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只適合十八歲以上成人閱讀,故事純屬虛構,不可提倡,切忌模仿。

我與朝陽是堂兄弟,我們兩人都是交過至少十幾個女友以上的經驗,且彼此時常交換溝女手段心得及過程,記得在一次開玩玩笑當中,我與朝陽兩人提到交換妻子來玩的想法!而且要在同一個房間內進行,真夠激!說著說著兩人越說越起勁,並說好改日一定要安排設計及說服彼此的妻子,當然,我指的是我們真正的嬌妻啦!

雖然我妻子的思想都很開放,有時我倆會聊天說說以前曾經與伴侶的性經驗,據她說和她上過床的男人,我才是她第三個男人,但被她口交過的男人至少有十五人,原來她是喜歡對方在最緊要關頭時,用口使對方射精,明顯是她並不想過於濫交,當然我與朝陽的這個換妻想法,我也對她說了,只不過彼此都當做是在開玩笑罷了!

記得星期六那天晚上我與妻子加上朝陽三人在牛車水啤酒屋喝酒,我妻子穿著一件黑色通花低胸衫,她那深長的乳溝看得明顯不過了,加上一條黑色光皮窄短裙,修長均勻的美腿配上黑色絲襪,相信任何男人看了,都想馬上與她溝通溝通。

在看到她明媚的眼神再加上那美艷的長相時,真有九分像日本模特兒伊東美嘯,想像她的叫床聲一定很銷魂!

朝陽正在等她的妻子到來,但朝陽的眼神卻一直釘在我妻子那條深深的乳溝上,在喝過幾杯後,我妻子和朝陽及我都有八分酒意了,話題也漸漸朝向性愛方面,在一片討論聲中,這時朝陽忽然提出交換伴侶玩的建議,當然我妻子還以為他是在開玩笑,所以也跟他瞎哄起來!

但我知道他已經暗戀我妻子很久了,不過他的建議我倒是有點心動!因為我也很迷戀他的妻子,我的堂嫂嫂玉清,就在這時朝陽打電話給妻子,看來是在催促玉清嫂子她快點來哩。但沒想到他妻子竟說有急事要回娘家一晚,所以現在不能來了!

我倒覺得有點可惜,我妻子也趁機笑他說:「哈哈..說要玩交換的是你,現在出問題的也是你們..哈哈..看來你今天不能夠搞我哩!那今晚一定會失眠了..哈哈。」當然,我妻子仍以為那個主意是在開玩笑的,才會如此說吧。

這是因為大家都已有醉意了!所以我就建議一起去看電影,此時看得出朝陽的臉上有點懊惱!原來的計劃不能實現了。

到了麗宮戲院的包廂後約10分鐘,我們忽然聽到隔壁的包廂傳來:嗯...嗯..及急促的呼吸聲,我們也不甘示弱的緣故,故意來個撞擊隔壁的牆壁(應該是夾板)。我妻子還將手指放進嘴裡吸吮,故意發出在吸吮陽具的聲音「滋..滋.嗯..嗯..快..不要停..插進來..我要..用力點..」同樣是在做愛的聲音。

她表演得可真像,這時我發現她因只顧著表演,臀部左右的轉動,本來坐在沙發上那條極短又窄的光皮裙,已快擠到屁股上面去了,也不曉得是否故意的,因為朝陽一直在注視著她裙底下,那條性感半透明的紅色小角褲,我妻子似乎也注意到了,當我妻子回身要坐正時,手肘有意無意地碰了朝陽胯下的陽具一下。

我發覺妻子的眼神有點兒異樣....,漸漸..三人又再正經地看片了,坐在我右邊的是我妻子,而朝陽亦正坐在我老婆的右邊,即我妻子是坐在兩男士中間,可能是隔壁的做愛聲加上酒精的作用,我妻子開始向我索吻。

熱吻期間我妻子忽然將手伸到我的陽具上,還不斷的摸它,並不斷的上下擺動,後來還大膽地拉開褲子的拉鍊,當然我的陽具很快的從底褲彈出,現在妻子更直接地套動著我的大陽具,因為當我興奮時,它就變得非常的大兜,據我太太說,她弄過的棍子以我的最大兜,當我沈溺在愛撫的享受時,忽然聽到妻子輕輕傳來陣陣呼吸急促的呻吟聲。

嗯...嗯..,原來朝陽的一隻手不知何時伸到我妻子的股間,並且四處移動撫摸,撫摸漸漸前進著,似乎快接近我妻子的內褲邊緣,當然看得出我妻子是一邊在躲避,又怕被我發現,所以她的動作並不太大。

朝陽似乎看穿了我妻子的想法,大膽地更將手指由我妻子的屁股下解下她的絲襪到臀部,讓紅色的半透明小角褲,隱隱約約地看到裡面的春光,我妻子在朝陽手指的愛撫下,不斷的感到臉紅,刺激與快感,

我竟發覺她也慢慢的不在躲避了!左手愛撫著我的陽具,而右手竟然慢慢的移向朝陽的褲管上,輕輕的隔著褲子撫摸他的陽具。

包廂內都是我妻子的嗯..嗯..嗯..輕輕的哼著,這時我妻子索性站了起來,拉下她那被朝陽拉到一半的絲襪及早以濕透的紅色小角褲,那香香的水密桃更影入我倆人的眼簾內,跟著還拉下那小得可憐的胸衫,露出了那對原本已半包著半露著的乳房,趴在椅背上正在等著什麼似的,想必是等著我去幹她吧?!

我及朝陽都被她這突然的舉動覺得驚訝!當然因為我們的陽具都已經脹到大大的了,只不過我的陽具是露在外面,我也不管朝陽了,馬上挺起陽具,一手抓著妻子的乳房,一手使勁的拉起眼前的短裙,用力的從後面刺進了妻子的水蜜桃。

妻子啊一聲..啊..我再用一手盈握妻子的小蠻腰,瑞桃似乎已知正在插她的是我,覺得很有快感..「用力點...快..老公幹我...喔..喔...嗯...老公..嗯...嗯...啊..啊...幹我....」

在旁看著的朝陽可沒閒著,掏出自己的陽具,在我妻子的臉頰旁邊手淫著。也許是因為他的陽具太靠近我妻子的臉頰!忽然用手按著我老婆的臉轉向他的陽具,硬硬的將陽具塞進我老婆嘴裡,而另一隻手還不斷的撫摸我妻子的大乳房。不時我倆的雙手還會同時搶摸我妻子的乳房呢。

我忽然覺的自己吃大虧了,原本是要玩換妻的。但現在變成兩人同時玩著自己的妻子。就在這時我發現妻子的眼神望向我這邊,好像因為她的所有舉動,都未經過我同意似的,好像覺得有點兒那過。但因陰道被我快速前後抽動,口中又有我堂兄朝陽的陽具含在嘴裡,說不出話來。

雖然她的眼神露出怕我生氣的表情,但又不想停止眼前的一切,並不斷的發出.嗯....嗯..嗯.還是要吐出朝陽的陽具,淫蕩的叫..「老公大力幹我..用力..插深一點..嗯....嗯..嗯..」,

之後又再使勁地,將朝陽的陽具含回嘴裡吮著,雙手也還玩弄著朝陽的兩顆丸子..這時我也出力的抽插著妻子的蜜洞,朝陽忽然把我妻子嘴裡的陽具抽了出來,可能他快要射了,而又不想這麼早射出,接著就跟我妻子嘴對嘴的熱吻起來。

舌頭彼此深入對方那兒激情的玩弄著...這時我靈機一觸對著朝陽說:「下次換我跟你一起幹玉清嫂嫂吧!」我早就常幻想有一天能用我的陽具插入玉清嫂嫂的玉洞。沒想到他們倆人因捨不得將舌頭離開對方,而一起瀕瀕的點頭,表示同意了。

就在這時我妻子要洩了..玉洞有我幹著,小嘴又在與朝陽激情熱吻,乳房又有兩人不斷在揉著,妻子雙手仍然不停在替朝陽手淫,而對我妻子而言從沒有如此嘗試過...妻子啊的一聲....我不行了...我要洩啦..三人同時加速所有的動作..。她終於不行...。

這時我也將玉洞中的陽具抽出來,正想換個姿勢時,我老婆這時覺得很激情,好象又興奮了,用手將我還沒洩的陽具放入她的嘴裡不斷替我...吹...含..吮..沒想到朝陽忽然躺了下來,同時抱著我妻子的小蠻腰,想要讓她雙腳打開跨坐在他的身上,雙手仍玩弄著妻子那對乳房。

我心想:嘿嘿..沒關係。看我下次如何在你面前玩弄你的妻子吧。看得出我妻子還不想讓朝陽插進她那濕透了的蜜穴吧,或許就像她說的,不想太爛性交吧。但這時因為她無意說了一句話;「老公,還是你的棍子比較大,比較硬。」

朝陽因為聽到這句話,心中很不服氣,趁我妻子不注意時,雙手將她小蠻腰一擡一放,對準了自己的陽具,將我妻子按了下去,剛好套著朝陽的陽具上。由於太突然了!我妻子啊了一聲,不知她的感覺是否真的不想,還是心想;噢..完了,但那又驚又喜的心情,我可以理解的。

在朝陽一輪的挺動下,我妻子亦一起一落的動著,馬上又發出了嗯...嗯...嗯.的呻吟聲..並不停上下左右擺動著自己的小蠻腰,就在這時因為我妻子扭動得太快太利害了,這也是我妻子的絕技,朝陽再也忍不住,急勁的將精子射進妻子的小穴裡,精液灌得我妻子的水蜜桃滿滿的。

接下來當然是我妻子用口吮出我的精液來,滿滿的一口,但妻子都全數吞了下肚,這也是她經常做及樂意為我做的。

我妻子的體溫似尚未平服,因她仍在自己愛撫著乳房,算一算這時她身上有六隻手在撫摸著她的乳房呢。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自從上回在電影院中玩了三人遊戲後,我一直在想盡辦法去找機會,一定要玩到玉清嫂子。但沒想到朝陽這傢夥竟然反悔了,老是找藉口逃避。

直到有一個假日,我趁妻子和朋友外出逛街時,跑去我們大夥兒常去的那家電影院,並在包廂裡打手電給玉清嫂子,說我想請你們一同來看電影,我已同瑞桃在電影院了,瑞桃說有些女性生理的問題要向你請教,如果朝陽在的也叫他一起來吧,剛好朝陽也在家,所以兩人就一起來了。(幾經辛苦才設下這騙局)

記得當時的包廂是在A-01。兩人進來後,朝陽問我瑞桃她人呢?我騙她說有事回去拿個東西。並問朝陽有沒有騎車來,你可回去載她來。我這位大哥不知是心懷鬼胎還是沒警覺到我的計畫,竟然爽快的答應了。

包廂中留下了我及玉清嫂子兩人在看片,我一直在思考到底要如何才能接近她,畢竟她和我從來沒有兩人獨處過,而且她已是人妻,但眼看去她那玲瓏有致的身段,和穿著一件貼身的紅色小背心,一條短而窄的小白裙。

皮膚也是白雪似的,樣貌與黎姿有八分相似,和我妻子是絕對有得比的,想必也有35D-24-35吧,乳房雖則比妻子的小,但是看上去像我極之喜愛的碗型乳,臀部亦挺得高高的,很標緻。

「玉清嫂嫂,你和朝陽哥現在生活如何?」我決定打開話盒說。「還不是一樣。」她回答著我!就這樣兩人聊起上來,當我問到她童年時候的生活時,就見得她吞吞吐吐的,後來經不起我的關心,誠懇的請求,她亦將心底事盡訴於我。

「原來在她十六歲那年,母親病逝了,去逝時才三十二歲,她很傷心,更替父親擔心,因為父親當時只有三十六歲,其實她們現在的父親不是她們三姊妹的親生父親,她們的親生父親在她五歲那年死了,生父是黑道中人,後來給另一黑幫暗殺死了。

生父被害,母親很傷心,決定搬離傷心地,而她們現在的父親是親生父親的同鄉,原本居於台灣的,後來從叔(即為現時她們的父親)買了五張船票,帶領她們四母女來香港生活,到香港後母親與從叔互生情素,就索性結下盟約,做了她們的父親。

父親的命運可真苦澀,十一年的恩愛,父親到現在也忘不掉,經常當她們三姊妹是母親,在那階段他也夠苦了,有她們三姊妹,大姊十八歲,本可讀大學的,但因經濟問題,還有三妹剛才十三歲,她和三妹還在求學期間,父親一人工作收入有限,所以大姊她也要出社會工作了。

加上大姊也有了親密男朋友,亦想早點結婚,減輕父親的負擔,就在母親去世一年後,大姊結婚了,也搬遷出去與姊夫租了一間小屋住。」

玉清嫂子又說;「在一個偶然的晚上,我想去小解,當經過父親的房間,因天氣熱,父親房門是半開著的,噢!給我看見一些不該看見的,就是父親騎在一個塑膠公仔上,用他的陽具上下的動著,我急忙退回自己的房間,想來想去覺得父親為了養育我們,實在太辛苦了,連去玩女人的錢也慳著不用,這時我的眼淚流下了。」

「有日專程到大姊家裡,將這件事說給大姊知,大姊聽了..唉了一聲道說;都是大姊的錯,到這個情況下,大姊說了一個大大秘密我知,原來自從母親死後,大姊就替代母親的位置,即是每當父親要解決性慾時,大姊就給他幹。

因大姊也成年了,也經常和當時的未婚夫做愛,出嫁後也沒將這件事說出來,因我與三妹還年輕,就這一點,大姊說以後要多些回家給父親幹。」

「在這時候我才知道,是我與三妹付出的時候了,對大姊說了一句,我有辦法;就回家去,將這事也告知三妹,和三妹相擁哭了一會,就有了決定,如果父親想要一般正常性交就找大姊,因大姊住的小屋,在我家步行十分鐘腳程就到,大姊也是願意的。

但父親想要其他花樣,如肛交就由我來接,因三妹還未懂性事,而我也十六歲了,在十五歲那年已不再是處女了,但三妹也想出一分力,所以口交這個玩意就由三妹來做,就這樣過了兩年,大姊因為要移民到美國,讓父親幹的權益就順理成章的落在我身上。

其實我是高興的,因為以前每次見大姊給父親幹得死去活來,淫水四濺,亦偷偷的想試,但又不想破壞承諾,現在好了,有父親幹,又有心愛的情人朝陽愛我,當時與朝陽剛認識了三個月,感情進展得很快,認識一個月已有親密關係了,後來我在廿歲那年,下嫁給朝陽,但亦與父親保持親密關係。」

「一直到我廿一歲,三妹亦已十八歲了,她對我作出了要求,父親的性愛就由她全權負擔吧,當然我亦樂意成全三妹,三妹早已拍拖,不是處女我亦知道,我們三姊妹一向都很齊心的。

以前姊夫未移民時,想到要肛交或口交,都會打電話給我姊妹兩人,就算三姊妹一齊滿足姊夫也可以,而父親也得到正常的發洩,父親開心則我們都開心,所以我對口交這玩味兒至今都未試過,直至兩年前三妹也嫁人了。

父親雖則只不過四十一歲,生活亦比較富裕及還在壯年,但父親總不想在外玩女人,所以現在父親想要跟我及三妹任何一個玩都可以,一個電話給我們,我們就回家和他玩,這一點朝陽是同意的。」

玉清嫂子說到這個時候,似乎亦警覺到我的身體起了變化,當我問她想不想與男人口交時,她反而覺得蠻有意思議的,但又覺得有點兒髒。玉清嫂子自言自語道著;「三妹可以做得那麼出色,自己呢?」在反問著。

我就對她說;「現代男人的觀念是很喜歡這樣的感覺,並將我妻子驕人的事績告訴她。」我這時侯才知道玉清嫂子從未幫朝陽口交過。但我忽然問她;「嫂子,現在想不想和我嘗試一下?」

也許太突然了,嫂嫂感到尷尬!幸好我及時對她說:「不要想太多,喜歡就喜歡,不想就不想,大家都是成年人,沒有什麼大不了的。」在這尷尬場面下,也只好繼續看片,在等著她是否會作出回應。

玉清嫂子突然開口說道:「瑞桃妹真的那麼厲害嗎?」我回她說:「我妻子就是用這招式將我牢牢的套著的,而且我相信沒有人能比得上我妻子。」(正在使用激脹法)但玉清嫂子有點不悅的說:「是你的經驗太少了吧??」

我說:「誰經驗少還不曉得,要不要試一試看,看誰的厲害?」我在玉清嫂子沒回應前,將包廂中的桌子移到門後,以免有服務生突然闖入。此時我大著膽子對玉清嫂子說:「嫂嫂..來啊?敢不敢試試,幫我吹吹,看誰厲害!請你先將衣服脫下。」

沒想到玉清嫂子回我說道:「該脫的是你吧,我只用嘴何必脫衣服。」她話一說完,我馬上脫下了長褲,嫂嫂啊了一聲,她似乎覺得剛才只是一句戲語吧。

沒想到我下身已靠近了她的臉(她是坐著。而我則已站著)。並脫下了內褲將半挺的陽具貼近了她的臉,玉清嫂子沒得選擇,好象一切來得都太快了,但她還推托的說怎麼不夠硬啊,並只用兩根手指輕撫我半挺的陽具。

沒想到她話沒說完,我那棍子已變回大棍,已經變得大而挺了。玉清嫂子似乎嚇了一跳:「好大啊!比我老公的還要大,太大了。」其實我早就知道,嫂嫂本質是淫蕩的,接著她用手開始幫我下面搓揉著。

玉清的眼神開始變得有點淫蕩了,兩隻手一直幫我上下搓動,我也將玉清嫂子的小背心往下推,嫂子那小巧碗型美乳房真是盈手可握,上下撫摸著她的乳房,乳頭已漸漸脹大。開始聽見了嫂子的急促的呼吸聲..嗯..嗯..嗯..。

「還不吞吮..?」我帶點粗獷的大聲叫著。玉清嫂子也順應用舌尖在我的陽具頂尖處輕輕遊走,跟隨的動作也很像樣似的,可能是見得她三妹吸吮多了,也學會了一點點吧,方法是對但欠經驗,看來她已盡力的在吞吐著我的巨根,深喉式的還是差了一點,但覺新鮮。

嫂子的處子口交給了我,我要好好享受,慢慢的享受那濕潤的處子口交。跟著我慢慢的將玉清嫂子拉起來,用兩手將她的小白裙往上卷至腰上,慢慢的,絲襪中那透明白色內褲露了出來,看見小穴的蜜餞已濕透了小內褲,小背心也被我拉到腰間,好精緻的乳房,奶頭還是粉紅的。

我用舌舔著吸著,手指並伸進了嫂子的內褲中磨擦,嫂子的小穴亦極之濕潤了,但口中還輕輕叫著:「..啊...嗯..嗯..不要再繼續了..待會他們進來了怎麼辦...嗯..嗯...嗯..」,但她的手卻始終沒有離開過我下面那巨根。

我們開始嘴對嘴狂吻著,舌頭互相交錯著。玉清嫂子用淫蕩的聲調說:「不行啊..啊..不可以..待會他們進來話怎麼辦。」她還未說完,我馬上將她轉過身去趴在椅上,屁股著實美極,很有線條美。

我用力的脫下她的絲襪,接著連濕透的內褲一起脫下,但她好像覺得不能這樣,開始作輕微反抗,但仍清楚的聽到她呻淫聲...嗯..嗯..嗯。我趁她不注意時,對準了玉洞從後插了進去,玉清嫂子啊的一聲,不可以.嗯.不可在這..我.嗯.完了。

我開始前後擺動,有種強姦她的味道,隨便忽快忽慢的刺插著她,流著淫水的蜜穴暖烘烘的,她亦開始興奮了,前後擺動著比我還利害。「快.用力幹我.阿輝.好爽啊.用力插進來.啊..」玉清嫂子淫蕩的叫著。

我左手開始從臀部上撫摸,順暢地移到前面嫂子的奶子上,用力的搓揉著她的奶頭,右手中指輕柔的插進那菊花眼內,當我往前刺入時,玉清嫂子總是跟著用反向,向後撞,當我向後抽時,她又似乎舍不得的再往後挺,似乎她感覺到很爽,我的巨根足有22公分長,插得她淫水直流。

包廂內都是她的呻吟聲和我二人的呼吸喘息聲。「啊...你的陽具真的好大喔!.好勁喔.快.啊..阿輝.我快不行了..我要洩了.啊..啊..我要死呀..。」玉清嫂嫂氣喘喘的道著。

將她轉過身來擡起了一隻腳,我再度插入,當我向她抽動時,玉清嫂子兩手抱著我的脖子,兩人又再狂濕吻著。

我前後用力抽動,幹著心儀以久的玉清嫂子,我心中的美娃娃玉清嫂子,你的玉洞那麼窄,好爽呀!。玉清嫂子全身光溜溜,白如雪的身段,窄裙及小背心都卷在那23吋的小蠻腰部上,配合著我前後動著出力地幹著。

玉清嫂子只說一句:「噢..我真的又要洩了,更用力的抓緊了我啊.啊.我洩了.我死了。」

玉清嫂子再一次享受到高潮。擡起的那只腳亦放了下來,但我尚未有射精的決定,所以馬上將她再轉身背向我,用我的巨根對準她的菊門挺進,濕潤的巨根慢慢沒入在她的肛門內。

「啊..啊..噫..痛呀..」玉清嫂子低聲呻吟著,痛苦表情徐著我的撞擊慢慢消失了,換上了一副極之淫蕩的淫婦樣「..嗯..嗯..嗯..很舒服..很爽..輝老公..你真會幹,勝過親老公..呀..很舒服呀..。」

我一手用力抓揉著她的碗型奶子,一手開始在她濕透的水蜜桃搓揉著套著,還將兩根手指插進她的蜜桃裡,像攪拌器似的攪著,啊..她可真浪極了。我問:「嫂嫂,與我肛交感覺好嗎?」玉清嫂子很舒服地說:「很好..捧極呀!輝哥..出力插吧.你..是最好的.再大力些..插死我吧。」

想不到肛交能令她得到最高的享受,玉清嫂子那舒服帶淫賤的表情,實在令我再也不能不發射,努力的再挺再撞擊她的深處三、四拾下後....!!啊..我射出來了,就在這時急速的將玉清嫂子轉過身來,將頭按下,將我的大棍塞入她的小嘴裡。

抽動幾下..啊.射.了.啊..急速跳動了廿餘下,其中頭兩注發射時,玉清嫂子的嘴還未接上,勁射在她的頭髮上,肖臉上,其餘的已全數灌進玉清嫂子的口腔內,因為實在太多太滿了,嘴角還滲漏著。

很快..噎..噎..玉清嫂子的喉頭動了兩動,已將我的精液分兩口全數吞進肚子裡,當中我最後發射那兩注精液,根本就是深喉式的直射入她喉嚨內直達胃部的呢,太爽了。

正當玉清嫂子蹲下用小嘴慢慢吮,慢慢吸,慢慢的舔著,為我清潔陽具的同時,朝陽及我太太瑞桃兩人剛好進門,兩人看見都異口同聲的啊..啊..的叫著,我妻子瑞桃有點不悅的道:「這麼快,你們已玩過啦??」

看著玉清嫂子的小嘴還是不願離開我的巨根,玉清嫂子只瞟了他老公朝陽一眼,就繼續的為我吸吮,直至我的陽具在她的嘴裡慢慢變軟,我妻子衹對我說了兩個字:「爽嗎?」我來不及答她,她也即刻有所行動地道:「我又吮..。」

我那漸漸變小的陽具正對準兩名美艷尤物小嘴,她們用那柔軟的紅唇吮著含著,我那棍子很快又變得粗壯了,四唇掙珠的情景可真是奇景..唏.美極.美意呀。

光看著我們三人玩的朝陽,亦有所行動,先取出那已堅實的陰莖,朝向哪還是濕潤的水濂洞挺一下就插了進去,當然,那水濂洞正是我剛才操戈得淫水四濺,在那白雪公主玉清嫂嫂的身上啦,玉清嫂子剛才已來了三次高潮,但當她丈夫抽插她時,她也很快的趣味回來了,真的沒有看錯,淫婦中的極品,這種的淫蕩,我妻子真的要好好向她學習一下。

我對堂兄說:「朝陽哥;你不知道,原來嫂嫂的口交技巧是很好的,你也應該試試呀?」在這時候,朝陽真的將陽具從嫂嫂的陰道揪了出來,硬生生地將那沾滿淫液的陽具插進玉清嫂子嘴裡,剛才玉清嫂子已和我練習了一次口交,今次她可發揮得更好。

只見嫂子上下吸吮著老公的陽具,連那兩粒雞蛋仔也可以輕巧的咬著,真是美艷尤物中的極品,再看..她連老公的菊門也照顧著,用舌尖輕插著舔著。啊..看得我妻子也說她在行,放下我不理,要與嫂子比一比,轉身去爭著吸吮朝陽哥的陽具。

這時變成兩女掙吮朝陽的根,好吧..我只好在兩女背後,抽插她們的肉洞,我就在這四個小肉洞來來回回的抽呀插呀,像玩撞擊球,太爽了..

在我想轉換花式的時候,朝陽因為她妻子第一次給他口交感覺刺激吧,好像要洩的樣子了,朝陽在急速的抽搐十餘下後,將他的精液全射向他妻子玉清的臉上,我亦在這個時候,要她倆齊齊轉過頭來,輪流吸吮我哪將近爆炸的巨根。

由於剛才發射了一次,以為今次可能會持久些吧,但在玉清嫂嫂強而有力的強吸猛吮底下,不消五分鐘,精關一開,十多注精液有一半射在她的喉嚨內,另一半狂射在玉清嫂嫂的眼耳口臉上,給她來個精液洗臉。

原來我與朝陽哥也算是多精的人,看著我們的兩名美艷嬌妻跪在地下,滿臉精液的玉清嫂嫂,看來還未回過神來,我的陽具在她嘴裡還是含著不放,而我妻子這時給了我一個激烈的濕吻..呵..呵..我的身體與我的陽具一樣..當軟化了...。

***
img-20230609144737-2422.jpg
img-20230609144737-3178.jpg
img-20230609144736-1399.jpg
img-20240507145417-2282.jpg
img-20230609144737-1786.jpg
img-20230626163452-1969.jpg
img-20230609144737-2719.jpg
img-20240407153507-2049.jpg
img-20230609144737-3196.jpg
img-20230609144736-1068.jpg
img-20230609144736-1073.jpg
img-20230609144736-1206.jpg
img-20240315173140-2007.jpg
img-20230609144737-2962.jpg
img-20240413105700-2081.jpg
img-20230609144737-2355.jpg
img-20230609144737-1925.jpg
img-20230609144736-1510.jpg
img-20230609144737-2529.jpg
img-20230609144737-3026.jpg