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只適合十八歲以上成人閱讀,故事純屬虛構,不可提倡,切忌模仿。

老王40歲,碩士,是個高知。除了吃飯睡覺,他一天到晚幾乎都泡在網上。

平心而論,這個人比較誠懇,並不壞,他告訴了與他妻子以及情人的一系列

事情。他最大的癖好,就是喜歡與玩3P的夫妻聊天。我每次進入聊天室,雖

然變換著不同的網名,並且以不同的年齡出現,但只要他在,我都會毫無例

外地被纏上。

此人聊天很有禮貌,但給人一個明顯的感覺,就是小心翼翼地,自信非常不

足。他是個好人。但他的性格我並不喜歡,畏首畏尾的,叫他來玩,我妻子

一定不爽。

我的想法不幸被言中了。,星期六,還有4 天就過元旦了。這天氣候很好,

藍天白雲,晴空萬裡,妻子情緒也不錯,願意我帶她出去玩。

中午上網,與一個叫Spark 的網友聊天,他自稱是諾基亞中國分公司的白領,

此人我在北京出差期間網上認識的,當時聊起來感覺還不錯。我和這網友約

好,下午一起玩,他說有個朋友要來他這取鑰匙,要我們等等。結果,一等

就到下午4 點,給他打電話也沒人接聽,後來才得知,他開車出去的時候,

與別的車發生摩擦,忙著與別人吵架和索賠去了。我又給幾個有過交往的網

友打電話,這天是雙休日,因為沒有提前預約,他們都不方便出來。情況有

點令人沮喪。

我實在不想放棄妻子給予的機會,便想到了老王。給他打電話,聽說要見面,

而且我們請他吃飯,他在那邊激動得有點語無倫次……

老王住在近郊的一個繁華小鎮,見面的時候已經傍晚6 點多了。他戴著眼鏡,

身材發胖,舉止文雅,很憨厚老實,有點書獃子的摸樣。我們一起吃火鍋,

談一些家庭、情人、網戀等話題。妻子去結帳的時候,我問老王感覺怎樣,

他回答說挺好的,不知道我妻意欲如何。等妻子回來,老王藉故出去,我便

動員妻子玩。妻子對這個人感覺不怎麼好,想回家。我說機會難得,玩一次

吧,感覺不好以後不和他玩就是了。妻子勉強同意。

老王在酒店開了個房間。房間很寬敞,是兩張床的標準間,唯一的缺點是樓

下是歌廳,有點吵鬧。進屋沒多會,電網就跳閘,一片漆黑,老王出去叫了

幾次服務員,才把屋裡的燈弄亮。

很有些開局不利的感覺。還是老套路,讓妻子先洗澡。計劃玩以前,我曾經

對妻子說過,叫她洗澡後穿好衣服出來,讓網友當我的面脫光她的衣服,一

定很刺激。我和老王閒聊著,過一陣,衛生間裡傳出妻子輕柔叫喚我的聲音,

我急忙過去。衛生間裡霧氣騰騰的,妻子裹著毛巾,髮梢濕漉漉的,乳房以

上的雪白胸脯在昏黃的燈光下顯得很柔美。她有點扭捏地問我:「我這樣出

去還是穿衣服出去呀?」想到老王自信不足,妻子穿著衣服,他可能認為是

在拒絕,會手足無措。便對妻子說:「裹著毛巾出來好了。」

妻子蓋好被子躺下,老王緊接著去洗澡。我坐到妻子床頭問:「緊張嗎?」

她搖搖頭,有過第一次經歷,她的心情放鬆多了。我們夫妻看著電視,聊著

一些與這次性遊戲無關的話題,不過,我的心還是遏製不住「怦怦」地跳,

畢竟,要不了多久,妻子光滑細膩的肉體就會暴露在老王面前,讓他盡情地

蹂躪……

不多會,老王出來了,把妻子留在衛生間的手錶等物品一起帶了出來,說裡

面潮濕,對手錶不好,而且東西擺在裡面,走的時候容易落下。這人挺細心。

我把電視機關了,對他們說:「你們好好聊聊。」進入衛生間,不緊不慢地

開始洗澡。心裡思肘著,老王沒有自信,就讓他多和妻子耳鬢嘶磨一陣……

老王揩乾身體,有些戰戰噤噤地走到床頭,惶恐地彎腰對妻子懇求:「我可

以進來嗎?」妻子身體往裡挪挪,莞爾一笑:「進來嘛。」

熱被子一蓋,接觸到女人豐滿性感的裸體,老王的侷促一掃而光。他一下把

妻子擁到懷裡,急切地親吻妻子嬌嫩的臉蛋,妻子飽滿的乳房在他眼前顫動,

老王舌尖在妻子耳根輕舔同時,他的手一把抓住妻子胸前一對肉球,盡情捏

握,搓揉,指尖在乳頭擰捏……

「啊--噢……」妻子忍不住衝動呻吟起來,緊緊抱著身上的男人。耳根和

乳頭是妻子最敏感的部位。

被子掀翻到一邊。

老王低下頭,望著妻子雪白胸脯上高高挺起的乳頭,一口叼進嘴裡,「唔…

…」妻子的身體在顫動……吸吮著妻子溫暖飽滿的乳房,老王的手繼續往下,

越過妻子光滑平坦的小腹,掠過濃密的陰毛,指尖輕觸妻子的陰蒂,「嗯…

…別……我不喜歡摸那裡……」妻子嬌喘著挪開身體,長髮半掩她緋紅的面

容。她確實不喜歡陰蒂刺激。

老王的手從陰蒂下滑,移到妻子的陰道口,陌生男人的觸摸,妻子下身已是

汪洋氾濫,陰道流出的愛液粘滿他的指尖。「呵……呵……嗯……」妻子的

呼吸急促著,勾著老王的脖子,柔軟的身體隨著老王在陰道的挑逗而扭動…

老王的雞巴昂首挺胸。他一翻身騎到妻子身上,下身往妻子兩腿之間一擠,

妻子便習慣性地高高地舉起分開的雙腿,平時我操妻子,她也是這樣。茂密

的陰毛下面,兩片陰唇早已自然分開,老王彎曲著身子,大雞巴對準妻子的

陰道口,屁股往前一沉,毫不費勁地,他高高勃起的雞巴狠狠插入了妻子的

逼裡,「啊……」婚外男人猛力地侵入,令妻子忍俊不禁地大聲呻吟起來,

老王接著將身子伏到妻子上面,緊緊吻住妻子性感紅潤的唇,扭動著屁股輕

柔抽送。

「嗯……嗯……,」隨著老王力量不足的抽動,妻子喉頭髮出有氣無力的呻

吟……

此刻,電話響了。是妻子同事打來的,這天他們把我們的孩子帶出去玩,說

是快要回來了,與妻子商量交接孩子的地點。電話一打擾,老王更顯得底氣

不足。他抽出雞巴,隻身躺下,用手將妻子抱在身上,他想要女人在上,妻

子順從地坐了上去跨開雙腿,渾圓的屁股微微翹起,在妻子淫水橫流的陰毛

叢中,老王扶住雞巴往上探索,妻子輕輕移動屁股,當感覺到硬硬的雞巴頂

住陰道口的時候,妻子往下一坐……

「哇……」一種快感湧起,老王歡叫起來。他抱住妻子圓滾的屁股,肚子一

挺瘋狂地上下抽送,妻子一對潔白豐滿的乳房在面前晃動,被老王一口將乳

頭含進嘴裡,盡情吸吮,「噢……啊……」妻子身子一軟,伏在老王身上,

但潤滑的陰道仍然緊緊包裹著老王的雞巴,她雪白的屁股上下擺動著,陰道

用力收縮……

「喔……喔……我不行了……」老王下身往上一抬,緊緊頂住妻子的逼,死

死抱住妻子的屁股,一洩如注……妻子久久伏在老王身上,她顯然還不滿足,

屁股不斷扭動著,老王的精液,從她的陰道裡流出來,又順著老王逐步變軟

的雞巴,淌到老王陰毛裡……。

妻子默默地靠在老王枕邊躺下,老王歉意地說:「對不起,我實在忍不住了

……」

妻子默默無語,渾身癱軟地平躺著。老王把被子蓋好,像個做錯事的孩子,

把頭蜷縮在妻子肩膀下,將被子矇住頭……

洗澡出來,我看見的就是以上情景。開始,我還以為老王放不開,不好意思

動手呢。

睡到妻子身邊,輕輕愛撫妻子的乳房。「嗯……嗯……」妻子嬌聲呻吟著,

但她閃著一絲絲笑意的杏眼,令我感覺出她不是出於性的衝動,而是一種撒

嬌。

我的手探下去,輕輕撫摸妻子柔嫩的大腿兩側,又將手移動到妻子的兩腿之

間,才發現衛生紙已經墊在她的逼上了。我明白,妻子剛才已經被老王操了。

一種嫉妒的火焰燒上心頭,我的雞巴迅速膨大起來!

扯下衛生紙,我一個手指一下插進妻子的逼裡!「噢……輕點……」妻子頭

往後一仰,緊緊拉住我動作猛烈失控的手。

我感覺到,妻子的陰道沾粘無比,老王的精液和妻子的愛液混合在一起,從

兩片陰唇下面徐徐流淌,浸潤了我的半個手掌。我一下咬住妻子的奶頭,指

頭在下面拚命往裡摳,妻子光滑的子宮就在我指尖上,我用力地挑起,又壓

下……

「嗯……老公……」妻子呻吟著,輕微扭動屁股,抱住我的頭。

「老婆,我要操你,兩個男人日你的逼,要你搔起來!」我發狠地說著,撲

到妻子下身,粗大的雞巴對準妻子的逼用力往前一傾,「啊……啊……」隨

著妻子的激情浪叫,我的雞巴沾滿妻子的淫水和老王的精液一插到底!

伏在妻子身上,我的屁股用力衝擊,發狠地蹂躪妻子美妙的肉體,妻子紅唇

微張,迷亂地凝視著我,秀髮散亂在枕頭上,豐滿的乳房在晃動,床在搖動

……

突然有了想射的感覺,我停止動作,抽出雞巴,躺在妻子身邊。老王驚訝地

看著剛才發生的一切,他一直以為,是我不行,才帶妻子玩3P的,沒想到,

我用行動表明在床上我比他優秀得多。

妻子整個身子埋在我懷裡,老王明顯受到冷落。我對妻子笑笑:「老婆,去,

和新老公親熱一下。」大度地將她的身子翻到老王那邊。老王緊緊抱著妻子

令人消魂的肉體,胸脯緊貼妻子高挺的乳房,不斷親吻妻子紅潤的面龐,細

膩的脖子,「嗯……嗯……」妻子軟軟地靠在他懷裡,輕聲撒嬌著。

突然,老王雄風再起,躍身而起爬到妻子身上,不由分說大雞巴往妻子兩腿

之間一頂,「噢……啊……嗯……」妻子在男人的姦淫下,高高舉起雙腿,

身體癱軟地無力看著我,紅唇微張,發出不算高昂的呻吟。

「老婆,快,為老公服務!」我將妻子的頭移過來,粗大的雞巴頂在妻子紅

嫩的唇上,「嗯……嗯……」妻子雙唇緊閉扭動著頭,就是不願意張嘴。

我突然意識到,我的雞巴上沾著老王的精液……急忙進入衛生間清洗。

出來的時候,發現妻子已在老王身上了。她輕聲呻吟著,身子微微前傾,柔

順的長髮在胸前飄逸。老王抱著妻子的屁股,一下又一下賣力地往上頂。妻

子的屁股壓下,老王粗黑的雞巴不停在妻子陰道口出入,妻子的逼隨著老王

雞巴的進出,陰唇一下翻出,一下翻進。伸手過去,輕輕撫摸妻子套著雞巴

的逼,「嗯……嗯……」妻子呻吟輕柔婉轉,衝動似乎不激烈,無意中,我

的手觸到老王的雞巴,呵呵,明白了,老王雖然在抽插,但他的雞巴很軟,

怪不得,妻子反應不激烈。

我跨步上床,伏在妻子背後,雙手繞到胸前抓住她的乳房,又搓捏她的奶頭,

「噢……噢……」妻子的呻吟逐步加大,我將臉貼到妻子的背後,一下咬住

妻子的後脖子、肩膀「啊……啊……」妻子的肌肉抽搐著,痛苦而愉快地大

聲叫喚起來,套著老王雞巴的屁股激烈上下擺動。

平時做愛,妻子最喜歡我這樣輕輕咬她。

「唔……呵……」老王怪叫著,一下緊緊頂住妻子的屁股……他又射了。

妻子無力地伏在老王身上,我看到,老王的精液,又從妻子溫暖的陰道口流

出,又順著他的雞巴,淌到他的陰毛上……

沒有讓妻子休息,才躺下,我便讓妻子側過身來,將雞巴送到她嘴唇前。妻

子毫不猶豫地握住我的雞巴,張口含了進去。老王從背後抱住妻子,雞巴不

斷在妻子肥嫩的屁股上摩擦,雙手不住擰捏妻子的乳房,他還想再次讓自己

勃起。

我也希望他勃起,這樣,才好讓妻子上下的洞都充實起來。

可惜,老王不再爭氣,畢竟,年歲不饒人。

又來電話了,同事說快到了,問我們在什麼地方。妻子含糊其辭,說很快就

去。妻子有點焦急,玩的時候心不在焉。可我還沒射呢。

顧不得那麼多了,我翻身上去,對妻子一陣狂操,讓妻子的逼裡裝滿兩個男

人的混合精液。

事畢,老王問我平時都是那麼厲害嗎,我笑答,平時差不多就這樣,出差回

來例外。

回味這次3P,妻子感覺很不好。她評點說:老王第一次操她,雞巴還算硬,

插入有快感,只是時間太短。後來,老王的雞巴就是半軟不硬的了,進去不

但不舒服,還覺得痛……不過,妻子讓我給老王在網上留言,告訴他其實他

很優秀,自己自信一點就更優秀了。

妻子從來都是與人為善的,但老王作為我的淘汰的對象是確定無疑的了。

這次3P後,我變換身份,用QQ與老王聊天,老王很真誠地告訴了我這次3P經

歷,說自己太緊張,基本是在看我們夫婦在做,但最後還是很高興地告訴我,

說我妻子誇獎他,說他很優秀。

在北京出差期間,我和陽子在網上聊天認識了。當時對他不太瞭解,所以沒

有急著約他一起玩3P. 出差回來後,陽子比較急著要玩,我又怕妻子不同意,

就讓他和妻子先通電話試試。陽子一口北方普通話,聲音很好聽,而且,他

自我介紹是搞網絡開發市場營銷的,妻子一直把他想像得很高大英俊,所以,

在心理上接受他比較快。

陽子和妻子有過3 次電話做愛,當然是他在那邊說,我在旁邊實際操作。過

後妻子對我說覺得很刺激。1 月23日晚,妻子與陽子最後一次電話做愛後說

:「通過這樣的聊天,我覺得與你的距離一下拉近了。」確實,陽子並不令

人討厭,他很遵守規則,不輕易打擾我們,我對他也有好感。

1 月24日下午,也就是大年初三。妻子對我說:「人家一個人在外過年,很

孤單的,要不,你就和他約約吧,下午見個面。」妻子想玩了,我一陣興奮,

急忙給陽子打電話。陽子也很高興,連忙到一家酒店開了房間。

我們如期赴約。

這是一間狹長型不大的單人房。縱深而入的房間過道左邊是衣櫥,緊挨衣櫥

一張單人床靠牆擺設,床尾對著正面牆下的桌子和電視櫃,衛生間的門,與

房間大門相對,在桌子緊挨的一堵牆背後。儘管開著燈,但仍顯昏暗,屋子

沒有窗戶。白天中央空調不開啟,感覺很冷。

陽子背靠床對面的牆壁,有點侷促地撮著雙手向我們問好,他面帶微笑,想

讓自己放鬆一些,但緊張的心情仍溢於言表。

妻子把挎包擱到桌子上,桌子旁的電視機正播放著體育賽事。妻子脫下外衣,

陽子熱情地說:「放到衣櫥裡吧,可以掛起來。」坐到床前,妻子眼睛盯著

地面,不知道如何開始。每見一個要與她做愛的陌生男人,她總是很侷促。

妻子穿著一件毛茸茸灰色的緊身衣,胸脯的曲線很優美。我摟著她的肩膀說

:「先洗個澡吧。」

「是誰先洗?還是一起洗?」陽子滿臉急切。

我拍拍妻子肩膀:「她先洗!」有過兩次經歷,我顯得胸有成竹,語氣不容

質疑。陽子連忙進去把熱水打開,妻子低著頭走進衛生間。

點燃一支煙,與陽子閒聊。陽子問我怎麼玩,誰先。我微笑著告訴他誰先沒

關係的,關鍵是我們倆要輪流玩,想射就出來。陽子恍然大悟:「對,對,

這樣玩的時間長……」討論完一些技術性問題,我禮貌地問陽子貴姓,陽子

笑著拒絕說:「這個問題還是別問的好,我們都不應該瞭解對方太多……」

這小夥子真是聰明一時,糊塗一世。我怎麼會對他個人具體情況感興趣呢,

他考慮沒有我深。我告訴他,互相瞭解一些情況是有必要的,這樣可以防止

被查房。一旦被檢查,我們三人就得被分開問話,那時候,對方姓什麼,做

什麼的都不知道,那不是賣淫嫖娼嗎?陽子醒悟過來了。我們定好口徑,真

有人來查了,就說我們是網友,一個在機關工作,一個搞網絡開發,因為業

務上可能會有合作,今天我帶妻子一起來看望網友。

妻子還沒洗出來,我和陽子在外面一時無話可說。聽著衛生間裡嘩嘩的水聲,

陽子突然請求道:「我可以看看她嗎?」我湧起一股莫名的興奮,點點頭。

衛生間的門沒上鎖,陽子轉身扭開門便闖了進去。

陽子「嘩啦」地拉開遮水布,妻子正站在浴缸裡,溫柔的燈光下,清清的流

水撒在她凝脂般的皮膚上,一對豐滿的乳房在顫動,「洗好了嗎?」陽子的

聲音在裡面迴盪,妻子開始以為是我進去,沒太在意,聽到陽子的問話,

「哎呀……」她害羞地把身子轉了過去,發出女人尖細的驚叫聲,「沒事,

沒事……」陽子把遮水布拉好,邁了出來對我說:「你老婆皮膚好白好細…

…」

「我老婆一直都是這樣,非常性感……」我有點得意。

不一會,妻子裹著毛巾走了出來,紅潤的肌膚透著一股浴後的熱氣,雪白的

膀子上掛著晶亮的水珠。我忙用衛生紙幫她揩乾淨,陽子則把被子掀開讓妻

子鑽進去。被子熱乎乎的,陽子早已經把電熱毯打開了。

按事先安排,陽子鑽進了衛生間。

我猛地撲到妻子身上,對著她粉嫩的臉一陣狂吻,嘴裡喃喃地說:「老婆,

等一下他就要操你、日你的逼了……」妻子臉上泛起紅暈,嗔怪著:「你好

壞,盡帶我來給別的男人搞……」妻子又自言自語:「你說他是搞市場開發

的,我以為他又高又帥,沒想到,他還沒有你高……」

「呵呵,我也沒見過他啊,只是電話聊感覺不錯嘛,你不也是這樣感覺的嗎?」

我解釋著,又安慰妻子:「老婆,只要他把你搞得舒服就行了,高矮關係不

大的,又不是相對像……」

正說著,陽子跨出了衛生間,邊用衛生紙胡亂地擦抹黑毛叢中的雞巴邊說:

「我差不多了。」單人間只配有一塊浴巾,妻子已經使用過了。

陽子動作很快,開始他就對我說了,進去僅僅是清洗一下雞巴,別的不用洗

了。我迅速脫了衣服,掀起被子,從妻子身上拉下浴巾,妻子白嫩的裸體在

眼前一晃,旋即被被子遮住。陽子對妻子說:「我進來了啊。」鑽進被子一

下抱緊妻子豐滿溫暖的身體。我微笑著瞟了他們一眼,著內褲進入衛生間,

有意放慢洗澡時間,等他們玩開了我再出去。

陽子溫情地問妻子:「床還算暖和吧?你高不高興?」妻子點點頭,依偎在

陽子胸前,秋波粼粼地注視著他。陽子急不可待,一手握住妻子高聳的乳房,

呼吸慌亂的唇吻住妻子的臉蛋,又順著妻子的臉頰往下,舌尖在妻子的脖子

和耳根上輕舔。

「啊……唔……」面對一個與她肌膚親熱的陌生男人,妻子身子在顫動,春

情蕩漾緊緊抱住陽子。陽子把她的手拉到下身,妻子大膽握住陽子還不算堅

挺的雞巴,輕緩套弄。雞巴在妻子手心裡逐步膨脹,變得粗大、堅硬。陽子

猛地騎到妻子身上,捧起一邊乳房,一口將妻子葡萄般大小的乳頭含進嘴裡,

手在妻子濃密的陰毛裡搓揉。

「噢……噢……」陌生的男人很快讓妻子慾火中燒,她扭動著身體,淫水順

著陰道口汨汨流淌,被子被掀開到一邊。陽子的手在妻子的陰道口輕抹了一

下,「呵--,你出了好多水。」陽子得意地笑著,妻子雪白的肉體完全被

他駕禦。陽子堅硬的雞巴頂在妻子大腿上,懇求著:「我不帶套行嗎?我和

你老公一樣,很健康的啊。」妻子杏眼微閉,輕喘著猶豫道:「嗯……,安

不安全啊?」

「安全的。」陽子答著,抬腳插進妻子的兩腿之間,早已覺得下身空虛的妻

子順勢蜷起雙腿大大張開,陽子手握堅硬的雞巴,對準妻子溫暖濕潤的陰道

口猛地一挺,粗大的雞巴剎那塞滿妻子溫暖的逼。

「噢……啊……」一剎那,妻子只覺得空虛的下身突然被一種強力所充實,

忍不住大聲淫叫起來。她忘情地摟著身上男人的肩膀,熱切吻著上方男人的

脖子,不顧羞恥地身體扭動著,不停地上下擺動屁股,迎合著陽子的抽送。

「哦……哦……」陽子喘叫著,把雞巴抽了出來。

「我太緊張了,怕射……」陽子停止動作,呼呼喘著粗氣。

「射就射了,沒關係的……」妻子摟著身體上面陽子的腰,飢渴地張開紅紅

的唇。

陽子還是沒動。妻子拉拉被子:「蓋上被子吧,你冷不冷啊?」

「不冷。」陽子回答著。

停息片刻,他的手探下去,分開妻子愛液密佈的陰唇,屁股往前一傾,大雞

巴再次埋入妻子溫熱的逼裡,「噢……」妻子像觸電般地頭往後一仰,再次

淫叫起來。陽子雙手繞過妻子蜷起的腿,搓揉著妻子挺拔的乳房,大幅度晃

動抽送著邊淫蕩地說:「等一會你老公出來,我就這樣搞你,你摸老公的雞

巴好嗎?」妻子性慾迷蕩:「嗯……你就喜歡說這些……啊……」扭動著屁

股,情不自禁地收縮陰道,緊緊地夾陽子的大雞巴。

陽子無法忍受,又將雞巴抽出來。擰著妻子的乳頭問:「我搞你的肛門好嗎?」

不等妻子回答,他的雞巴直頂妻子的後門,「哎呀……疼……別……」妻子

大聲哀求著。原來,陽子的雞巴沒找到地方,頂到妻子的會陰部位了。後門

進不去,陽子的雞巴往上一抬,猛猛地插進妻子的陰道裡,狠命地用勁。

「啊……進得好深……喔……」妻子身體往上一挺,熱烈地迎合著,再次緊

緊抱住陽子的腰。陽子怕忍不住射,停止一會,又雙手摟著妻子蜷起的雙腿

輕緩抽送問:「他真是你老公嗎?」

「他是我老公嘛,怎麼會不是?」妻子放鬆抱緊陽子腰的手。

「我怕他不是你老公,這樣就不好玩了。」陽子停止動作,讓雞巴保留在妻

子陰道裡,意識有點迷離:「你裡面好暖和,射在裡面一定好舒服……一會

你老公出來看我干你會開心嗎?……我好多月沒干了……」陽子伏在妻子身

上,開始用力插妻子的逼。

「啊……喔……」妻子浪叫起來。扭曲著身子雙乳不停在陽子胸前摩擦。陽

子又舒服又害怕,他貼著妻子耳根道:「你的聲音別太大,別人要聽到了…

…在你裡面好暖和,好舒服……」

洗完澡,關閉水龍頭,我都能聽到妻子在外面的淫蕩呻吟。走出衛生間到床

尾,仔細查看陽子操我老婆的逼。在陽子屁股前面,只見妻子褐色肥厚的兩

片陰唇下方,陽子的大雞巴不停地在陰道口出入,妻子紅嫩的陰道口時而張

開,時而合攏,陽子大雞巴帶出的淫水,已經順著妻子的屁股丫丫淌到床單

上,莫名的興奮令我的心在狂跳,我的手在妻子陰道口周圍輕輕撫摸著,

「喔……」妻子白嫩的雙腿在晃動,新的刺激給她帶來更多的快樂……

轉到床前,我雙手發狠地捏揉妻子高聳的乳房,指頭在乳尖擰捏著,淫蕩地

發洩道:「兩個老公操你,舒服嗎?」妻子雙手抓著床單,醉眼朦朧地看著

我,有氣無力地呻吟著:「嗯……壞……」趁妻子張口淫叫,我迅速把妻子

的頭抱到我一邊大腿上,一下將雞巴塞進妻子嘴裡,「唔……嗚……」在妻

子發自喉頭的呻吟聲中,我大聲鼓勵陽子:「操我老婆的逼!用力操啊……」

陽子更加努力地猛烈抽動,只見陽子的大雞巴在妻子毛絨絨的下身閃動出入,

妻子緊緊裹住我的雞巴,舌尖在龜頭上捲動著,陽子越進越深,龜頭直頂妻

子的子宮,強烈的刺激,妻子發自喉頭的呻吟一浪高過一浪……

「哦……哦……我太緊張,我要射……」陽子將雞巴緊緊插到妻子陰道深處,

下身僵直地頂在妻子兩腿之間不動,不一會,陽子癱軟著下來。陽子才離開,

我立即撲上去分開妻子的雙腿,呵!妻子的陰唇分開著,陽子乳白透明的精

液,正從妻子粉嫩的陰道口一股股冒出……我的熱血在沸騰……

我青筋畢露的大雞巴一下插進妻子微張的陰道裡……

「她也是我老婆,好好搞我老婆!」陽子進入衛生間前丟下一句。

將妻子的雙腿高高架在肩膀上,我的大雞巴在她逼裡橫衝直闖,隨著我猛烈

的抽動,妻子的雙乳在胸前劇烈晃動,頭髮凌亂的她不停地左右轉動紅潤的

臉蛋,上氣不接下氣地嬌喘著,浪叫著……

陽子清洗完畢出來見狀道:「還沒射,你好厲害!」說著趴到妻子胸前,一

口將奶頭含進嘴裡。

「啊……哦……」妻子死死揪著床單,屋裡迴盪著她激情高昂的叫聲。

陽子吐出奶頭,面對風情萬種的妻子:「老婆,等一下我硬了再搞你……」

我邊抽插邊對妻子叫喚:「你幫幫他,為他服務一下啊,這樣小老公好操你

……」

「嗯……嗯……我不嘛……」

「是的呀。」陽子沒等妻子說完,立即坐到妻子旁,把她的頭抱到大腿上,

將軟軟的雞巴貼到妻子紅嫩的臉蛋上。看著陽子的雞巴,妻子一把用手握住,

性感的唇一下將陽子的雞巴含了進去……

陽子眼睛微閉,摸著妻子的臉蛋說:「老婆,你好會舔,我好舒服……」

讓妻子側身翻轉過去,好方便她含舔陽子的雞巴。陽子的雞巴填滿妻子的嘴,

妻子的頭前後搖擺著,鮮紅的唇一張一合,不斷讓陽子的雞巴在她嘴裡出入,

眼看著陽子的雞巴在她嘴裡膨脹……

陽子呼吸急促,大把地揉妻子的乳房,擰捏奶頭……

「唔……唔……」陶醉的妻子眼睛微閉,披散的長髮微微遮住她秀美的臉龐。

嘴裡含著另外一個男人的雞巴,妻子的屁股在來回搖動,陰道在收縮……

看著妻子的淫態,我發狠地猛烈衝擊,死命頂住妻子的陰道口,用力捏定妻

子豐滿柔軟的乳房,感覺雞巴在她的逼裡一陣猛烈的爆炸……

兩個男人的精液將妻子的陰道裝得滿滿的。

妻子精疲力竭,懶得去清洗,軟軟地躺在床上不動。

陽子的雞巴雖然膨脹了,但畢竟隔第一次射的時間太短,小弟弟不算很爭氣,

膨脹而不堅硬,只得放棄連續作戰。

我清洗完畢,性慾消失,三人躺在床上閒聊。妻子睡在中間,陽子在裡側,

我在外側。

我突發奇想,對妻子道:「讓我們看看兩個男人的精液把你的逼裝得多滿。」

「對,讓我們看看。」陽子附和著。

「嗯……不嘛……」妻子嬌羞著,想要拉緊被子。陽子眼疾手快,一下將被

子掀開,我撲到妻子下身份開她的腿,翻開妻子陰部墊的衛生紙,只見到大

股的精液從妻子紅嫩的逼裡流出來,精液還冒著泡泡……

蓋好被子,我和陽子一人一邊玩弄妻子的乳房,我對著披頭散髮的妻子挑逗

道:「兩個男人一起摸你的奶,你好幸福。」

「嗯……」妻子臉色紅紅的,不知道說什麼好。陽子一邊摸妻子柔嫩的乳房,

一邊將另外一支手探到被子下面。他的指頭插進了妻子的逼裡,扣到她的子

宮,輕輕往上抬……

「噢……噢……」妻子胸脯往上一抬,浪叫起來。她一手握住一個男人的雞

巴,越捏越緊……

「老婆,你的逼裡好溫暖,水好多,又想要了嗎?」陽子大膽地發問。妻子

點點頭,呻吟得越發厲害,她的屁股隨著陽子指頭抽插的節奏,不時往上抬

起。

我看看陽子,再看自己,我們的雞巴還處於疲軟狀態。我扳起妻子的身體央

求:「我們倆躺下,你為我們兩人服務好嗎?」還沒等妻子回答,陽子已經

躺下接話說:「是啊是啊,快,我的好老婆!」

兩個男人躺在妻子面前,妻子伏在我們下身,將我的雞巴含進嘴裡,另一手

同時套弄陽子的雞巴,只覺得,她晃動的乳房不時打在我的大腿上。妻子的

舌尖在我龜頭上捲動著,我覺得還不過癮,大聲懇求,用手套弄,套著玩啊

……

我盡情地享受著。陽子等不及了,也央求著:「老婆,也舔舔我嘛。」妻子

微微一笑,轉過去伏在陽子的大腿間,一口將他的雞巴含了進去。我輕輕地

愛撫妻子的逼,感覺陰道口的水還在往外淌,不知道是我們的精液還是她的

愛液。

「唔……唔……」陽子歡叫著,他畢竟年輕,雞巴在妻子的伺候下又硬了起

來,妻子的小嘴已經裝不下他的雞巴了,長長的一截雞巴暴露在妻子紅紅的

唇外面。

我一下捏住妻子晃動的乳房道:「你來舔我,讓小老公操你!」

「好!好!」陽子立即起身,轉到妻子背後。我一把將妻子拉到面前,再次

將雞巴塞進她嘴裡。

「嗚……,壞……」妻子吐出雞巴,撒了一聲嬌,又將我的雞巴含了進去。

妻子跪在我面前,渾圓白嫩屁股高高翹起。只見陽子抬起雞巴,在妻子屁股

後往前一頂,「啊……!」隨著陽子雞巴的挺進,妻子忍不住一聲浪叫,將

我的雞巴吐了出來。我按下妻子的頭,再次將雞巴頂進她的嘴裡。

「嗯……嗚……」陽子抱住妻子性感的屁股,用力前後衝擊,妻子的身體前

傾後仰,我抓住妻子在我面前晃蕩的乳房,隨著陽子抽插的節奏來回推拉,

「噢……噢……」妻子散亂的長髮遮在我的雞巴上,她已經不是在舔我的雞

巴,而像是吸吮……

陽子前後大幅擺動著,床鋪在晃動。「老婆,你的逼好緊……我太緊張了…

…啊……」陽子的身體緊緊貼在妻子的背後,不動了。好一陣,陽子才說:

「我射了……」妻子此刻整個人一軟,被陽子壓得趴在我身上。

陽子清洗完畢,三人繼續躺在床上閒聊。一起討論做愛技巧,以及哺乳等問

題。陽子還沒結婚,對這些似是而非,不大明白。陽子告訴我們,他和同事

住的宿捨樓上住著一對新婚夫妻,晚上做愛女的大聲叫喚,弄得他們睡不著

覺,爬起床喝酒打發時光。那女的很年輕性感,有一次,他們拖欠水費,那

女的代物管來通知他們,見著這年輕少婦進門,陽子真想幹她……。

大約休息了40分鐘,我們和妻子說大膽淫蕩的語言,弄得妻子很不好意思。

我突然又來了興趣,叫妻子為我們服務,兩個男人躺下,妻子在我們下身用

手和嘴摸索著,正要來勁,陽子擺在床頭櫃上的手機響了,他不想接聽,我

怕有事情,還是把手機遞給了他。他一看急忙對妻子說:「你別說話啊,是

我女朋友打來的。」與女朋友周旋幾句,又把電話遞到我面前,讓我對他女

朋友說了句「你好」,打消她的顧慮,才掛斷電話。

聽到女人給陽子打電話,妻子雖沒說什麼,但臉色表現出明顯的不快。有道

是:男好色,女好妒。一點不錯。

停頓片刻,我們讓妻子繼續剛才的服務。妻子跪在床上,紅潤的臉埋在陽子

兩腿之間,飄逸的秀髮在陽子勃起的紫紅色龜頭上晃動,一對豐滿的乳房在

胸下顫抖著,一種老婆被別人玩帶來莫名的興奮讓我衝動起來,移動過去,

抓住妻子的乳房正要從她屁股下面頂上去。卻聽陽子呻吟著:「呵……呵…

…好老婆,好舒服,再舔蛋蛋好嗎?」說著將妻子的頭往蛋蛋上按,「唔…

…唔……」妻子呻吟著,將陽子的蛋蛋含進嘴裡,又轉過身把我的雞巴翻起

來,親我的蛋蛋,邊親邊眉眼如絲對我說:「男人的蛋蛋不一樣,你的大,

他的小……」

妻子的舌尖在我的蛋蛋上輕觸著,每一下都讓我感覺觸電一般,看著妻子嬌

羞淫蕩的面容,我勃大的雞巴熱血腫脹,一下推翻妻子吼叫著:「我們要輪

奸你!」話音才落,我已跨到妻子兩腿之間,看著妻子陰毛上佈滿白乎乎精

液痕跡的逼,我粗大的雞巴直搗妻子紅嫩的陰道口,接著,抬起妻子的雙腿

在肩膀上,狠狠往深處衝刺……。

「啊!太深……疼……」妻子哀叫著,想把我推開,我那裡肯放過她,強行

往下,繼續往她溫熱的逼裡挺進……「喔……」妻子一下抓起床單,咬在嘴

裡,感覺到她的陰道在一陣緊過一陣地收縮,像要把我的精液吸吮出來……。

妻子被我插得渾身晃動,披散的頭髮遮住了她秀麗的半邊面龐,「好啊,我

老婆又被操了!」陽子興奮起來,走到床尾,用手托起我的蛋蛋,仔細地看

我操女人。「啊,老婆的逼被塞得滿滿的,出了好多水……」陽子歡呼著。

快控製不住了,我急忙抽出雞巴。我一讓開,陽子立即接上,我伏到妻子的

肚子上,用手分開妻子兩片陰唇對陽子嚷:「快!接著操我老婆!」陽子的

大雞巴對著妻子紅嫩的逼,一下直插到底!

「啊……噢……嗯……」妻子激情地呻叫著,雙腿被高高舉起,陽子的屁股

上下起伏,堅硬的雞巴在妻子紅嫩的小口大力出入……沒幾下,陽子軟軟地

趴在妻子身上,他射了。

我接著再上。溫馨的屋裡,迴盪著妻子被男人操淫蕩的吟叫聲。我射的時候,

陽子已經到衛生間清洗了。被我壓在下面的妻子緊緊摟著我的脖子對我耳語

:「我告訴你,老公……他要射的時候,硬硬的頂著我的子宮,好舒服……

那感覺,像我第一次玩效果黃要射的時候……。」

休息片刻,我們準備要走。陽子看看表說:「哈哈,玩了兩個小時。」陽子

是把我們進屋後洗澡的時間算在內了,其實從開始做愛算起,我們玩的時間

也就一個半小時。

一個半小時,兩個人一共操了妻子5 次……

妻子穿好衣服,我對陽子說:「最後親熱一下吧,出門我們就是陌生人了。」

兩個男人把妻子抱在中間,親她的臉龐,摸她的乳房,陽子還把妻子的手拉

到他褲門上,捏摸他的雞巴。

回家的路上,妻子的臉色非常好。我邊開車邊笑問:「我們的精液還在流淌

嗎?」

「嗯」妻子羞紅著臉點點頭。

又問:「這次覺得爽嗎?」

「還是可以的。」妻子輕輕答了一聲,看得出,這次她很滿意。

我試探著提議:「以後有機會,我們玩3 男1 女的好嗎?願不願意啊?」

妻子笑著說:「那樣也許更刺激,是嗎?」哈哈,她答應了。

晚上要到妻子的哥哥家做客,妻子自語道:「我哥那裡知道啊,他妹妹才這

樣玩完,就去他家吃飯了……」

這兩次玩3P,我都悄悄地做了實況錄音,這樣既有利於我聽錄音寫作,又能

經常幫助妻子回憶當時的情景,然後和妻子激情做愛。玩3P真是樂趣無窮。

***
img-359.jpg
img-1304.jpg
img-38.jpg
img-1208.jpg
img-1855.jpg
img-1917.jpg
img-972.jpg
img-960.jpg
img-299.jpg
img-252.jpg
img-985.jpg
img-673.jpg
img-331.jpg
img-1460.jpg
img-15.jpg
img-948.jpg
img-1336.jpg
img-739.jpg
img-1339.jpg
img-1048.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