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只適合十八歲以上成人閱讀,故事純屬虛構,不可提倡,切忌模仿。

王伯,身材肥胖,髮禿,好色,由於是財主,年輕時常上酒家,最後娶了位西施,可惜這位美人無福享受榮華,替王永生了三個兒子後就因病去逝。

王伯未再娶,只是依然天天花天酒地。

今天是王伯五十歲的大壽,三個兒子及媳婦、兒子女友都特地趕回台中老家來向王伯祝壽,酒過三巡,大家都有些醉意,於是便留在老家過夜,老家房子很大,平常除了王伯,就只有幾位女傭、管家及司機住在這豪宅中,有些冷清。

育祥2歲的兒子維維,很久沒看到老爸,吵著要和老爸睡,由於育祥在大陸工作,每三個月才有十天假可以回來,房間的床不夠大,大媳婦韻怡就只好獨自睡隔壁另一間房,周韻怡24歲,王家大媳婦,164公分高,35D 24 35,人長的很漂亮,是個十分健美的韻律老師,穿起韻律服,凹凸有致,常讓上課的男學員,小弟弟一直頂著帳篷直到下課,由於韻怡學的是舞蹈,所以即使生了一個兒子,身材還是很棒。

王伯覬覦韻怡很久了,要不是有老爺媳婦的關係存在,他早就下手好好幹她一炮。

今天是個好時機,韻怡進了浴室準備洗澡,但房門未關好,引來王伯的注意,他看四周沒人,帶著些許醉意就往韻怡房內走去,並將房門鎖住。

突然聽見浴室門把稍微動了一下,王伯下意識的躲到靠近浴室門三四步的桌子下,等著看韻怡何時出來,沒多久,門徐徐打開,一雙白皙修長的玉腿踏出浴室,韻怡全身精光,光滑的胴體,雪白的肌膚,纖腰豐臀,身材極好,嬌嫩如嫩筍般的乳尖在飽漲微紅的豐滿乳峰上,更令人垂涎三尺。

韻怡是出來放CD音樂,她覺得這樣洗泡澡才有氣氛。

王伯躲在暗處目不轉睛的盯著韻怡,瞧見韻怡酥胸前的嫩白奶子隨她的嬌軀左右晃動,乳峰尖上粉紅色的奶頭若隱若現,王伯不由的看傻了眼,一轉眼,韻怡就進了浴室,但門僅半掩。

忽然浴室傳出斷斷續續的淫穢呻吟聲,王伯偷偷走向浴室的門旁,輕輕一推,只見韻怡半倚半坐地靠在牆上,緊閉雙眼,雙腿分開,食中兩指插進自己濕漉漉的陰戶內摳弄著,她臉上泛紅,嘴裡「咿!咿~ 呀!呀」哼個不停。

韻怡此時好似進入了忘我的狀態,連王伯推開浴室的門,站立在她的跟前也渾然不知。

韻怡長得楚楚動人,一對高挺的奶子,豐腴的臀部,看她發狂的弄著紅潤的陰唇,一抽一插將陰核和小陰唇帶進帶出的,韻怡的乳頭真美,像櫻桃似的,隨著手指的抽插嫩屄,兩個微紅的乳頭翹翹地,在一跳一跳地抖動著,彷彿在說來吸我啊!

突然,韻怡將雙腿懸空,淫水隨著手指的抽插不斷向外流出,滴在浴室的地板上,王伯看得全身血脈噴張,臉上火熱熱的,像是要腦充血似的,忍不住慾火高升,王伯不自主的將衣褲脫光,無法控制的緊抱住韻怡,湊上嘴去吸吮韻怡的奶頭。

韻怡突然受到攻擊,一時驚嚇得慾火減了大半,張開眼睛看見是一個肥胖的男人赤裸裸地壓在自己身上,大喊道「哎呀﹗你是誰?」

「韻怡,是老爺我啊!我看你倚在牆上用手指抽插嫩穴,我看的很難過,是不是育祥不能滿足妳,我忍不住了,讓我幹一次吧﹗」王伯色慾薰心的說道,一面說一面雙手揉捏韻怡一對水蜜桃般的奶子,嘴也吻在韻怡的玉唇上,舌尖不斷探索。

韻怡扭了扭身子,不停抵抗,嘴裡說道「爸!怎麼可以,不要嘛﹗育祥就在隔壁房間,會聽到的,不要嘛﹗」。

「所以囉!韻怡,怕被育祥聽到,妳就好好讓我打一炮吧!免得育祥待會帶著小孫子維維過來,說妳色誘老爺,不守婦道,要和妳離婚,況且從妳進門的第一天,我一見妳就驚為天人,一直想找機會,好好跟妳愛愛一番」王伯手裡揉著韻怡的奶子滿足的說。

王伯的嘴唇不停地吻,由韻怡的香唇移到耳根,又移向乳尖,陣陣的熱氣,使韻怡的全身抖了抖,王伯火熱的手掌,接著按在韻怡的屁股上,嘴移向她小腹的下方,韻怡全身抖得更厲害,由於害怕育祥發現,韻怡不敢出聲,打算這次就當是夢魘一場,咬咬牙就過去。

王伯要韻怡蹲下,陽具剛好豎在她的面前,粗大的肥陽具雄偉地聳立在離韻怡三寸不到的面前,王伯要韻怡幫他口交,韻怡不肯,王伯便威脅要大叫,讓大家來看這個蕩婦,韻怡受迫,只好勉為其難的抓住陽具吻了一下,又愛又怕的說道「爸!唉啊,你的東西怎麼這樣粗大」。

王伯得意的笑笑。

韻怡把王伯的龜頭猛吸猛吮,王伯覺得很舒服,便將陽具在她嘴裡抽送幾下,塞得韻怡「咿咿!哦哦」直叫。

接著王伯要韻怡坐在浴缸邊,不安份的手沿著韻怡的大腿往上直按摩著,慢慢把韻怡的小腿一托,兩條大腿就自然而然的張開,韻怡的陰唇張得很開,陰戶粉紅一片,黑色的陰毛卷曲在一起很美,嫩屄真的很美。

「韻怡你生了維維,嫩穴還是這麼緊,淫水還是這麼多,育祥娶了妳真幸福」王伯高興的用龜頭不斷磨擦著韻怡的陰唇,將龜頭在她濕濕的穴口四周盤轉,火熱的龜頭弄得韻怡慾火難奈,甘脆把整個陰戶挺起,用自己白嫩的玉手,迫不及待地握著王伯的黑色陽具塞進粉紅色的陰唇裡,龜頭被陰唇含了進去。

「老爺,快插進來吧,小穴發癢啦﹗」韻怡想快點速戰速決。

接著只聽到雙方的陽具和嫩屄踫得“啪啪”的響著,韻怡的嫩穴裡,因為王伯的肥屌一抽一送發出“滋滋”的聲響,加上兩人自然的淫蕩叫聲,配合蕭亞X的歌聲,好像是一首完美的“幹炮協奏曲”。

為了讓事情快些過去,韻怡咬緊牙關,隨著王伯的抽插,扭擺著屁股迎合,這樣幹了大約一百多下,韻怡的扭動也隨著王伯的抽插快速起來,她顫抖的聲音大聲淫叫著,拼命的挺著嫩穴,王伯只覺得韻怡暖熱的陰戶,緊緊地吸住自己的龜頭,連忙又快速抽送數十下,韻怡整個身體不住的顫抖,滿臉舒暢的表情。

王伯說「韻怡,我好愛你,你真是個騷媳婦,這樣扭動很好,真爽﹗穴真緊,不愧是韻律老師」韻怡豐滿的屁股搖個不停,陽具幹的次次到底,35D的雙乳上下起落,好似跳舞一般,真是好看,的確,這是人生最好的享受。

「爸,美死了﹗哎呀﹗親愛的﹗陽具頂到花心了,哎呀!我完了﹗不要射到穴裡,會懷孕的!射到外面~ 」韻怡的頭髮散亂不堪,頭擺個不停的,聲音由強而弱,終於只聽到哼哼的喘息聲,在最後猛烈的抽插後,王伯一股白色熱流順著龜頭而出,射向韻怡的美麗的花心。

兩人交媾停止下來,已是汗流全身,王伯舒服得久久還不肯分開,在迷態中肉體對韻怡的肉體緊貼著,吻了又吻,片刻之後,王伯和韻怡就在浴室中睡著,半夜王伯酒醒,又幹了韻怡一炮,才滿足的回房睡覺。

第二天,兒子及媳婦們告別了王伯,王伯還向韻怡說,過兩天要去暫住他們家一晚,看來,韻怡的嫩屄又得洗乾淨,好迎接王伯的陽具。


於雨萱,23歲,王家二媳婦,166公分,34C 24 35,漂亮外向,身材有夠火辣,從事保險業,她事業心很大,但近來業務推展不易,個性好強的她,壓力頗大,老公又常年不在身邊,雨萱真不知該找誰幫忙。

雨萱突然想起老爺~ 王伯,相信憑王伯的地方人脈,一定可以幫她拉到許多大的客戶,到時公司業務襄理的位子就非她莫屬,想到這,雨萱不經露出微笑,趕忙從台北驅車下台中找王伯幫忙。

到了台中已經晚上十點多,雨萱買了兩瓶XO要送給老爺,管家幫忙開了門,雨萱便一個勁的衝到王伯房間,準備給王伯一個Surprise,誰知一進門,只見王伯光著身子正在舔女傭曉芬的嫩穴。

王伯見雨萱衝了進來有些尷尬,披了件浴袍,打發曉芬回房。

雨萱紅通通的臉這才回過神來,向王伯說明自己的來意。

王伯那聽的進去,剛剛的慾火還在焚燒著,嘴巴說的是“好”,眼睛卻像透視眼般,呈現出雨萱裸體的可人模樣。

「要拉保險,我人是認識很多,保證你業績到明後年都做不完,只是我的“小弟弟”不知能不能保“爽快險”,保證每天能幹不同的年輕美媚」王伯挑逗的說。

不等雨萱回答,王伯低頭開始親吻雨萱的臉頰,吻她的櫻唇,雨萱沒抵抗,心想反正「育才常年不在家,一年嫩穴被幹沒幾次,留給他老爸幹一幹也好,將來生的孩子也都姓王,況且以後公司襄理、經理,甚至總經理的寶座也可能是自己的」,想到這不禁露出微笑。

王伯貪婪的親吻雨萱的粉頸、耳朵,她輕輕的哼吟幾聲,接著王伯伸手要解開她胸前白色上衣的鈕扣,但鈕扣太緊,王伯有些心急,只能胡亂抓著奶子。

雨萱撒嬌的推開王伯,開始寬衣解帶,當雨萱解開胸前的紐扣,脫下黑色胸罩,她的兩顆豪乳立刻跳了出來,在王伯的面前炫耀彈跳著,雪白光滑的奶子在光線照射下美極了,王伯伸手握住她胸前高聳豐滿的乳房,輕搓細揉的愛撫著,雨萱把眼睛緊閉著,任由王伯玩弄著玉乳。

王伯抓住雨萱的右邊奶子,低頭含住粉紅色的乳頭,用舌尖舔著,用牙輕咬著,雨萱忍不住酸癢的胸襲挑逗,玉手緊緊抱著王伯的頭,王伯又吸又吮的舔吻著雨萱的乳房,用舌尖挑逗她粉紅堅挺的乳頭,左舔右咬的,雨萱低聲呻吟著。

「雨萱,我二兒子育才也常吸妳的奶嗎?妳的奶子真棒,以後有了孫子,祖孫三代,早中晚分三梯次吸妳的奶汁,老爺我就負責晚上吸光妳甜甜的乳汁」王伯高興的自言自語。

「才不要,人家的奶汁都只給爸爸您一個人吸」雨萱說。

慢慢地,王伯淫性大發,笨拙的解開雨萱的褲帶,半褪下她的短裙,手掌伸進她原已緊小的三角褲內,陰毛茂密的穿透小褲褲,王伯用食指和無名指分開那茂密的陰毛,中指順著滑濕的淫液伸進穴內,雨萱反射的彎起雙腿,緊挾著胯間,使王伯不能再深入,只好撫摸她的大腿內側,使雨萱慢慢放下腿來。

趁此機會,王伯放在內褲中的手指插進雨萱的陰戶內,雨萱被手指插進穴內,嘴『喔!喔!』的發出了淫聲,玉腿時伸時曲,王伯的手指在她暖濕滑緊的嫩穴中,插進抽出的極盡摳玩的把戲,搞得雨萱春心大發,胴體扭擺不已,淫水徐徐流出,浸濕了三角褲,也流到地毯上。

王伯拉下雨萱的內褲,只見烏黑的陰毛濕濕的黏在她陰戶旁,王伯的手指正插在她飽滿的小肉丘縫裡,被緊緊的兩片陰唇嫩肉包含住,王伯終於按捺不住,脫下浴袍,拉出早已漲大粗長的陽具,褪下雨萱腿上的半透明內褲,撫摸她修長的美腿,抓著她的足踝,輕輕的拉開她緊挾的雙腿,使粉紅色的嫩穴張開,王伯雙腿跪在雨萱的兩腿間,挺著一根粗硬的陽具,就想插穴,怎奈陽具就是插不進雨萱淫蕩的肉穴。

突然雨萱神色一變, 伸手護住了她的胯下,手掌緊緊的遮蓋住那粉紅的嫩穴, 說道「爸!不~ 我們~ 不行~ 也不可以~ 做這種事~ ,會對不起育才~ 」,王伯幹紅了眼,淫性大發,拉開她的手,抱住雨萱壓在地上,屁股往前一頂,但陽具卻沒插中雨萱的嫩穴,堅硬粗直的滑過她兩片嫣紅滑嫩的陰唇,頂在雨萱的小腹上,穴口真小。

雨萱尖挺的鼻子,大大的眼睛,配上一張瓜子臉,長髮飄揚,動人極了,她纖瘦的嬌軀卻有個纖細的蠻腰,渾圓雪白的臀部和修長的美腿,加上酥胸前尖挺飽滿雪白的奶子,真是一個迷人的美少婦。

王伯不氣餒,再接再厲,拿起陽具猛插嫩穴,插了十幾下,終於第十一次革命成功,順利擦板滑進嫩穴中,這嫩屄又小又緊,一定是我那二兒子育才太久沒幹了,真是暴殄天物。

「啊! 啊! 唔~ 唔~ 噢! 噢! 啊~ 」雨萱淫蕩的叫著。

王伯一手抓住一個奶子,埋首雙乳中間,用鬚子亂刮,然後咬住雨萱的奶頭猛吸,奶頭被王伯一陣猛吸,立刻堅硬起來,王伯用力的搓揉著豪乳,豪乳便不規則的搖擺著。

雨萱的胴體不停的忸擺,迷人的媚眼微閉,舌尖不時往外伸並圍繞在雙唇上下左右打轉,更是迷人至極,「啊! 唔~ 唔~ 哼!爸! 用~ 力 用力~ 唔! 不~ 要停! 不要~ 啊!要~ 要死~ 死!是~ 是~ 唔~ 唔~ 啊!用力~ 插,啊! 爸! 不要停!」

「卜滋! 卜滋!」雨萱的嫩屄相當狹小,這令王伯更加滿意,隨手抓一

個靠枕墊在雨萱的豐臀上,這樣陽具可以插穴插得更深入些。

「啊!天啊!唔~ 好大的陽具!啊!塞得~ 好滿,唔~ 好爽!嗯嗯!哎喲~ 抓抓我~ 我的奶~ 奶子,啊!對~ 用力~ 幹!幹死~我!幹~ 快!快!呀~我~升天~ 升~天了!」

雨萱被王伯幹的死去活來,昏昏沈沈嬌喘著,口中一陣狂叫,「滋!滋!噗噗噗!啾啾!啾啾!滋滋!」陽具在雨萱的陰戶內進進出,使雨萱更瘋狂了!王伯抽插了一百多下之後,覺得陽具高漲難耐,龜頭的地方更是赤熱無比,他意識到快射精了。

王伯想更換姿勢,獲得暫時休息的機會,使他的射精也能暫時忍住。

「雨萱!你扒下來,讓爸爸好好愛妳,屁股要抬高,真騷!」

雨萱的身材真是美豔無比,這樣的姿勢使她的曲線更加完美動人,此時,王伯從雨萱後面,可以清楚的看清那迷倒眾男人的桃花源洞,就在她那屁眼下的地方,陰戶的周圍黏稠稠的,盡是剛才所留下的戰果,王伯伸手抓著雨萱的豐臀,陽具對準著她的陰戶,又再來一炮。

「哎喲!」陽具進穴了,雨萱舒暢的叫了起來,又是一陣猛抽,雨萱的那對C Cup奶子不停的搖動,王伯的手也不停的去抓它們,雨萱豐腴的雙乳經過王伯的揉搓,更加的興奮,陰戶內被陽具猛插,淫水更不停的從穴口流出。

此時王伯自知再也忍不住了,於是用力做最後一陣狂插猛抽,把雨萱的陰戶攪得啾啾叫響,接著王伯的全身一陣抽搐,陽具一陣抖動,便將他的白色精液射向雨萱的穴內。

雨萱達到了高潮,倦伏在地毯上,地毯都沾滿了她的淫水,兩人經過一段纏綿後,不知不覺的睡著了,王伯半夜和雨萱又歡愉的幹了兩炮。

等到次日,雨萱醒來時,已是快中午時分,雨萱看到桌上留有一封信,信封內有一連串的客戶名單,及一張三千萬元的”小弟弟爽快險”保險合約。


育德寄了一份禮物給黛麗,但錯寫了老家的地址,誰知王伯外出,黛麗唯有枯坐在王伯家的客廳等,林黛麗,19歲,王家老三的女友,165公分高,34D 23 35,大學大二學生,是系上公認最年輕惹火的美麗系花。

王伯剛下午和朋友打麻將輸了錢回來,一肚子不爽,下人知道老闆的脾氣,為了不討苦吃,早就一溜煙的找藉口外出辦事,整間豪宅只剩黛麗一個人。

「伯父好」黛麗見王伯回來趕忙起身打招呼。

黛麗有少女一頭亮麗的短髮,緊身的白色T恤及貼身的藍色迷你裙,襯托出少女玲瓏浮凸的身材,清秀的面龐上,塗了淡淡妝,美麗得令人無法直視,看的王伯的慾望燃燒,準備把今天受的氣,好好幹她幾炮發洩一下。

「黛麗!和育德交往快一年了吧!喜不喜歡育德啊」王伯不懷好意的問著。

「喜歡!」黛麗臉羞紅的回答。

「不過我們育德有許多人來提相親,妳要加把勁,否則會被追跑,不過~ 」王伯故意欲言又止。

「只是我們家有個習慣,想當我們家的媳婦,一定要先驗過身,確定可不可以生,免得~ 」王伯故意編個故事。

黛麗聽了有些心急且猶豫,此時王伯靠了過來,對著黛麗說「伯父今天剛好有空,可以幫妳驗個身,以後就可以好好和育德交往啦」。

「現在,把全身的衣服全部脫掉」王伯嘿嘿淫笑著。

黛麗有些不知所措,心裡有些不願的慢慢地脫下藍色迷你裙,露出修長雪白的腿,兩腿有點害羞的微微交叉著,接著慢慢脫下白色的T恤,秀出與內褲同一色系的淺紫色奶罩,白皙的少女,高聳有致的雙乳,配上純潔的眼神,真是美不勝收。

「還猶豫什麼,把剩下的衣服全部都脫掉!」王伯有點不耐的說道。

黛麗微曲著手,解開奶罩帶子,兩手遮著胸部,任由奶罩滑落。

「手放開,把剩下的也脫掉!」王伯下著命令。

黛麗的臉更加委屈,不知這樣做是對是錯?在壓力下,只好雙手一放,一對形狀完美、弧形渾圓,絕對稱的上是大的D Cup奶子瞬間彈出,不斷晃動著,櫻桃般的奶頭,只要是男人都會想吸吮一番。

黛麗慢慢又脫下內褲,大概是放棄了吧!黛麗連手也不遮著,就這樣垂在兩旁,顯出一片整齊平順的陰毛,嫩屄若隱若現,轉瞬間,少女的裸體己暴露在一個老男人的眼前。

「過來,兩腿張開到最大對著我!看你將來能不能生」王伯坐在沙發上,心想一開始要狠點,待會打炮的時候會順利很多。

黛麗劇烈的搖著頭,王伯狠狠地盯她一眼說「不想和育德交往了嗎?不想嫁入我們王家了嗎?」,於是黛麗只好半推半就地慢慢走向王伯,兩腿對著王伯慢慢地張開,年輕的屄真好。

「對!這就對了,乖乖聽我的話就好了,這樣育德會更愛妳喔!」王伯兩手抓住黛麗的腳踝往外一分,黛麗的兩腿便被張開到極限,臉上露出羞愧的表情。

王伯眼睛死盯著的黛麗可愛的嫩屄,粉紅色的一道肉縫,因緊張而流出的淫水沾濕了周圍,雙腿因為張開的關係,肉縫微微開了一條線,可以看到一部份的穴內肉壁,沒有那個男人看了不想幹她一炮的。

王伯出奇不異的將黛麗推倒在沙發桌上,雙手用力搓揉黛麗的一雙美乳,指尖輕夾著黛麗的奶頭,來回扭動玩著。

黛麗沒想到自己會遇到老色狼,他不是育德的爸爸嗎?怎麼可以這樣對我。

驚恐的流出淚來的黛麗,急呼「伯父!不~ 不可以,育德知道會生氣~ 」,王伯知道家裡現在沒有其他人,就算黛麗大聲尖叫,也找不到人來救她,不顧黛麗的反抗,接著便將黛麗的乳房含進嘴內,用力吸啜,舌尖舔動挑逗著美少女的乳頭,直至黛麗的乳頭在王伯的嘴內硬挺起來,口水流的整個乳房都是。

此時黛麗趕緊雙腿併緊,但被王伯雙手用力,再次分開誘人的美腿,並以食中二指,輕經撥開黛麗的兩片誘人陰唇,在少女的陰道口不遠處,王伯發現了完整無缺的處女膜,育德這笨小子,這麼好的辣媚也不懂得幹,要是讓別人搶先幹了多可惜;也好,讓老爸先幫兒子你開苞幹一幹,以後要插騷媳婦黛麗的嫩屄就會柔順的多。

王伯把黛麗的軀體,用他的啤酒肚壓在沙發上,以雙腳頂開黛麗的大腿,硬漲的龜頭正好在黛麗的陰唇上,黛麗的平滑的小腹朝天,香肩被王伯以雙手緊緊抓著,對準穴口,王伯慢慢用力將陽具插進黛麗的處女穴內,採用進三退二的破瓜絕招。

黛麗感到下體傳來陣陣的撕裂痛楚,「啊!不行~ 好痛,伯父,快停下來,不要~ 」一陣劇痛過後,黛麗知道這老男人已刺破自己寶貴的處女膜,不禁流下淚,黛麗做夢也沒想到會在這種情況下,被男友的爸爸奪去女人最寶貴的貞操。

黛麗此時只感到王伯的陽具不斷進出自己緊窄的陰道,硬生生的插進自己穴內,令黛麗感到前所未有的刺痛感,和黛麗完全不同的是,王伯此刻正享受著這種陽具被嫩屄緊緊包住的感覺,處女膜破裂的血沿著黛麗的陰道口流出些許,滴落在地毯上,地球上又少了一個處女。

王伯在黛麗緊窄的陰道內狂插猛頂數十下,直至巨大的陽具完全插進黛麗又緊又小的陰道內,這才放開少女的香肩,改為抓住黛麗一雙豐滿的乳房,以奶子作施力點,展開陽具幹穴的活塞運動。

黛麗的乳房被王伯的指掌揉捏的幾乎扭曲變形,奶子上留下了王伯的手指抓痕。

王伯肥胖的身軀完全地壓在黛麗纖弱的身上,吸啜著少女的耳垂,刺激著黛麗的思春之情,黛麗感到自己的陰道不由自主地把王伯的陽具夾的更緊,穴內的肉壁不斷的吸啜著男人的陽具,王伯興奮的一下一下來回的套弄著。

黛麗感到陣陣灼熱的淫汁由自己的穴心噴射而出,灑落在王伯的龜頭上,陰道大幅收縮擠壓,黛麗終於體會到人生中第一次的高潮。

王伯放緩陽具的抽插動作,享受著黛麗陰道內的擠壓,以龜頭來回磨擦著黛麗的穴心,待黛麗情緒稍為平息,便再次重復猛烈的活塞運動,又幹了黛麗一百多下,王伯將黛麗越抱越緊,陽具進進出出的插進黛麗的穴內深處,直至龜頭頂到黛麗的子宮,便將積壓已久的白色精液,全數射進黛麗的陰道內。

黛麗想起自己正好是在危險期,於是拚命的扭動身體掙扎,「伯父!不~ 行,不行射在裡面,我在危險期」,可是王伯幹的正爽,緊緊的把黛麗抱住,一波一波的精液,源源不絕的射進黛麗的陰道內。

王伯抽出軟化掉的陰莖,積聚在黛麗陰道內的精液,沿著陰道口流出體外,白色的精液沿著黛麗的大腿滴在地上。

不讓黛麗多休息,王伯再次將軟化的陰莖插入黛麗的嘴內,雙手緊抓著黛麗的頭,便再次緩抽慢插起來,黛麗感到自己嘴內的陰莖不斷在漲大,王伯每一下抽插,幾乎頂到黛麗的喉嚨深處,王伯更強迫黛麗用舌頭舔弄著硬漲的龜頭,全無性經驗的黛麗,一下一下無奈的舔著王伯傘狀的巨大龜頭。

不過黛麗生硬的口交,卻帶給王伯前所未有的高潮,雖然幹過不少女人,但現在要想幹到處女卻是可遇不可求,王伯一陣快感後,濃稠的精液再次洩射而出,「給我全部吞下去!」王伯再度出聲,隨即精液漲滿了黛麗的櫻桃小嘴,黛麗無奈地吞下射進嘴內的精液,只感到自己的胃充滿了魚腥味的噁心感覺。

黛麗“咳”了一聲,乖順的把濃稠的精液全吞了下去,嘴角溢出了一絲絲,黛麗抬頭幽幽懷恨的望了王伯一眼,王伯仍不留情道「還不舔乾淨!」黛麗微微低頭,伸舌先舔淨唇邊殘留的精液,再仔細地把王伯的陽具舔得一乾二淨。

「育德這兒子真笨,這種美女照三餐幹都不會累,還平白讓她保留了十九年的處女之身,十六歲就該開苞了」王伯心中想著。

黛麗這妞真是太辣太正點了,射了兩次的王伯還是意猶未盡,將陽具抽出黛麗的嘴中,準備再來個奶炮,以黛麗一雙高聳豐滿的乳房,緊緊夾著自己已軟化掉的陽具,王伯用力將黛麗的乳房緊緊擠出一條乳溝,陽具便在黛麗的乳溝中來回抽插起來,王伯以像要捏爆黛麗雙乳的巨大力量緊緊揉搓著,快速的來回抽插一百多下,令黛麗雪白嫩滑的奶子被磨得一片通紅。

「不要停!用力點~ 不行,你不能這樣,我恨你!喔喔~ 好舒服喔!再用力點~ 不行了,我要死了」黛麗像失了魂不禁大喊出聲,反正幹都被幹了。

王伯在高潮的瞬間,再次將陽具對準黛麗的美麗的臉龐,噴射而出的精液像水柱般打在黛麗的臉上,噴的黛麗的嘴唇、鼻子、眼睛及面頰上都是。

今天先後射了三發,王伯的慾望及輸錢的怨氣終於得到充足的發洩,哇靠!這美媚真騷透的!要是能每天能幹她,一定是前世修來的福氣。

黛麗一想到自己被男友父親開了苞,便不禁開始啜泣。

「不用哭了,大不了叫育德一退伍就娶妳當老婆,不過得住家裡,以後順道讓老爺我也打打炮不就得了,」王伯滿足的說著。

王伯終於能光明正大的幹著小媳婦辣媚“黛麗”,也能和二媳婦“雨萱”暗通款曲,三不五時還能脅迫大媳婦“韻怡”來一炮,王永土真是一位最快樂的老爺,享受著三位年輕貌美媳婦的肉體,吸吮著她們豐滿的奶子,幹著她們粉紅色的嫩穴,人生夫復何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