人的浪哼聲,不用說我的大雞巴先干

進的是她的小浪穴,我伸出魔手插進這對嬌艷的母女互貼著的趐胸之間,一面玩弄

捏揉著兩對勢均力敵的大肥乳,搓著她們奶子的嫩肉,一面抽出濕淋淋的大雞巴,

往下面一隻騷穴裡插進去。

這次換騷浪的麗珍妹妹浪叫著道:『哎……哎喲……哥哥……你插得……妹妹

…好爽……小穴……趐麻死……了……喲……喲……啊……浪死……妹妹……了…

…』

我一抽一插之間,也不管幹的是她們母女的哪一隻小騷穴,只要大雞巴不小心

抽到了穴外,馬上就干進另一隻流滿淫水的小穴裡,就這樣長抽深插地干弄著兩隻

感覺不同但是肥嫩程度差不多的迷人穴兒。

梅子姐的小穴五年不開張,一偷人就遇到我這根大雞巴,這會兒在她性慾衝動

和我的狂奸下,只幹得她緊窄的小肉洞痛麻酸癢各種滋味都齊湧心頭,浪叫著道:

『啊…啊……喔……喔……搗……搗爛了……親哥哥……的……大雞巴……要……

搗爛……姐姐……的……小穴了…干死……姐姐……的……大雞巴……親老公……

呀……』

而她的女兒叫的又是不一樣,只聽麗珍妹妹騷媚地叫道:『嗯……哼……哥哥

…呀……妹妹的……大雞巴……哥哥……嗯……嗯……你要……插得……妹妹……

淫樂死……了……哥哥……你快……用力插……插死……妹妹……都……沒關係…

…喔……喔……大雞巴……頂到……妹妹……的……花心裡……了……啊……喔…

…真……真爽喲……喲……』

這對狂騷浪淫的母女花扭著嬌軀承受著我大雞巴的插干,我也被母女同淫的奇

遇逗得十分肉緊,瘋狂地一下子插插媽媽的緊窄小穴;一下子又插插女兒多水的小

穴,換來換去爽得不分東南西北了。

這一陣母女同禦,一箭雙,亂倫的淫合,只幹得我們三人都樂趐了全身的骨頭

,大約過了一個鐘頭的時間,我感到無限的舒爽,背脊麻癢,知道快要洩出精液了

,忙加速插干兩隻小穴的動作,最後終於爽快地分別在她們母女的兩隻小騷穴裡各

射進了一些精液,我希望能讓她們母女同時懷孕,那才爽啊。

只見梅子姐也從麗珍妹妹的嬌軀上滑了下來,她們兩人都四肢大張,浪喘不疊

地直吸著空氣,梅子姐的陰毛盡濕,小穴洞口流出了我剛才射進去的精液,混合著

她的淫水,慢慢地從她小穴裡呈濃白色地往外流;麗珍妹妹的小腹上流滿了她媽媽

洩出來的淫水,黏乎乎地把她原本疏密有致的陰毛都黏成了一塊塊的毛團,還有一

些她們母女兩人的汗水,但是她們的兩隻肉穴兒都是一樣地紅腫大張著,穴口都被

大雞巴撐開了約有一指幅的寬度。

我們三人躺在床上,累得幾乎爬不起來,尤其她們母女兩隻小浪穴腫漲的程度

,我看沒有三兩天的休息是不會復原的,我們就在床上盡情地歇息著。

我睡了約兩、三個鐘頭,醒來一看,身邊的梅子姐和麗珍妹妹都還在睡,望著

她們母女兩具豐滿柔嫩的胴體,大雞巴忍不住又硬了起來,剛伸手去揉揉麗珍妹妹

的肥乳,只聽她在睡夢中迷迷糊糊地道:『嗯……哥哥……妹妹好……愛困……喔

…妹妹……不行了……哥哥……你……去找……媽媽吧……妹妹…還……還要……

睡……』

我看連騷浪的她都累得這麼嚴重,她媽媽一定更受不了。於是從床上起來,打

算到大廳裡繼續,物色一個騷穴來玩玩。

***
img-887.jpg
img-1101.jpg
img-341.jpg
img-1664.jpg
img-1793.jpg
img-316.jpg
img-1717.jpg
img-966.jpg
img-391.jpg
img-730.jpg
img-78.jpg
img-2046.jpg
img-1421.jpg
img-938.jpg
img-357.jpg
img-991.jpg
img-1568.jpg
img-661.jpg
img-1398.jpg
img-1480.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